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梦里不知身是客

作者 :  李慕白
 林峰第一次见到董雪是在市里最大的一家医院。

那天林峰去医院看望同事家的孩子,董雪在相邻的病床,没有家人的陪伴,显得孤零零的,董雪在仔细的削着苹果,长长的手指,白皙漂亮,看到有人来,就抬头看了看,长长的头发瀑布般披在双肩上,单眼皮,不算特别漂亮。

两人第一次眼神的碰撞,给林峰一种沁入心中的温暖,那种感觉像似曾相识,像是在哪见过。


林峰最喜武侠小说,最喜金庸,最喜《神雕侠侣》,最喜郭襄,郭襄一见杨过误终生,那时,林峰还为郭襄不值。

殊不知,人世间,最不能用值不值来判断的就是爱情,他笑郭襄傻,他笑郭襄痴,他笑李莫愁那种“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极端和决绝,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最终也走到了被人笑傻,笑痴的那一天,就像他当初笑郭襄那样。

林峰想上去打个招呼,可没好意思,后来,确是董雪先对他打招呼了。

那时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董雪晃了晃手里已经削好了的苹果,笑着对他说,你吃吗?

那是他们第一次说话,一见董雪误终生。

聊天时,董雪笑着告诉他,她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只能和他做三个月的朋友,林峰不知说什么,总之心里有些难过,我想换了任何人都一样,刚刚交到一个异性朋友,却被告知她已得了绝症。

谁都不会好受,哪怕才见过一次面。

刚刚认识又怎样?有的人交了一辈子,也不见得能够交付真心,有些人仅仅一面之缘,便可生死相托。

世上最难辨的,最难懂的就是人心。


后来,林峰同事家的小孩出院了,可是林峰还会来看董雪,几乎天天都来,陪她看窗外的树影斑驳,看着时间从窗户的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给她弹吉他唱歌,唱她喜欢听的歌。

他唱: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你记得吗,
好像那是一个春天,
我刚发芽。

每次唱到这里,林峰的心都会被深深的触动一次,好像他们的爱情也是刚刚发芽,对,他们的爱情,他们虽然都没有明说过,可是他们都知道,他们牵手,他们接吻,他们相爱了,一场可以说只有三个月的恋爱,短暂的如同划过的流星,流星虽短暂,却灿烂

我们追求的是朴实的永恒,还是瞬间的辉煌?

他给她唱:

爱是你我
用心交织的生活
爱是你和我
在患难之中不变的承诺
爱是你的手
把我的伤痛抚摸
爱是用我的心
倾听你的忧伤欢乐
这世界我来了
任凭风暴旋涡
真心的爱的承诺
让我看到了阳光闪烁爱拥抱着我
我们感觉到她的抚摸
就算生活给我无尽的苦痛折磨
我还是觉得幸福更多


两人都想,在这个短暂的爱情里,打败他们的不是房子车子票子,不是丈母娘,而是死亡,是命运。

其他的可以改变,唯独命运我们所有人都无能为力。

他带她去看电影,去看《泰坦尼克号》的重映,带她去她的校园,带她看他曾经住过的寝室,带她去吃他爱吃的小吃,带她去做恋人应该做的事。

 就在三个月已经快要过去的时候,医院告诉董雪,上次诊断结果是误诊,董雪可以出院了。
这对他们无疑是巨大的惊喜,他们从没觉得原来活着如此美好,老天爷跟他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董雪对林峰说,她谢谢这次意外,要不是这次,她就不会住院,就不会和他相遇,就不会遇到爱情

他们结婚了,还有了可爱的宝宝,如果剧情按照这样发展下去,该多好。

可惜,世事难料,命运无常。

命运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无情肆意的拨弄着手里的茫茫众生,它看他们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不带任何感情做个旁观者和缔造者。

董雪又住院了,血癌,也叫白血病。

林峰辞去了工作,孩子交给父母带,自己做起了全职陪护,家里的那点积蓄几乎都投到了医院这座无底洞。

24小时的细心陪护,让林峰心力憔悴,他累,但不能表现出来,不能让董雪看到,董雪几次对他说,放弃吧,你和宝宝好好生活,都被林峰拒绝了。

林峰说,傻瓜,这个家有你才算家啊,你要坚强,配合医生治疗,千万不要丢下我和宝宝,我们一起撑过这关。

林峰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关。

董雪有次试着自杀,不想拖累这个家,不想拖累林峰,但被及时抢救过来了,林峰给她跪下了,说:
你要是自杀,你死,我也死,说到做到,

董雪看到了林峰眼里的决绝,她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林峰瘦的不成样子,好像病的是他一样。

所有人都不理解他,亲人,同事,朋友,这样做值吗?

为了她没了工作,没了大好的前途,图什么?

他喜欢空闲时,到外面的天桥,看桥下车水马龙,看对面万家灯火。

回到病房,看到董雪那一刻,他觉得他时幸福的,至少他还能看见她,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他觉得值!

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要留住她,留住他这个家!

没有值不值,只有做不做!


仿佛又回到了那天,他们第一次相遇,
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他给她唱歌,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你记得吗,
好像那是一个春天,
我刚发芽,

躺在床上的进入梦里的林峰,嘴角有着幸福的微笑,
就像墙上挂着的董雪的照片,董雪生前照的那张,幸福的微笑。

梦里不知,身是客,
但愿长眠不复醒


2015.3.5夜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