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不可见的城市

文/莫偶然

 

每次回来都明显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变化,昼夜不休的酒吧街,拔地而起的高层,入夜后马路上汽车大灯连成线,像有头无尾的怪物在黑暗里伺机而动。城市日益喧嚣臃肿,童年记忆的楼房被高速转动的齿轮无情碾过,残骸无处可寻,故乡只存在于记忆里。

旧物是回到那个地方的途径,像魔幻故事里去往异世界的魔衣橱。闪光的玻璃糖纸,泛黄的信件,字迹模糊的纸条,某一场次的票根,再见时如同走进博物馆隔着玻璃审视遍布时间痕迹的古物,只能观望。

回忆适宜浅尝辄止,贪杯必醉,自愿流放于这个世界的人,执着于某时某地的物是人是,上课打瞌睡的少年撑下巴的手肘不经意触碰的指尖,火车开动一闪而过的面孔,分开时没有道别的默契,记忆的人停在告别时的年纪,不知时间流动,地球运转,徒增虚无之感,然而正是这虚无构成了经验和自我。

我们流放于其中难以相见,于是某次初见的人会有扑面而来的熟悉感,即使从未有过关联,但这过程并非虚耗,幡然醒悟时也更接近了真相一点。回忆并非期待改变,而是为了从中了解真相,承认它,面对它。但知道真相难免为之所累,墨菲说了,有可能的发生便会发生,这发生是好事也是坏事,混在烟火气里,停止自我放逐,怎样尽量不留遗憾地度过今天才有意义。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