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牙刷

杨子接受采访,以极其隐晦和闪躲的方式承认了自己和黄圣依有一个孩子,让一度甚嚣尘上的关于他们之间关系的猜测得到落实。虽然没有明确承认,但这种语焉不详的表达方式已经充分证明,即使生有一子,黄圣依也未获得婚姻的名分,不仅如此,杨子自己的婚姻很可能依然在继续。
当然,最新消息是有网友亮出了杨子的离婚证,据说从2004年就离婚了,可那张离婚证怎么看都像P出来的,而且在2009年巨力公司股东的列表中,赫然标明杨子的妻子是陶虹。有理由相信,离婚一说只是危机公关的手段而已。
之前杨子和黄圣依一直回避承认这件事,只承认亲密战友、工作伙伴。对公众的之前的各种猜测,杨子评价为“不靠谱的言论”,并称这对他和黄圣依以及家人造成了伤害。这下子自己打了自己脸,也并非情势所迫,而多半只是为了他要上的某真人秀节目而推波助澜。
黄圣依一直毫不掩饰对杨子的崇拜之情:“他是一个特别好的人,是个靠山,自己本身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觉得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就像在跟国王一起散步,很多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这位国王一直穿着皇帝的新装,对围观者“你没有穿衣服”的呼声视而不见,现在终于承认自己在裸奔了。
这是杨子个人生活的一大步,但却是黄圣依个人形象的一个退步。
娱乐圈有种规则,就是当事人死活都不承认的,或者没有被拍到的都可以当不存在。现在杨子已经承认了黄圣依的这种身份,即使他再美化她的贤良淑德,也无法替代她在未来所要承受的压力。姚笛被坐实了与文章的婚外情,现在依然没有翻身;董洁从未承认过于王大治的婚外情,却因为被拍到两个人的激情照片,复出的她现在依然在事业的风浪中苦苦挣扎。——现实总是对女人更苛刻,“侍妾”、“小三”的质疑一定会对黄圣依的公众形象产生不良影响,并会在未来持续发酵。
杨子在回应这件事的时候,真的想好后果了吗?我一位朋友说,“还不如死不承认。”是的,如果说让黄圣依做自己的“小三”已经是种辜负,那么死不承认到底,也算是种保护了。
黄圣依的隐忍在杨子那里看来是美德,在公众眼里却与一般的第三者毫无区别,纵然他们彼此之间情深似海,别人看到的只是,“既然这么爱你,为何不娶你?”
不娶,就是有不娶的道理,即使给了股份,给了公司,给了人前的秀恩爱,但就是不给婚姻,依然说明很多问题。不是所有的感情中都适用“婚姻才是男人给女人最大的尊重”,不过在这里,是非常合适,再合适不过了。
在这个时代,离个婚有什么难的?据说杨子的太太陶虹带着孩子一直在加拿大居住,负责开拓北美市场。常年不在一起居住,感情难以维系,另有新欢也没什么奇怪的。可即便是这样,也选择不离,一定要保持这种一妻一妾的身份,不得不说,这是杨子最想看到的局面。

握着一手好牌的黄圣依,为何会打出今天这样一副牌局?其实她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她曾说自己不是个聪明的女人,更糟糕的是,她还不够独立。在她对娱乐圈还不是很了解,思想还不是很成熟的时候,遇到了杨子,黄圣依说杨子是自己的“靠山”,说和他在一起像“和国王散步”,杨子在帮助她的同时也重塑了她的世界观,造成了她从内心到情感对这个已婚男人的依赖,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黄圣依曾经在回应小三言论时说,“感恩让我走红的周星驰先生,感谢让我成长的杨子先生,但我不是你们的附属品,我是黄圣依!”可见,她也曾努力摆脱这种畸形的关系,但这种努力在杨子无微不至的关照和强大的攻势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最终她屈服了,没有成为“黄圣依”,而成了一个见不得光的存在,这才是最大的可悲。
今天早晨就这件事接受凤凰网记者的电话采访,记者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杨子的太太陶虹和黄圣依,一个是复旦毕业的才女,巨力集团的高管,一个是起点很高的女明星,曾经星途无限,却都心甘情愿的接受了这种畸形的关系呢?”这个问题的确值得深思,从个体来说,这属于个人生活选择,但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则是“茶壶理论”在作祟。
号称“晚清怪杰”的辜鸿铭学贯中西,会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是郭德纲相声中说的“能与八国联军对骂”的那种语言天才。当年在东交民巷使馆区的六国饭店用英语讲演《春秋大义》,不但要售票,而且票价要高于“四大名旦”之首的梅兰芳。他深受西方教育浸染,却致力于向世界推销传统文化,尤其赞成一夫多妻制,很主张男人要娶小老婆,认为这是社会稳定的基础。
他在北大教授时,有一天,他和两个美国女士讲解“妾”宇,说:“‘妾’字,即立、女;男人疲倦时,手靠其女也。”这两个美国女士一听,反驳道:“那女子疲倦时,为什么不可以将手靠男人呢”辜鸿铭回道:“你见过1个茶壶配4个茶杯,哪有1个茶杯配4个茶壶呢,其理相同。”
为了进一步从理论上巩固自己的“茶壶理论”,使一夫多妻成为“合理存在”,辜鸿铭将这种现象归因于中国妇女的“无我教”,或曰“淑女或贤妻之道”:“正是中国妇女的那种无私无我,使得纳妾在中国不仅成为可能,而且并非不道德。”
这正与杨子一再赞美的黄圣依有担当——“她无端地背负了很多她不应该承受的各种议论,她有自己的担当,在承担着自己的一切。”——一脉相承。传说杨子的太太陶虹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与世无争,每周后会抽出时间去做义工,连黄圣依在国外坐月子都是她伺候的,两位女性就是这样用自己的“无私无我”支撑着一个男人在新时代的茶壶梦想。
“君当作磐石,妾当做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是《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发出的誓言,蒲苇是软弱的,随风飘扬的,总要找到一块磐石用来停靠和缠绕。这种思维在传统女性的观念中横贯千年而不灭,所以像陶虹与黄圣依这种不缺钱不缺背景也不缺能力的女性,才会堕入令人难以理解的“一妻一妾”的境地。
无论男女,人人都愿意拥护能为自己带来便利和优惠的理论,很多男人都特别喜欢把那种“男性就是天性花心,雄性生物的本质就是最大程度的播种”这种论调挂在嘴上,一幅“我有生理本能我怕谁”的样子,但没有什么是生来如此,人都有自己的动物性,所以才有了文化和修养让我们摆脱动物性。不是女人就得做茶杯,男人就应该是茶壶,而都是男权社会在后天教育上不断暗示、推崇、强化的结果。
同一天,黄晓明和angelababy宣布登记结婚,亮出小红本。结婚当然不代表爱情的终局,人生的路还长着呢,但能骄傲地拍出小红本,那依然代表彼此的一种诚意。爱情在这一刻,没有苟且,才真正实现了男女之间的平等。
男人和女人不应该是茶壶与茶杯的关系,每个人都应该做牙刷,就像当年陆小曼提醒徐志摩:“你不是我的茶壶,而是我的牙刷。茶壶可以公用,牙刷可不行。”但愿女人都有这样的勇气与觉悟,在女性已经可以独立自主的今天,再甘为人妾,几女共享一夫,已经是所有女性的耻辱。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