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时光不老

文/范德萨

 

这里是文案无能星人,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故事,就是一个自私任性的富家千金喜欢上了一个温文尔雅的伪公子,为了他争风吃醋受尽委屈,最终变成了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怨妇。


后来……她死了,然后,她重生了= =。再然后,她醒悟了,于是无视那个伪公子,一心一意的回头去追那个(一般都会被塑造成男配的)深情男主,最后,两个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QVQ。Chapter 1

 

  安静的夏家大宅。

  妆容精致的夏子暖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低着头,手指紧紧地揪成了一团,沉默着一言不发。

  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客厅里响起来,夏子暖的身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没敢抬头,她知道,是爸爸又砸碎了一个青花瓷瓶。

  夏子暖家里从她祖父那一辈开始经商,世世代代资产丰厚,她从小到大也一直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平时他们连大声吼她一句都不舍得。她的父亲夏远甄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收集古董花瓶,可是现在,他被她气得无处发泄,又不舍得打她,只好一个又一个的把那些自己曾经钟爱无比的瓷瓶全部摔得粉碎。

  “爸,别摔了……”夏子暖咬了咬牙,还是轻声开口。

  “你闭嘴!别叫我爸,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夏远甄听到她的声音,猛地怒斥道,气得连手指都在微微发抖。

  夏子暖的眼眶红了红,她低着头吸吸鼻子,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

  而一直坐在一旁看着自己丈夫和女儿的谢婷,一脸担忧,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用手绢将眼角的泪水擦了一遍又一遍,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夏子暖:“暖暖,你说你,怎么就那么糊涂!”

  “妈,我知道错了。”怯怯的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响出来,夏子暖僵硬的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动都不敢动一下。

  然而这句话,却瞬间激起了夏远甄更大的怒火,他一只手指着夏子暖,满脸山雨欲来的震怒表情:“知道错了?做出这种事情来,你还好意思说你知道错了?我们夏家祖祖辈辈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夏子暖不敢抬头,不敢回话,只能安静的承受着父亲的怒火。

  她低着头强忍了半天,眼泪终究还是没忍住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掉了下来,将她原本精致美丽的妆容哭花了一片。

  谢婷看着女儿哭成这个样子,终究还是不忍心,她张张嘴,正想说点什么来劝说一下丈夫,突然,“叮咚”一声,门铃却急促的响了起来。

  皱了皱眉头,这种时候,不知道是谁往他们家里来。谢婷站了起来,走过去开门。而夏子暖听到门铃的声音,终于有点手忙脚乱的开始擦拭自己的眼泪。

  谢婷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左右的男人,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身影清俊,面容精致,气质如云似雪,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好看。

  他好像来的很匆忙,黑色碎发凌乱的散落在额头上,眼睛里却仍然是一派宠辱不惊的神色。

  谢婷看到是他,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是小郁啊,来找暖暖的吗?先进来吧。”

  苏郁却不说话,只是安静的站着,逆光里的身影清雅修长。他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说话的夏子暖,觉得胸口猛然窒息了一下。他从来不舍得……看到夏子暖露出这么脆弱无助的表情。每一次只要她用这种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他,哪怕她说她要天上的星星,他大概也会毫不犹豫的笑着说好。

  抬起头来,苏郁看着谢婷和站在客厅中央仍旧在生着闷气的夏远甄,神色安然的说:“叔叔阿姨,暖暖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霎时,一室寂静。

  夏远甄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朝苏郁看过来,气息里隐隐有些不稳的质问道:“苏郁,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郁却只是抬起了头与他对视,神色平静,不卑不亢,气质高雅的像是夜空中似镜如水的一弯皓月:“叔叔,我说,暖暖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会对她负责。”

  夏子暖依旧低着头不发一言的坐在沙发上,长长的红色指甲却死死的掐进了掌心,已经掐出了一道血痕来。

  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夏子暖有些错愕的抬起头来,却看到夏远甄手指发抖的拿起一个玻璃质的烟灰缸,就往苏郁的身上猛地砸过去。

  “爸!”夏子暖震惊的睁大双眼,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旁边的谢婷也被丈夫的举动吓了一跳,愣了一下,赶紧过去想要阻止他。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而苏郁只是一动不动神色平静的站在原地,沉默的接受了夏远甄全部的怒火。

  下一秒,苏郁的额头,开始不断向下涌出殷红色的鲜血,顺着他柔软的黑发一路蜿蜒到脸颊、脖颈、精致的锁骨,最后没入衣领,将他的白色衬衫都染成了一片猩红。

  而他的神色却依然平静,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本来清雅似水的模样却突然浮现出一种妖娆的美感。


  苏郁抬起左手,轻轻擦拭掉眼角的血痕,抬起头,看着夏远甄,语气温然:“叔叔,一切都是我的错,跟暖暖没有关系。”

  “苏郁!你疯了!”

  一直在旁边站着被这一幕震惊的说不出话的夏子暖,听到苏郁毫无起伏的回答,终于有点受不了的大声叫了出来。

  “你是笨蛋吗?你是天生就喜欢戴绿帽子,还是喜欢帮别人收拾烂摊子?为什么要这么说?!”

  说着说着,夏子暖却突然觉得唇角一涩,好像有什么液体顺着眼角流到了嘴巴里,是咸的。泪水好像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夏子暖站在大厅中央,满脸泪水,几乎是有些歇斯底里的朝苏郁吼道:“你以为这么做我就会感激你吗?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上你吗?别做梦了,苏郁,我一点都不喜欢你,我一直以来,喜欢的就只有李司晨一个人!”

  “我知道。”苏郁看着她,眉目间渐渐浮现出一片无可奈何的温柔神色,“暖暖,这种时候,就不要任性了,好吗?”

  他的神色,安然沉静的就好像她只不过是又一次忘了做数学作业,跑去找他要“借鉴”他的作业一样。

  “你不懂,你不懂……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看着苏郁那双始终温柔包容的眼睛,夏子暖突然就失去了所有无理取闹的勇气,扔下这么一句话,夏子暖从他身边走过去,头也不回的就跑出了家门。

  “暖暖!”一直表情温然的苏郁在看到夏子暖有些崩溃的跑出去之后,终于也变得有些担忧,他回过头来,安抚似的说,“叔叔阿姨,我现在去把她追回来,你们不要担心。”而失魂落魄的夏子暖,正动作僵硬的走在路上,眼神空洞,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身边不断有行人与她擦肩而过,她看到身边有一对年轻的情侣手牵着手从她身边走过,女孩子亲昵的握着男孩的手一晃一晃。夏子暖闭了闭眼睛,仿佛看到了很久之前,她和李司晨肩并肩走在街上的美好画面。

  那个时候,温文尔雅的李司晨看着她笑的一脸真诚,他说,“子暖,相信我,我一定会一心一意的对你好!”

  那个时候的自己听到他的告白,被幸福冲昏了头脑,想都没想的就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以为从此以后就能够跟他天荒地老。

  可是后来呢?

  后来,自己怀了他的孩子。

  当时,自己握着验孕棒忐忑不安的跑去找他,却看到了什么呢?

  那一天的那一刻,他跟林若薇正赤身裸体的搂抱在一起,躺在本来属于她的床上肆意翻滚,做着差点让她呕吐出来的肮脏事。

  他看到自己之后,又是什么表情呢?

  嗯……他说,夏子暖,你闹够了没有,不小心怀上了孩子就赶紧去打掉,你们夏家资产那么丰厚,该不会连打胎的钱都拿不出来吧?

  他说,你的骄傲高贵,时间长了,只会让我厌恶。夏子暖,你凭什么那么自私任性?你以为全世界都是苏郁,都愿意像傻子一样的宠着你护着你吗?

  他说,你滚吧,我玩腻了。

  玩腻了……是吗?

  夏子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明明是在六七月份炎热的盛夏,她却觉得身体里的冷意一阵一阵的笼罩了她。茫然无措的走在马路上,心里却像刀割一样,疼得她差点快要喘不过气来。

  时间好像在不断的往后退,一直退回到那一天,李司晨作为新生转入自己所在班级的那一天。

  讲台上,他笑得一脸谦逊真挚:“大家好,我叫李司晨,在今后的三年里,希望能与大家和平共处。”

  而当时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夏子暖却连抬头看他一眼都没兴趣,只是回头懒洋洋的提醒苏郁,下课别忘了叫醒她。

  后来……自己是怎么突然之间就喜欢他喜欢到有点丧心病狂了呢?

  大概是那一天的英语课上,自己的英语书又被那些无聊多事的女生用剪刀剪的粉碎。课堂上,老师质问她的书本在哪里,正当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坐在她前面的李司晨却突然站起身来笑得一脸抱歉:“老师,夏子暖同学的英语书在我桌子上,是我之前借后忘了还,真的很抱歉。”

一瞬间,整个教室里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他,而他,却只是若无其事的转过身来,将那本夏子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英语书递到她手里,然后,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语气轻声对她说:“同学,下次别再忘了带书。”

  而那个时候的夏子暖只知道愣愣的看着他,大脑一片空白。她好像一下子什么都忘了,脑海里就只剩下了李司晨对她淡淡微笑时的模样。那天阳光正好,他看着她,刘海遮住眉眼,笑得沉默而温柔。


  沉浸在李司晨笑容中的夏子暖,自然而然的,完全没有看到身后的苏郁,面容如水般的把递到她手边的英语书不动声色的收了回去。

  那一年,十五岁趾高气扬的夏家千金夏子暖固执的相信这是一场命定的相遇,而李司晨,就是她生命里唯一的良人。

  这之后的数年里,她为了他放下身段想方设法的讨好他;她为了他争风吃醋跟林若薇大打出手;她为了他不顾父母反对坚持要搬出去;她为了他……放弃了苏郁。

  对啊,原来……她还有苏郁。

  那个一直站在她身边,像海一样安静的包容了一切的苏郁。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他始终一路相随,就站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在意过。

  这些年来,她又都做了些什么呢?任性的赶走他身边所有的女生却从来不说喜欢他;每一次闯了祸惹了麻烦就找他来替自己收拾烂摊子;在李司晨那里受了委屈就自私的跑去跟他诉苦……

  她真的是糟糕透了不是吗?

  可是,面对着这么糟糕的她,他为什么还要出现在她面前,主动告诉她的父母,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呢?

  真傻。

  “暖暖!”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夏子暖愣了一下,然后回想起来,那是她最喜欢的,干净温暖的,苏郁的声音。

  小时候,每一次晚上她睡不着的时候都会任性的跑去找他,缠着他让他给自己讲睡前故事。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为她讲完了《一千零一夜》、讲完了《安徒生童话》,讲完了《小王子》,可是他们之间的故事,却好像被层层迷雾笼罩的迷宫一样,永远像雾里看花一般看不到结局。

  “小心!”

  可是现在,那个向来沉静如雪的声音里,却充斥着满满的恐惧和慌乱。

  一道猛烈的白光突然闯进了夏子暖的视线,她后知后觉的抬起头,却看到一辆重型卡车正朝着她飞速驶过来,死机看着她,一脸惊慌失措的神情。转头,人群之外的苏郁,正在不顾一切的拼命朝她跑过来,那双无论何时何地都平静温柔的的眼睛里面却是铺天盖地般的绝望。

  来不及了。

  夏子暖的唇角露出一个略有些遗憾的笑容。

  苏郁,我本来还在想,能不能跟你重新开始,可是,好像还是来不及了。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