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一座坏了的城市

文/沈春光。

流连过一些风景,没想到停驻在一座坏了的城市。

两千零一五年的六月,这个雨水充足的像住在雨中的季节,我仍旧待在这座似好又坏的城市。一天24个小时里面,大约会有十次想哭的冲动,忍住了其中六次,剩余四次干干脆脆的落下。我实际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反复复问过自己为什么难过,有什么难过,但是从始至终没有人能给我答案。
看一张照片会触景生情,看一段影片就深陷荆棘。
是这座城市坏了,还是这颗心坏了。

端午的这些天,一直在下雨。
我们终究还是见了一面。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多时候都不谈梦想不谈过去,因为我们都知道就算再不深刻的回忆,它也总是在我们的身上留下一些痛楚一些印记。好像手心的纹路,紧握时并不知道这么错综复杂,一旦松开了手什么都一目了然。于是,缄口不言成为了最好的答案。
我们喝着浓厚的黑咖啡,聊起了我刚剪掉的一头长发,你说:看,我们两个总是你比较勇敢,如果是我,还是没有勇气去做没有确定的事,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你走的总是比我来的辛苦,而我亦步亦趋。我听后唯有笑着告诉你,现在最重要难道不是还好我们现在都还满意自己的生活。我们是两个个体,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路要走,不管好坏自己不会后悔才是最重要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都异常的伤感。或许是生命里面做过太多后悔的事,现在想起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于事无补。

有些眼泪大多没有理由,就像花开,只是季节到了。于是你想哭了,眼泪就落下来了。
我不太会说安慰的话,不是因为我本身也需要人安慰,而是我一直都很清楚这世上从来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儿,你所有的痛苦与困顿,都是一个人的事情,你的生死,不关任何人的事,你的伤口在流血,别人却在为晚上吃什么发愁。最后,你会发现所有的开导都是纸上谈兵,所有的安慰都是隔靴搔痒,所有的陪伴都是徒劳无用,你终究还是得靠你自己一个人走出深渊。

我们匆匆告别在满天乌云之后。
一路上,倾盆大雨,鞋子上满是雨水溅落地面飞起的泥浆,我撑着伞看着身边躲雨的路人,看着这个清晰又模糊的城市,它跟三年前好像又没有什么区别,唯有802公交车取消了它的环线班车。但是你若要问三年前的那个姑娘,她怎么样?她还好吗?答案就像刚刚看到的那样,我们都把好写在了脸上,把不好都印在了心里。

我实际已经很少回忆起过去,大抵是因为潜意识里的回避,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然而今天又想起,大约是因为又见了一位故人。生命的“生”是生生不息的“生”,于是在漆黑的雨夜里面,那些最美好的最破坏的回忆都汹涌而至,欢乐与悲怆才接踵而来。
我翻看微博,一张漫画风的拥抱图却让我哭成一片,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好像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尘埃都能触动到我泪腺,鼻子瞬间酸成一片。在这段时间里面,黑夜时常让我控制不了情绪,我有时候会忽然觉得生活是一件这么悲伤的事情。
这种莫名其妙的泪水,无法用言语表达,像一个坏了的水龙头,需要一个能工巧匠才能修理好。

我总觉得,二十三岁已是青春的末端,而我们远去的青春,就像一地的碎玻璃。回想起过去会难过,是因为那些情谊与这些细碎点滴都真真切切留在心里,难过到哭是因为这些一切都回不去了。
我此刻多么希望我所站在的这个城市,它只是表面坏了,修整过后一切都能重新开始。但是岁月如驰,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建筑师。
于是,我只能站在这所有破坏的中心点,与这座城市一同陈旧老去。
最后,从你好到再见,都在这座坏了的城市。


更多
上一篇:情深不及陪伴
下一篇:旅行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