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大学女友

我踢掉了高中女友,这事儿挺不地道的,但是我的确做了,当高中女友嘶声力竭地问我为什么时,我无声无息地挂掉了电话,然后抽了一根烟,心里堵得厉害。毕竟和高中女友在一起的时间不算短,人又不是畜生,哪里能这么无心无肺?要是真能这么无心无肺,我早当畜生去了。

和高中女友的事情了了之后,我便开足马力追韩江雪了。我是在军训的时候认识韩江雪的,她是16连1排的排长,我是16连2排的小兵,和她不是一个层级的,所以当她带着1排的女生踏正步时,我只能远远地观看,颇有离君千万里的憾恨。16连全是由我们法政学院组成,把女生分成1排,男生分成2排,很傻逼的方式,岂不闻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之理,当1排在操场另一边训练时2排的男生个个像霜打的茄子,头都抬不起来,更别提训练了,最后16连在汇演的时候什么奖项都没捞到,估计就是那时种下的恶果。

那时我就注意到韩江雪了,她昂首挺胸,发育成熟的胸脯将草绿色的训练服撑了起来,像是要开瓢的瓜一样,碰一下就瓜熟蒂落了。别的女生带着帽子就差不多一样了,但韩江雪却不,她清新妍丽,很容易就从人群中突出来,也或许那时我在发情期吧,才觉得她很突出很特别。

我们教官是个羞涩的年轻人,年纪恐怕还没我大,每天都让我们踏步站军姿和躲在树荫下休息,恐怕休息的时间要多得多,那时太阳很大,许多连队都在训练,我们就坐在操场边的凤凰花树下乘凉,看他们挥汗如雨。

这时1排的女生也来了,她们像是放出笼子的兔子一样,一群群地向树荫下跑过来,拿着那军绿色的水壶,一到树荫下就开始猛往喉咙灌水,我看到那一张张可爱的樱桃小口轻轻衔住水壶口时总是忍不住想入非非。这时我就看到了韩江雪,她把训练服的脱掉了,只穿了一个训练背心,其实所有的女生都这么干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独觉得只有韩江雪穿了背心一样,而这背心将她的身材衬托得很好,帽子摘下来后的韩江雪看上去更加清新可口,我很想像狗一样冲上去咬她一口。

她喝完水后就坐在了草坪上,那时凤凰花开得正茂盛,花影扶疏,幽香阵阵,是很美好,很适合荷尔蒙发酵的夏天。那时我们都大二了,因为大一天杀的系主任发神经,我们没有军训,所以只得安排到大二的夏天。

世界上所有的机会都是在阴差阳错中造就的,比如说我和韩江雪的孽缘。

韩江雪正好坐在了我旁边,我闻到了她身上的汗味,竟然是香的,和凤凰花的香味一样,但是绝不是凤凰花的味道,我只是说很像,我贪婪的闻着,偷偷别过头去看她,她的后脑勺,她的马尾辫,她的侧脸,她凸起的胸脯,她紧绷的大腿,看着看着我竟然有了生理反应,我尴尬地动了动,想让那个不安分的东西垂下它高傲的头,可是丝毫没作用,越强迫它它就越不屈服。

我喝了一口水,这口水直接变成了尿意,我想撒尿了,刚才都不想,突然就想了。可是我又舍不得离开,我贪恋着和韩江雪坐在一起,我贪恋着她凤凰花般的香味。

“听说你是我们学院的诗人。”她突然别过头对我说。

“什么诗人啊,瞎写。”

“我看过呢,写得很好。”

我红了脸,那个一直高傲的东西竟然一下子温顺起来,低下头去了,那一刻我才明白,也许我对韩江雪不只是生理冲动。

“你也很漂亮嘛。”我的狗胆大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也给我写首诗呗。”

“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坏笑着说。

她冲我吐了吐舌头,跑掉了,因为教官在吹哨子喊集合了。

事后我在想韩江雪之所以会搭讪我这个不入流的校园诗人,不是因为我的诗写得多好,而是因为那一刻的空气太暧昧,催生了她体内的雌性荷尔蒙,而那时我正好在她旁边,于是她就将她带着凤凰花味的荷尔蒙倾泻到了我身上,我就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我还为此写了一首诗:

在春天遇到你时,

我会爱你,

在夏天遇到你时,

我会上你。

不过这首诗我没敢给韩江雪看。

军训依旧在无聊地继续着,我时不时地和韩江雪眉来眼去(那只是我的感觉,也许韩江雪压根就没看过我,我后来问她,果不其然),在我们被晒得和黑人差不多时,军训结束了,那天军训汇演结束后,我们都在操场上没有走,我们把1排2排的教官团团围住,和他们一一不舍的告别,我在一边冷冷地看着,千万遍地骂他们傻逼,都这么大了,难道还不明白,我们和他们只是萍水相逢,转瞬即逝,谁还敢说一个月后,一年后还记得他们?既然都要忘记,何必惺惺作态。我之所以没敢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韩江雪对此很热心,这个活动是他们两个排长带头搞的,还弄来了许多吃食,还有音响,大家围坐在操场上,享受青春的最后一抹斜阳。

无疑是让教官唱歌,自己唱歌,自己跳来跳去,合唱之类的,不过这挺有煽情效果,好多女生都哭了。而就在这乱纷纷的局面中,我不知道怎么到了韩江雪的旁边,在谁的提议下,我们手拉手将教官围着,一起合唱《送别》,就这样我第一次拉到了韩江雪的手,她的手很软,暖暖的,小小的,让人很有保护欲,我的手恐怕是僵硬的,像鸡爪一样。我拉她的手时,她别过头看了看我,然后冲我羞赧地笑了笑,这个笑让我的脸又红了。整首歌我一句都没唱全。

在军训过后,就是暑假,我在离开学校的前一晚搞到了韩江雪的电话,很好搞,在回家的火车上,我激动地给她发了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发完后我就想死,那是我发过最傻逼的短信了。要是我是韩江雪的话特定不会回复这个神经病。可是韩江雪回复了,她问我是谁。我说,我和你聊一个小时,如果你还不知道我是谁,你就要和我一直聊下去。可是还没到一个小时她就猜出来了,我问她怎么猜出来的,她说她去翻学生通讯录了,上面有我的电话。我垂头丧气地说,那你还和我聊吗?她说干嘛不聊啊。

于是整个暑假我们都在鱼素传书,鸿雁传情(不好意思,自已诗意了一下。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厚着脸皮问她在干嘛,吃饭了吗)。

回到学校后,我小心翼翼地问韩江雪能否出来吃饭,一会儿后韩江雪回复了,她说可以。我们没有打过电话,因为觉得一打电话就原形毕露了,所以都是短信。

我在学校东门等着她,忐忑不安,等了许久后她才来,那时我都要放弃了,可是她来后,我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复活过来,令我诧异的是她穿上了白色的裙子,还化了淡妆,头发也打理了。她看到我后突然羞怯起来,我挺了挺肩膀,对她说:“你今天很好看。”

她的头更是低下去了。我又在她身上闻到了凤凰花的味道。

吃饭时我们了无胃口,一直在试探着对方,等试探得差不多时,我们的拘谨就消失了,说话也随意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她是很个活泼与害羞兼有的姑娘,她笑起来有两个小梨涡。

我们说了很多话,大部分都是我在说,我说的大部分是胡说。可是她听得津津有味。

在回去时我们走得很慢,不远的一截路我们走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在她寝室楼下时我笨拙地举起手说:“我的这只手可还记得你啊。”

“为什么啊?”

“因为送别教官的时候它牵过你。”

她的脸上飞起红云(我猜的,灯光太暗,我不可能看清楚),没有说话,不久后她才说:“你快回去吧,寝室要关门了。”

“我下次能再送你回来吗?”

她点了点头。

在连续接她几次,送她几次后,我们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我连白都没表,我只是像只笨鸵鸟一样在她的额头上啄了一下。

她是我大学的第一个女友,也是最后一个,我在此要将大学女友这个光荣而庄严的称号颁给她,希望她能愉快地接受。

和韩江雪在一起很好玩,我们去食堂吃饭,本来各自去食堂的话最近,不过我都要经过食堂到达她寝室楼下,把韩江雪接到后再一起返回食堂,我们吃饭时,会吃着吃着就傻笑着对视,和两个蠢蛋差不多,她会将肥肉都给我,而我会吃下,后来我悄悄扔掉了,从肥肉的事情上就能看出我对韩江雪从热情到冷淡的变化,不过这是后来的事情了。我们去图书馆看书也很好玩,她大清早的去给我占位置,而我却从来没有早起过,她对我生了很多次气,但是第二天依旧给我占位置,而后来我终究没能去成,等我想去时,韩江雪已经不给我占位置了。

我室友催着我让我带给他们看看,我给韩江雪说了,韩江雪说那不行,得你先见我室友,都是男的先去女的家的。我说你这是哪里的歪理,刚说完韩江雪就睁大眼睛威胁我,我想了一下说,那我们一起搞了吧,我们各自把室友带上,去唱通宵吧。韩江雪欣然同意。那时我的青春无处宣泄,犹如在深夜打飞机时的孤独性欲,于是我们把时间用在了恋爱上,用在了运动上,用在了游戏上,当然也用在了唱歌和喝酒上。

KTV在镇上,镇上靠近海边,从镇上的高处远眺,能看到海水浑浊的东海。我们一大帮人在KTV里虚掷光阴,唱歌的唱歌,拼酒的拼酒,好不热闹。而韩江雪却一反常态地温顺起来,一直安静地坐在我旁边,当我和室友在喝酒吹牛皮时,她的一个手指轻轻地勾住了我,一直都没放下。我让她去唱歌,她只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晚上是我们众多通宵的一晚,可对于我和韩江雪来说,那时一个质变的夜晚,韩江雪在那一晚认真地爱上了我,这是她后来的话,她说这就如同向全世界宣告了我们在恋爱一样。我和韩江雪合唱了《广岛之恋》,她的室友说合唱这首的情侣都会分手,我看了看韩江雪,韩江雪正对我挤眉弄眼,然后她轻轻唱了起来。

在快天亮的时候,有些人还在孤独地用嘶哑的声音唱,有些已经东倒西歪了,我轻轻推了推韩江雪,她用惺忪的眼睛望着我,我说:“天亮了,一起去看日出吧。”

韩江雪愣了一下,然后跟着我走了出去,街上很安静,路灯亮了一夜,正发出疲惫的光,我们的影子被打打地拉长,海风直剌剌地吹在脸上,让人有点冷。

我和韩江雪都沉默起来,这时候我一点嬉皮笑脸的劲儿都没有,我觉得这个早上是神圣的,这勾起了属于我诗人的哀伤,我望了望韩江雪,将她的手拽在手里,我说:“我希望很多年后还能带你来看日出。”

当太阳穿破云层破空而出时,我们正坐在海堤上,肩膀靠着肩膀,头靠着头,海岸是茂盛的芦苇,空气充溢着潮湿的腥气。

韩江雪说,你是第一个带我看日出的人。

我没有说话,我差点感动得流下泪来。

这不久之后,韩江雪就像是我的老妈一样了,每天早上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上课,让我吃早餐,她记我的课程表比我记得更熟,中午时,不是我等她就是她等我,我们一起去吃饭,有时候下午没事时我去骑着自行车带她围着校园转,或者去海边。当她的胸脯抵着我的背,手轻轻地绕着我的腰时,我总是陷入两个小人的争斗中,一个说把她堆倒,一个说再等等,这两个人的混战持续了很久,后来这两个小人再也没因为我遇到的女人而争斗,他们总是异口同声地说推倒。晚上时,我们会去遛弯,她像是我的小狗一样,每晚都要带她遛一下,不然她就不高兴,或者去票务处买大剧院的便宜电影票,然后一起去看电影,也或者去吃大排档。

恋爱是个很庸俗的事情,其庸俗就表现在这里,很难脱陈出新。

终于在有个晚上,我没把她送回寝室,我把她带到了宾馆,她没点头也没摇头,就默默地跟着我。我将手伸进她的内衣时,她闭上了眼睛,微微地喘息着。

这让我想起海边的朝阳,那么红,那么鲜艳,那么有暗示性。

那个晚上我们说了很多话,她给我说她小时候在教师大院的事情,说她初中无疾而终的暗恋,说她爸爸妈妈的糗事,她一直是一个幸福的女生,所以她说得眉飞色舞,说完她的事情后还感觉意犹未尽,就开始问我小时候怎么过的,而我的小时候实在是乏善可陈,我不想说,就翻身亲住她,没让她再说了。

有人说,和女人上完床后,那个女人不是变成别人的荡妇就会变成你的贤妻,韩江雪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后者。

从旅馆出来后,她的手一直扣住我的手,脸轻轻地靠一点在我的肩膀上,走一下蹭一下,然后她就笑。我问她笑什么,她就还是笑,总也不说话。

那段时间是我们最美好的时光,就像是水和水交融在一起,她看我一眼我就懂,我看她一眼她也会懂,我那段时间真的是一个诗人,灵感犹如滔滔江水,从来不曾断绝,我们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情,而有些事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而我是什么时候变的呢?变得对韩江雪有点爱理不理,变得让韩江雪感觉陌生起来,而我对这变化却浑然不觉。

大概是热恋期过了之后吧,我就有点意兴阑珊的意味了,我这个人一直就这样,感情淡漠,对韩江雪也是这样,很快我就感觉到了深深的疲倦,这不是说我不喜欢韩江雪了,我还是喜欢她,也没有喜欢别的女生,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心里的疲倦。我宁愿坐着发一天呆也不想去见韩江雪,尽管她打了很多个电话给我,在我寝室楼下等我,我找了各种理由不去见她。

有一次她哭了,她把脸埋在枕头上,一会用哑哑的声音问我是不是不喜欢她了。

我说没有。

她说要是我不喜欢她了千万要告诉她,她不会纠缠我。

我又有一股深深的疲倦升上来,人生是这样了无意义,何况爱情呢,我有时在想,人的一生啊,比不上历史的壮阔,没有命运的诡谲,也没有死亡那么宁静,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这些我无法给韩江雪说,韩江雪以为我对她冷漠是因为变了心。

韩江雪做过很多事情想挽回我的心,其实她做的相当徒劳,我并没有变心,我就是疲倦而已。可是韩江雪不这么认为,她开始哭,开始骂我,开始和我冷战,像是变化不定的天气一样。她和我吵完架后很快就来找我和好,说很奇怪的话,这是每个陷入爱情的女生都会做的事情,歇斯底里,抓住所有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而这反而将我推得更远。

那时候我还偶尔去参加一次学校诗社的活动,在一次活动中我认识了学妹,学妹乖巧可人,在几次接触后彼此感觉都不坏,终于在喝了一顿酒后,我稀里糊涂地和学妹上了床。在喝酒之前我和韩江雪吵了一架,因为她怀疑我有别的女生了,而我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把学妹叫了出去。

做完后学妹什么话都没有说,和我默默地走回了学校。那一刻我心里充满了罪恶感,对韩江雪,对学妹,都有严重的罪恶感。

这次之后学妹再也没找过我,我也没再去参加过诗社活动。

那天半夜我怎么都睡不着,我就拿起电话打给韩江雪,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就只想打给韩江雪,可是连打了两个都没人接,一种不好的感觉就爬了上来。第二天我去上课,刚出寝室,就看见韩江雪站在毛毛细雨中,她的脸上挂满了晶莹的水珠,不知道是她的眼泪还是雨。

我忙走过去,把伞撑在她头上,我感觉我浑身都在颤抖。

她一把将我推开,重复着一句话:“我看到了。”

我说不出话来,折腾了我一晚上的预感终于成真了。

“你喜欢她吗?”

有一快铁搁在了我喉咙里,让我的喉咙很不舒服。我摇了摇头。

韩江雪看了看我,露出哀伤的神色。

“姜潮,我恨你。”

她一把将我的伞摔在地上,然后跑掉了。

我没有去追她,现在我连追她的勇气都没有。

我们足足有两个周没说话,我每天都在她楼下等,可是她从来没下来过。我打电话给她她也不接,发信息也不回。直到有一天,她终于从寝室里出来,看到我站在寝室楼下,眼也没斜地说:“走吧,别在这里等了。”

我跟着她来到我们第一次说话的凤凰花树下面,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个暗示,一种缘法自然的暗示,我们开始于这里,也要结束于这里。我在去的路上就想好了,要是韩江雪说分手,我不会反对。

可是韩江雪没有说分手,她给我说:“姜潮,这是最后一次。”

我沉默地点了点头。

韩江雪微微抬起头来,估计是不想眼泪掉下去吧。

至此以后韩江雪就变了,变得不是那么爱黏人,变得如她的名字一样,有一种寒意,让人难以接近。而且她开始忙起来,忙文艺部的事情,忙学业,忙考雅思,几乎都没时间和我在一起。

可我却发觉我慢慢离不开韩江雪了,其实在我和学妹做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因为那时候我满脑子都是韩江雪,从我那晚上辗转反侧中我就知道了,从看到韩江雪的眼泪时我就知道了,从我以为我会失去韩江雪时我就知道了。可是这时候韩江雪却对我冷漠了起来,犹如我之前对她一样。

我拿着电影票去找她,她说要做作业,我给她带去夜宵,她说吃过了,我把自行车骑在她寝室楼下,她说要去图书馆······

我以为她只是生气,只要我再努力一点就可以融化她的心,可是后来我才终于明白,这股冰冷是来自她心底的,她已经被我伤透了。

我终于在一个黄昏将从外面回来的韩江雪截住,她惊诧地望着我。

“韩江雪,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在上课。”

“我们还像谈恋爱吗?一周都见不到一次。”

“那怪我吗?”

我立即哑口无言。

等了许久后,我感觉风都不流动了。

“分手吧。”我一字一句地说。

“分手轮不着你说。”韩江雪一言不发地从我身边走过去,完全一副陌生人的样子。

我们到底没分成手,不过韩江雪也好了点,不对我那么爱理不理了,我们又变得像以前那样,虽然各自心里都有小疙瘩,不过我们谁也不愿意为了这个小疙瘩再次闹翻。

韩江雪开始逼我学习,逼我考六级,逼我找个实习单位,逼我好好写论文,逼我做好毕业准备。那段日子犹如时光倒流,倒流到我们最美好的那段时光,韩江雪又恢复到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女生。我虽然懒懒散散,但是在韩江雪的催逼上也认真了不少,不够的学分补了上来,六级低空飘过,在室友都找人盖章的时候我在一家公司苦逼地实习,在同学都在玩游戏的时候,我和韩江雪开始做毕业设计,写毕业论文。那段时光既美好又充实,不管是对韩江雪还是大学生活,都是一段让人难以忘记的时光。

我身边的朋友几经波折,分手的到底都分手了,在毕业季还没到来时就各自分散了,而我和韩江雪却成为了别人眼中的模范情侣,很多人都真心地祝福我们,希望我们能挨过毕业分手季,而我那时也觉得我们可以,因为那时我发觉我真正爱上了韩江雪,而韩江雪也依旧爱我。

正当我开始谋划我和韩江雪的未来时,我不知道我们的感情就要走向结束。

毕业前夕,校园到处都充满了离别的味道,我却无心无肺的,丝毫没被这种离别的氛围影响,因为我觉得只要韩江雪在身边,我就永远不会毕业。

那天韩江雪突然叫我去看日出,我答应了,我们住在海边的酒店,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万顷大海,凌晨时韩江雪站在窗边,我从后面将她抱住,她回头笑了笑,吻了吻我。

“上次看过日出后都没再来看过了。”韩江雪说。

“那以后我天天带你去看。”

韩江雪没有说话,因为太阳正刺破黑云,艰难地冒了上来。

那一刻,我感觉太阳所有的光辉都洒在了我心里,暖乎乎的,我将韩江雪抱在怀里,犹如拥有了整个世界。我又在她的脖颈处嗅到了凤凰花的味道,淡淡的。

“真美啊。”我由衷地说。

“姜潮,我们分手吧。”

韩江雪望着初生的太阳,目不转睛地说。

我以为我听错了,捏了捏她的脸蛋说:“小傻瓜,你说什么?”

“我们分手吧。”韩江雪语气不改地说。

我完全呆住了,感觉被人打了一个闷棍,立在原地。

沉默,沉默。

“我想了很久,我每一次都说要和你分手,可是我舍不得。”她吸了一下鼻子,停顿了一下说:“我以前是那么那么爱你。”

”可是现在不爱了。”我苦笑一声。

“爱,只是没以前那么想和你在一起了。”

“要是我不同意呢?”

韩江雪看了看我,摸着我的脸说:“我要出国了。”

我一阵当头棒喝,猛然清醒,原来许久以来她就在做离别的准备。

“你想好了吗?我们分手就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她望了望我,泪水滚滚地流出来,然后我看到她好看的脸在朝晖中点了点,像小鸡啄米一样。

许久后我舒了一口气,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说:“如果你想好的话,我不会反对的。”

韩江雪半响才郑重地点了点头。这时太阳已经完全升了起来,我豁然想起那句话,开始于何处就结束于何处,一阵心痛就罩了上来。

韩江雪开始收拾东西,一会儿后就默默地离开了,我们始终都没再说一句话。犹如一出默剧。

然后就是毕业,就是回故乡上班,其中我只在毕业典礼上见过韩江雪,她作为优秀毕业生上台讲话,那一刻我才知道我从未靠近过韩江雪,也再也不能靠近韩江雪。

在黑压压的学士服中,我低着头,泪水汩汩地流出来。韩江雪的声音渐渐远了。

当我以为我爱她时,我却没有多爱,当我以为我不爱她时,我却深深地爱上了。

我终究从怨愤的情绪中挣脱出来,对于陪伴我走过大学生涯的大学女友,我充满了感恩和怀念。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