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跟你走

昨晚和同屋的三个室友姑娘聊到半夜四点多,从学业到就业从感情到家庭从自己的经历到别人的故事。聊得太high以至于今天下午去学校上课的路上回想起来还觉得好神奇,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类似Sex and the city/Pretty little liars/小时代这种女人剧的主演都是四个女人了。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四个女人就足够拍好几季。

 

二十岁刚出头的姑娘们,面对的困惑抉择等等大致来说都颇为相似。三个室友都在读Master明年三月就毕业,只有我一人在读Bachelor,所以去留的问题对她们来说比我更加迫切些。室友L和O都有男朋友,刚巧俩人的男朋友都在读Architecture,两个男生都想毕业后回国,而两个姑娘却都想留在澳洲。面对同样的问题,于是就讨论起该谁为谁牺牲谁成全谁梦想的纠结。

 

L姑娘的男朋友在墨尔本读硕士,所以L姑娘开玩笑说“好不容易打工赚点儿钱都用来给澳大利亚的public transportation做贡献了”。L是个很感性的姑娘,爱情至上,男朋友对她无限耐心包容她也非常爱男朋友。于是铁了心一毕业就马上申请墨尔本的大学再读一个学位去陪他男朋友一年,一年之后两个人一起毕业之后再作打算。说到未来她一脸“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天涯海角我都要跟着我男人走”的坚定,着实让我感动。越长大身边就越多秉持着“前途大于爱情”、“事业大于家庭”之类人生信条的姑娘,以至于让我时常觉得自己是个异类。如今终于碰上了同类,心里有种“作为一个外星人在地球流浪了好久终于找到了来自同一个星球的老乡”的欣慰。这个年代,能把“爱”摆在一切之上需要莫大勇气和坚持,以及能够抵御一切外界所谓“主流思想”的强大内心。但我依然好奇,是什么让她义无反顾地做出这样的选择,是什么让她如此坚持。

 

于是L跟我们讲了她和男朋友的故事。Architecture是大学最累的专业之一大家都懂,画图做模型背书查资料等等更别说交作业和考试的时候哪一天能不通宵都是稀罕事儿。L说有一次她先考完了试放假去墨尔本看她男朋友,她男朋友忙得昏天黑地准备考试和作业。在机场俩人重逢的瞬间她就hold不住了,因为她男朋友简直瘦得不成样子。于是她在墨尔本的那些天就给她男朋友做各种好吃的,炖汤烤肉炒菜熬粥就那么一顿顿地让她男朋友恢复到了正常的身体状态。她说因为她比谁都清楚她男朋友忙起来真的就顾不上照顾自己,而她哪怕能帮他分担一点点她也要去分担。我忍不住问她,“我完全能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没有你,这些问题他一个人也是要去解决的呀!如果没有你,难道他就不能照顾好自己了吗?你不觉得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即使有了男女朋友也应该首先过好自己的生活?”她回答我说,“你说的我都懂,道理我都懂。可是就是因为现在他有我了呀,他不是一个人呀。我不管如果没有我他一个人的时候应该怎么样会怎么样,只要我一想到他瘦的样子不吃饭的样子熬夜的样子,我就忍不了,我就等不了。我一定要尽快和他在一起。而且我知道他其实本来可以不用拼成这样的,他也是为了给我一个更好的未来。”说到这里,我隐约看到了她眼里的点点水光,在她的眼镜片后面,一闪一闪。

 

那个瞬间,我的心也像被什么莫名的东西拧了一下,鼻子一酸,眼睛一热,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换位思考,感同身受。我怎能不动容。

 

我又何尝没有困惑和纠结。我和Mr. Yan从他在香港我在悉尼、到他在威海我在新加坡、到他在美国我在新加坡、再到他在美国我在悉尼……去计算我和他之间究竟从相距多少公里变成多少公里、从几个小时时差再到几个小时时差已经beyond my mathematical ability,我们需要去跨越和战胜的又岂止是悉尼和墨尔本、一起留下还是一起回国这么简单?可我从没有因此对我们彼此有一丝一毫的怀疑与动摇,我相信自己更相信他。即便我无法用逻辑分析出这份相信究竟从何而来然后列出个一二三条,但我依然可以拍着胸脯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凭直觉,不需要理由。

 

曾经有同学跟我说过,“爱情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我真的觉得很好笑。会这么说的人,其实既不懂爱情,也不懂生活。比起“爱情应该依附于生活”的观点,我更相信“生活应该服务于爱情”。不管有没有爱情,生活就是生活,按照怎样的轨迹走下去人都能够生活。可是有爱情的生活和没有爱情的生活,实在是天壤之别。今天我们在一起整整五个月了。在这一百五十多天的日子里,我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我有多么幸福。爱情给了我崭新的生活甚至崭新的生命,对我来说不仅是现在的生活,哪怕未来的生活都是建立在爱情之上的,所以在我心里生活其实一直都只是我们爱情的一部分。只有从一开始对于爱情的定义就过于狭隘,才会觉得爱情是生活的一部分。要知道真正的爱是极其强大的,它能够带给我们的力量绝对超乎我们自己的想象。绿卡房子车和钱这种所谓的“生活”,但凡是双方都想着要努力给予对方最多的爱和最大的幸福,时间会在我们的努力程度与该得到的东西相匹配的时候带给我们应得的一切。

 

比起L姑娘,室友O显得纠结得多。言语中透露出一丝“凭什么要我放弃留在澳洲”的遗憾与委屈。我理解L姑娘的坚定,也能理解室友O的纠结。但我还是劝她,何必悲观地把做出一个选择消极地想成是放弃,opportunity cost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都会有,但同样的,你也收获了你做出的这个选择所带给你的东西。

 

其实在我看来,根本问题不是谁跟谁走,而是爱得够不够。爱得够,跟你走;爱得不够,那谁跟谁走其实都一样。对L姑娘来说做出选择简直再简单不过了——“我忍不了,等不了,我就是要尽快和他在一起。”没有这个考量那个纠结没有反反复复犹犹豫豫没有所谓设为谁放弃谁为谁牺牲,因为她知道,我也知道,“在一起”这三个字就足以让一切都变得不重要。

 

我和Mr. Yan都很喜欢徐佳莹的成名曲《身骑白马》,里面有一句歌词我每每听到都会很感动。

“不管危不危险都要放下一切跟你走,只要一起承担,只要你不放手”

 

大概对现在的我来说,能够表达爱的最好方式,就是——跟你走。

跟你走,就像在墨尔本的时候你看着地图牵着路痴的我走过一条条美丽的大街小巷;

跟你走,就像在香港的时候你在前面开路牵着我穿过旺角拥挤的人群在过马路的时候让我拽着你的衣角怕我跟不上你还频频回头看;

跟你走,接下来的人生只想跟你走,不管走到哪里不管走多远走多久,只要一起承担,只要你不放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