迷爱心语 :

如果你爱我,你会来找我

文/榴莲酥

我真的不想取一个这么俗气的名字,因为我知道这个名字很有可能让我的故事被忽略,但是我只是执迷不悟地想用一个浪漫的方式记录一下这个关于阳阳小魔王和苏大魔王的故事,此时此刻,我只想对那个苏某某说,如果你爱我,你会来找我。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当苏大魔王三个月内第46次把我的电话设置为阻止来电的时候,凌晨寝室里室友早就开始各种呼噜声、磨牙声,我躺在床上用仅有的力气抱着手机听着某电台,抱着长颈鹿玩偶等着他回我的短信,突然听到一首范晓萱的《氧气》,心里默念着“我知道,我在想你的时候,你一定也知道的。”然后记忆就像疯狗一样上来一阵狂咬,撕扯出大魔王在短信里说的那句话“阳阳小魔王,其实我永远会在你的身边陪着你,你要记住”。睡不着的夜晚和止不住的眼泪和无声无息的心绞痛       翻涌而上,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种难过,如果你有过,就把故事看完吧,我们会惺惺相惜的。
 
故事的镜头应该拉到哪里呢?三个月前?还是七年前?
 
还是先从三个月前开始讲吧。三个月前考完了大二上学期的最后一门期末考试,安排好学生会我的干事们期末总结之后,我拖着行李熬过了23小时的火车抵达了西南那座山里山里再山里的家乡过年。
 
在火车到站的时刻我给我的男闺蜜发了条短信说“已回,准备接驾,我又回来啦!哈哈哈”。
 
他回我说:“好的哦,那有空出来吃饭吧。”
 
男闺蜜是属猴的大四下架学长,因为读建筑设计还有一年的大学时光,但他因为实习早就回家了,在市里的建筑设计院实习,从他口里我能知道的就是画不完的施工图其中的烦躁和设计图被通过的欣喜。
 
我们每年寒假暑假都会见面,碰头的内容也相当小资,买张电影票之后用等电影播放的时间去楼下的书店看看书,有空的话再去吃个饭喝个奶茶,不用看星星看月亮也可以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理。
 
2013年的冬天天气似乎没有那么糟,冬季的城市里还能有18℃的晴天,太阳下我随便穿了一件渐变粉色的海马毛毛衣和一件豹纹外套就走在了熟悉的大街上打车,去见见我时隔六个月没见的男闺蜜。一路上不管是顺着人潮走还是逆着人潮走都不会觉得难受,可能是每年只回家两次的缘故,家乡永远让人安心,每一块招牌在哪里就很乖的在哪里,几乎没有改变。
 
的士司机问:“姑娘,威清路到了,在哪个路口下?”
 
就前面吧。”我给了钱下车跟他打电话说我到他公司楼下了,等他的时候在风里我裹紧了一下身上的外套,他一看见我就一脸嫌弃地撇撇嘴说:“你怎么穿件睡衣就来见我了?”
 
我学他撇了下嘴说,“那你都是上班的人了还背着书包呢,嫌弃!快看看我瘦了没。”
 
“ 嗯····瘦什么瘦啊,小腿依旧和大腿一样粗嘛,哈哈哈”他说完的一瞬间我的手已经打到他肩上了,“啪”的一声我的手掌火辣辣的,发现用力过猛,他摇摇头说“恐怖的女人长大了是吧,哼,走,哥哥今天开心,设计图通过了,请你吃酸汤猪蹄火锅。”拎着我就走了。
 
饭点的大街上饭店的招牌亮起了红色的灯光,一整天的晴天过后马路上开始弥漫各种菜香,我们走进一家生意相当好的火锅店,隔壁桌有白领下班敞开肚子喝啤酒划拳的男男女女,还有和我一样刚从大学回来同学聚会的学生,店里坐不下饭桌就延伸在人行道上,搭个红红的帐篷就开吃,吃完了红彤彤相当酸爽的家乡味道的猪蹄火锅简直就是爽啊,我撑着肚子走出店门口的时候说:“走,姐姐心情好领你看电影去”。
 
一路上,他说他其实也才开始在设计院里实习,应该有工资,很讨厌没完没了的施工图,很希望能多做点设计,我跟他说慢慢来,先把手上的事情学起来,有工资多好呀,不像我,当礼仪站一天站到脚肿有时候工资只有80块钱,多可怜。
 
说着说着买好了电影票等待开场前还有一个小时,我们去了楼下的书店,那是我最喜欢的书店。在书店里我看见张爱玲的书就跟他将张爱玲和胡兰成的故事,讲到胡兰成都在乡下娶老婆了张爱玲还去乡下看胡兰成给他送钱,我说,这就是爱情吧,爱一个人会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在尘埃里开出花来。
 
他说,你怎么这么傻啊。
 
后来就因为这句话,我到今天还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女人,再也没有人比我更傻了。
 
我走到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书区里,左右两边的书架围着我,通道里只有站一个人的空间,灯光有点稍稍泛黄,让人觉得很舒服,我自顾自的抽出一本书,随手翻开一页,标题是《大魔王》,开篇第一句话是这么写的“我不知道男生是怎么样的,但是每个女生心里都会有个大魔王”。
 
我顺着往下看完了这篇短小的文章不由的站不住了,书里说“大魔王走了但是你带着他一起走,就像你的指甲和头发一样,跟着你一起生长”。
 
看完我不由的伤感了,想起那个去当海军的负心人,一年的时间没法忘记,这时候我把书递给他看,他看完走近我一步贴着我的脸说:“我来当你的大魔王吧。”
 
我第一次看见他眼睛里会发光,我扯开话题问:“你怎么看待‘家’这个概念?”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吧。”他一只手搭在书架上,一只手摸摸后脑勺,眼睛盯着对面的书架上。
 
我的中分头发不能有刘海的功能帮我遮挡一下我脸上的红晕,继续扯开话题说:“那我在家里只看书怎么办?”
 
“那你看书,我就看你呗。”
 
我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因为我已经转身把书放回了原位,但我的手有一秒钟的停顿,我知道,七年了,他不是在开玩笑。但我不确定。
 
我把靠近他右脸上的头发撩到了耳后说“走吧,电影快开始了,少贫嘴。”然后就大步向前地走出了书店。电影散场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短信里我们聊了很多,聊到电《我想和你好好的》,聊到理想中的爱情,他突然问我:“阳阳,你想要什么?”
 
我一头雾水,“什么要什么?看你有什么就要什么吧。”
 
不到三十秒,我收到的短信是“我等着你毕业,我会有很多,养的你东西,养孩子的东西,责任,你想有什么?”我盯着手机看了一遍又一遍手机屏幕,我觉得这是我听过最有安全感的话,我确定了一遍又一遍这是他说的话。
 
然后截图保存。
 
然后坚定地写下“有你”。
 
我想我很难体会他那时候的情绪,也许很激动很开心,但我一直记得那天躺在床上的我紧紧地抱着长颈鹿,眼睛睁得大大的,我以为海军王扔下我以后我就不会再爱了。
 
之后的一个月里,我常常等他下班,一起吃饭,逛书店买书,拉着手走过城市一个一个又一个的转角,趁着妈妈上班的点把他放进家,一起买菜做饭,就连厨房的油烟都见证过我的幸福,围裙也知道他手的温度,他脚步轻轻地走到身后抱住我说:“大魔王现在觉得好幸福”。
 
我麻利的关上火,转身额头刚好碰到他的唇说:“我男朋友必须幸福,必!须!幸!福!”直到现在,我还在想,我哪里来的勇气每次都信誓旦旦地跟别人说,我的男朋友一定会很幸福这样的话。
 
边看电视边吃饭,记得清楚是不是芒果台的综艺节目了,只记得那天我们坐得很近,很像一对新婚的夫妻。“吃一口饭亲你一口吧,这样我会记得饭是你做的,菜很香,但就是没有你的吻香”。
 
我没出息地脸红低下头默默吃饭,就那一瞬间我就像所有傻女孩儿一样认为我们会这样到老,我知道,一个大二的青年这样讲这样想真的天真了,呵呵,现实确实会给天真的人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要急。
 
苏大魔王的生日是2月14号,真是个好日子,在我做他的女朋友的时候我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因为这样我就能把生日礼物和情人节礼物变成一份礼物,而且年年如此,多有意义。
 
在一个月前他从我的男闺蜜升级成为男朋友之后,我就在筹划他的生日,在网上买好了DIY小机器人木质台灯,手脚笨拙的我慢慢的把零件慢慢变成机器人,然后装电路,文科生的我看着电线电灯泡和开关不要提多晕了,跑了三条街找到一个五金店请师傅帮我装上灯泡连好线路的时候简直不能看他脸上嫌弃的表情。
 
“姑娘,还在读书吧?”老师傅娴熟的转动着螺丝刀,用指尖捏捏铜线问我。
 
“在浙江读大二。”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小机器人,因为我花了两个晚上在机器人上,还一遍一遍地用颜料上色。
 
“这是你做的?”
 
“是呀,做给一个很重要的人。”我自豪地说出“很重要”这三个字。
 
“好了,我插上插头给你试试。”我看见灯泡亮的一瞬间,真的有种深深的成就感,还有深深的感触。
 
原来爱情就像做这个机器人台灯一样,我们会遇到自己无法解决的困难,但至少我们可以场外求助,我们可以想办法,而不是躲避。我们的感情就像原本零散的零件,要组装,要胶水粘合才能稳固,就像一份爱情需要经营。
 
生日礼物的准备当然没有这么简单,我还把点点滴滴的回忆和想说的话写在纸上拍成照片,再把照片做成了视频,准备给他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礼物。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2014年2月13日,东风吹成了西北风,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就算有一天这个日子的难忘程度已经被替代,但是依旧是我每年会追悼一次的日子,我因为一次密室逃脱失去了我的爱情以及我一段七年的友情。是的,你没有看错,一次密室逃脱。
 大魔王在成为男朋友前是男闺蜜,但我真正的闺蜜是小岳岳,小岳岳是我高中三年的同班同学,神婆一个,看人超级准,在我看来,能一眼感觉出好人坏人的人都是神婆!
 
小岳岳说,大魔王是我交的男朋友中看着最优秀的一个。
 
小岳岳说,我们去玩密室逃脱吧。
 
2月13日,下午15:00看着时间还早就和小岳岳及一帮狐朋狗友排队玩密室逃脱,接着排队排着排着就到了17:00,距离大魔王下班只有一个小时的时候我们开始了动脑的游戏,手机很配合的没电了,我就想着先结束游戏再联系他,后来游戏结束19:00,打通大魔王电话的时候,我们的距离就开始遥远了。
 反向人。
 
“你在哪儿呀,对不起,我玩密室逃脱手机没电了,你是不是等了很久?”
 
“我已经到家了。”
 
“你再回来吧,打车回来,我们一起吃饭吧。”
 
“我不想,我很累了,算了吧。”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和你一起吃饭!”你看,我真的就是这么执拗的姑娘一枚,因为我准备好了所有的浪漫和惊喜,我认为这些浪漫和惊喜比一切都重要,包括大魔王,我认为我计划好的一切就差个男主角,可是现在敲下这些文字的我才明白,没有了这个男主角剩下的什么都不是。
 
后来手机充好电,所有的电话打过去都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好熟悉:“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第一遍是这样,第二遍是这样,第三遍还是这样。我明白了,他把我的电话设置成为了阻止来电。原来如此。
 
没关系,那就发微信吧。
 
可是微信提醒我说,对方不是您的好友,请先添加成为好友。他把我的微信删除了。原来如此。
 
没关系,我还有QQ,当我打开QQ,我发现大魔王那一栏没有人了。他把我的QQ也删除了。原来如此。
 
没关系,我没有其他联系方式了,我还能打电话。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当我只身一人在半夜十点跑到他家的小区打他的电话的时候是这个声音。
 
当我只身一人拖着行李箱坐上回学校的火车时是这个声音。
 
当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全世界的呼吸都变慢了的时候是这个声音。
 
当我竞选学生会主席紧张到爆炸的时候是这个声音。
 
当我又拖着行李箱回到这座城市的时候,下飞机的时候,走过我们走过的街道,吃过我们吃过的火锅店的时候,去到我们亲昵看书的书店的时候,都是这个声音。
 
我知道,他消失了。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是少了一个人。
 
可是还有大魔王不知道的事,在回学校的这个学期里,我没有对他忠诚到底,因为我认识了一个酒吧驻场的歌手,我帮他搬家,在他家做饭,睡他的床,溜他的狗,我们一起看世界杯,看见了半小时内巴西怎么被德国羞辱,看见德国怎么在加时赛里让梅西伤心,他送我到萧山机场,我以为这样就算回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我能好好的,我能勇敢的去那家书店,能站在这座城市的时候不会瑟瑟发抖,但是不是的,所有的一切就像梦一样,天亮了,梦醒了,我终究还是不是你的女人。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其实我很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下定决心不要再联系大魔王,所以把所有的联系方式删除。其实“所有的联系方式”也就是一个电话号码而已。
 
我花了十天的时间去了云南,去了洱海,那里的山映在水里就是一幅画,去了大理,一座城里有好吃的饵块,去了丽江,在大冰叔叔的小屋我跟他讲了我和大魔王的故事,买了一对龙凤铃,去了香格里拉,走在松赞寺,沉淀一切的喧嚣和繁华,但是三千流水的杂念还是在佛祖面前显露无遗。
 
我不想说但是,因为“但是”的后面的是“我还是想你”。
 风吹铜铃铜铃动,叮叮当当。
 
后来是两个暑假,两个寒假,我们注定是要把彼此忘记了。我跟歌手讲起我和大魔王的故事,歌手说,你不是爱他,如果爱他,你会去找他的。
 
我说,不是的,如果他爱我,他会来找我啊,就是没等到,所以我们都在一起两年了。
 
歌手说,周末跟我一起回家吧,我妈妈想见见你。
 
我说,好的呀。
 一个月以后,歌手说,我不想唱歌了,因为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在一个混乱的世界里,和你格格不入。
 
我说,好的呀。
 
又过了一个月,歌手说,我不喜欢你在公司做秘书,你辞掉在家吧,然后我们结婚。
 
我说,好的呀。
 
再一个月以后,歌手说,对不起,娜娜回来找我了。
 
别着急问娜娜是谁,娜娜也是歌手的大魔王,娜娜都会来找歌手,那我们家的苏大魔王呢?
 
当我又拖着行李箱伤痕累累的回到家乡,小吃街在夜晚依旧灯火通过明,仿佛所有的霓虹都见证了我的故事。
 
我又走回了书店,我再也找不到那本写着《大魔王》的书,我把在丽江买的龙凤铃放在书架上,我开始看《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看着看着我在书店这样不能大声喧哗的地方放肆的哭出声音,越来越多的人围上来,有的人在旁边说着好吵,滚回家哭去。
 
我说他妈的开什么玩笑,只说了不准大声喧哗谁喧哗了,姐姐我就是失恋了,想念大魔王了,谁拦着我哭?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再也不是那个“你一定要回来陪我吃饭”的阳阳小魔王,也不再是那个“好的呀”的阳阳小魔王,但是我还是我自己的小魔王。
 
什么都没了的时候,我看见书店门口走来一个身影,看不清楚脸,你知道的,眼泪在眼眶里累计太多就是看不清楚东西的,但是奇了怪了,我都能看见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也是眼泪汪汪的,写满了想念,他越走越近,我还是看不清楚他的脸,只看得见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会说话呀,说想念我。
 
我还在满口胡言乱语的时候,他二话不说把我背到背上,问我说,你还好吗?
 
我说,你他妈你谁啊?你看我这样子是好的样子吗?
 
他把我放下来,转过身,我看清楚了他的脸,他是苏大魔王。
 
我哭得更厉害了,我说你到底去哪里了啊?我都找不到你了!我差点就要嫁人了,但是人家的大魔王都回去找他了,你呢?你去哪里了啊?
 
他的眼睛红红的,他想抱住我,但是我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原谅他了,因为这时候他才来找我已经晚了。
 
他拿出龙铃,摇了摇,叮叮当当。
 
叮叮当当,窗口的铃铛被东吹动了,左右左右。
 
梦,又做了个梦。
 
不记得多少次,大魔王在梦里,跟我打电话,聊QQ,发微信,在短信里说爱我永远。
 
有时候我觉得我有病,因为我好想一直睡觉一直在做梦,这样就能一直和大魔王在一起。
 
我已经二十岁的姑娘了,妈妈开始问我怎么还不找男朋友,命令禁止在外省找男朋友。
 
我想说,妈妈我不会在外省找男朋友的,我是要嫁给大魔王的呀。
 
我想说,他只是暂时不理我了,但是他爱我,他会来找我的啊。
 
我想说,你女儿不傻,就是执着了一点,因为现在微博上有太多故事就是说爱一个人要走到最后就一定是要非他不可。
 
我想说的都没有说,但是我跟我妈讲了小岳岳和她男朋友小雨的故事。
 
我们高中都是一个班的,高二下高三上的时候她俩好了,中间还穿插了一段校园三角恋,就是班上的小雨和B同时喜欢小岳岳,并且这俩男的还是好兄弟,小岳岳是个“爱姿病人”喜欢孙燕姿,B就借钱给小岳岳买了全套孙燕姿的专辑,但是最后糖衣炮弹没有打到小岳岳,她还是尊重内心和小雨在一起了,为了不伤害B的心和面子,也为了躲避     班主任的骚扰,他们聪明的选择了地下恋情。
 
你知道,高三恋爱绝对的死罪啊,轻则分手重则转学。后来一年穿着校服谈着恋爱,中间顶不住压力也闹过分手,小雨追着公交车在后面喊我爱你的剧情也全部告一段落,然后出分数,小岳岳读一本,小雨读三本,就这样他们一起去了大连那个美丽的海边城市,大二的时候一起租房子,还养了一条金毛猎犬,取名小菠萝。对天发誓,那个时候真没有《分手大师》听到杨幂喊“老菠萝”。
 
妈妈听完这个故事就说了句,这样的例子世界上有几个?
 
我无语凝噎,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例子世界上有多少,至少我自己是没有过,也没有机会有过了。
 
昨天和小岳岳吃饭,把我妈说的这句话告诉了她,希望她能明白自己正在经历的这份感情世界上真的太少了,不管是三年之痒还是七年之痒都好好挠挠,关键是止痒。
 
小岳岳说,那你呢。
 
我说我在写小说呀,我在写我和大魔王的故事,如果他能看见,如果他还爱我,他一定会来找我。
 
小岳岳说,那你的歌手呢?
 
我说,我和他心里其实都住着一个大魔王,但是恰好都不是我们彼此,所以就算还有下文,也是要等到我们都用沙掩盖住这个大魔王,才能成为彼此心里的人吧,他唱了太多的情歌,听不出来情是真是假,可能真真假假各掺一半吧。
 
小岳岳说,毕业以后回来吧。
 
我说,看情况吧,世事难料,就像我无数次认为我会和谁一辈子的,最后都不是。
 
小岳岳说,那海军王呢?
 
我说,早就没联系了,但是最近他特别奇怪,我在人人网一发照片他一定会点开看看。
 
小岳岳说,哈哈,海军王是你唯一告诉你妈你谈恋爱的对象啊。
 
我说是啊,我每个假期我妈都在问我和他还有没有联系呢,所以就是这个,我都不会原谅他。
 
“为什么?”
 
很简单,是有多大的信心才会告诉家长,我唯一的家长,我谈恋爱了,他是海军,他姓王。
 
但是海军王在军训一个月以后跟我说,不要再等他了,算了。
 
所以我为了麻痹自己,变成了工作狂,我参加了学生会,从女孩子变成女汉子,一个人干一个部门的活儿都没问题,我加入了广播台成为中文主播,最忙的一天可以是早上6:00起床,6:30出门去广播台做早间节目,吃早饭也是一天唯一有时间吃饭的机会,8:00在教室上课,永远坐第一排,生怕老师不认识我期末给良好不给优秀,中午12:00放学去学生会开例会,下午空课去剧场彩排,联排超过两遍就意味着我要去交宿舍阿姨开门,因为会超过门禁时间,所以晚饭就算变成宵夜也没机会吃。
 
一旦自己闲下来都是和海军王去张家界旅行的回忆,那种离不开舍不得和无可奈何。所以啊,忙到死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就好了。
 
我抱着这样的愿望逃避这段伤害,我成为学生会主席,不是学院的,是全校的,我抱着这样的愿望,我成为了全校的优秀主持人,我每个月就是周末几个小时兼职主持的工资最少也有1000人民币。
 
在我的圈子里,没有谁说我不够优秀,优秀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我遇到了和大魔王好了,他从男闺蜜变成了男朋友,但是还是不好了。在我优秀的时候,我和歌手好了,但是我们始终住不进彼此的心里。
 
你看,这样的生活我是不是得“感谢”海军王,他让我变得独立,冷傲,别人眼中的优秀。
 
可是在我的心里,永远是空落落的。
 
但是现在的我越来越清醒,爱就是爱,恨就是很。
 
对大魔王一定是爱,对海军王已经不恨了,恨过,但是我不会原谅他。对海军王,我说过一句话把自己都感动了,我说你为国家而努力,我为你而执着。你不要笑,他真的是一个立志保家卫国,壮大海军事业的汉子。呵呵,后来我自己笑了,在我敲下一段文字的时候,是的我笑了。
 
小岳岳说,不要想太多,我预感,大魔王一定会看见这篇文章的。
 
我说,我信你。你是神婆。
 
说到这里我和小岳岳都笑了。
 
写到这里,我自己哭了。
 
大魔王,如果你正好能看见这篇文章,你会不会来找我,如果你爱我。
 分开的第一个七夕,快乐.......


更多
上一篇:跟你走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