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在这个城市里生活

文/夏伤

2014年10月25日。在那座繁华而陌生的城市颠沛流离一周之后,我再次回到这座安静又熟悉的北方城市。她用彻骨的寒冷欢迎我,用凛冽的北风拂去我的尘埃,我蓬松的卷发在起伏的气流里纠结,头脑却在稀薄的空气中逐渐清醒。我的离开与回归都是无声的,我悄悄地奔赴一场梦境,又悄悄地终止一次漂泊,第一次觉得这座我曾经无比嫌弃的城市却能给我真实的安抚与慰藉。

我开始觉得可笑,我不清楚自己为何要去那座看似繁华却实则陌生的城市,我本就是过客,她的昌盛与热闹实则都与我无关,而我的欢喜与悲哀也都无法感染她的气息。或许仅仅是因为一个什么,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一个朋友说,人生说长不长说短又不短,也许你可以平淡而安稳地走完这一生,也许你今夜入眠便无法再看到明日的朝阳,人生的结局无非都将回归到原点,

我忽然发现至始至终努力奔跑的一个人,跌跌撞撞,磕磕绊绊,而自己都不知道意义何在。我对这座繁闹的城市本就没有特殊的欲望,却因为一个人的煽动与鼓舞跃跃欲试。呵呵,可惜终究是我太幼稚。我开始追溯我一路奔跑的起因,我试图证明我努力的意义所在,却发现,这段旅程里,除去可笑便还是可笑。

对一个人失望需要多长时间?或许,需要漫长岁月里的逐渐降温,又或许,只需要三次无言以对的短促交谈。我从未期许旁人对我的人生有所助益,因为我始终知道需要为自己人生承担责任的只有我们自己,所以我从不曾期待谁在黑暗中给我温暖与关怀,只是仍会被三次雪上加霜深深刺痛。第一次,那时我焦头烂额地准备毕业,课业繁重又前途未卜,为了能够顺利毕业,我的标准一降再降,所有的焦虑和烦躁都将我密不透风的包裹。最终终于去了一个很大的动画公司,但情景却不尽人意,但到后来才发现,社会就是这样,就像雾霭一样遮盖了整个中国,第二次,我找到一份还算可心的工作,也许也只是想在这座城市中生存下去,之后朋友们都说我生活的挺滋润,我只是笑着说:这不是生活是活着,生活和活着看似相近但意义往往不同,每天熙熙攘攘的公交里被挤来挤去,每天都拖着自己的躯壳往返。第三次,或许是一次顿悟。翻着手机里的照片,我发现在我大学那段日子里,还是最温暖的。而我和那些昔日朋友也渐渐的少去了联系,可能是我们都有了新的生活,新的环境,新的朋友,我们都在面对新的事,新的朋友分享着我们的喜怒哀乐,也可能是我的固执。直至一些人真正的淡出你世界,换句话说应该是我淡出了你们的世界。虽然经常用:“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句话来告诉自己,但还是逃不过自己心里面的纠结。

有的人能陪你过真实的生活,有的人却只应该放在美好的幻想里。有的人能陪你颠沛流离,有的人却只愿意锦上添花。
其实,左思右想,所有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自己不够优秀,不能以任何一种毋庸置疑的姿态站在任何人的面前接受任何或真或假的感情。我忽然爱上了这座古老而落后的北方城市,因为它才能给我真实的安慰和安全感。脚踏着这样的土地,我的内心才会感到真正的安宁。我还是会继续努力,只不过已经没有那么急切。冬终究会过去,而春天正在悄然绽放


更多
上一篇:不可见的城市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