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高跟鞋带走的幸福

文/婉艺
 
虽然经过商量,娇娇和老郭的婚礼是确定不办了,但这饭还得吃。
郭爸找熟人帮忙,在五星级大酒店定了一个十月六号那天的包间,准备办个小型的婚宴。说是“婚宴”,倒不如说是“家庭聚餐”,因为双方都没有请任何朋友,只有老郭和娇娇家双方的亲戚到场。
 
上午十点钟,娇娇就在家开始认真仔细地梳妆打扮起来。虽然怀孕了,也没有什么大排场的婚礼。但这顿饭毕竟是自己的结婚仪式,也是第一次见老郭全家的亲戚,她心里还是挺期待的。
一大早,娇娇就开始忙叨叨地洗澡,洗头,擦脸,画眼线,打粉底,上腮红,一点都不马虎。娇娇的化妆技术以前在同学中就是数一数二的,她自己也一直乐在其中:今天一定把自己打扮地漂漂亮亮的,给老郭全家亲戚留个好印象。
十一点正,老郭到了,接娇娇一起去酒店候着那些要过来吃饭的亲戚。
娇娇穿上了之前和老郭特意去商场置办的这天穿的衣服和鞋子,红鞋配一条红色蕾丝花边儿镶光珠的连衣裙,虽然一身红,但娇娇皮肤白,穿着倒也大方。她对着镜子左看右看,感觉自己前凸后翘,青春靓丽,完全看不出来都是个当妈的人。
之前置办衣物的时候,娇娇拉着老郭特意去买了那双大红色的高跟鞋,鞋跟加上防水台足足有十公分,穿着这鞋,娇娇跟老郭站在一起差不多高了。娇娇从小就喜欢高跟鞋,是个鞋控。这双鞋是她很久以前就看上的,每次路过商场的橱窗都觉得特喜欢,老早就在心里琢磨着,等结婚的时候一定要买回来穿。
把鞋买回家的这几天,她把这双小红鞋放在书桌上,左看右看、看了好久,连鞋底上的一层塑料保护膜,都等到临出门的时候才舍得撕下来。
十一点半的时候,老郭跟娇娇到了包间,客人都还没来,俩人就在包间的座位上互相拍照和自拍,正拍得美着呢,老郭妈妈急匆匆地走过来,指着娇娇的鞋子就嚷:“哎呀我的天!你怀着孩子呢,怎么敢穿这么高的高跟鞋!?赶紧换换换。”
娇娇一脸无辜:“阿姨,我平常都穿这么高的鞋的,没事儿!”
郭妈脸色都变了:“你真是不知道轻重,当年我怀孕的时候,连走路都不敢快了,生怕出点什么事。赶紧的,回去给她拿双平底鞋来!”老郭妈对着老郭直瞪眼,老郭赶紧出门回娇娇家拿鞋子。
其实老郭妈已经给娇娇留面子了,除了这鞋,她还看不得娇娇那一脸的浓妆。老郭妈一辈子艰苦朴素,觉得“心灵美”才是“真的美”。平日里买个菜都要货比三家算计半天,衣服不破都不买新的,更别提化妆了。可她为了给娇娇留面子,忍住了没说,可这“恨天高”,她实在是忍不了——她这辈子也没穿过那么高的高跟鞋。每次在街上看见年轻妹子穿着那么高的鞋子走路,她都很不能理解,踩着高跷似的,就不怕摔着吗?
所以,她是断然不可能容忍自己那怀着大孙子的媳妇儿穿危险系数这么高的鞋子出来晃悠的。
 
老郭家的亲戚是真多,老郭的爸爸在家排行老三,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老郭有一个堂哥一个堂姐,还有一个堂弟,另外还有一个表哥。堂哥跟堂姐还都结了婚生了孩子。那天去酒店,老郭家的亲戚来了两桌二十来人,在包间里一个个排开让娇娇认了一遍,等到上桌吃饭的时候,娇娇已经完全分不清谁是谁了。
亲戚们都来差不多了,老郭才把鞋子带来,家里的鞋子都是浅色的,娇娇被迫换上一双米色平底鞋,不开心极了。
 
老郭妹妹没注意这么多细节,坐在娇娇旁边,拉着娇娇的手直夸:“嫂子你真漂亮,嫂子皮肤真好呀……哥真是好福气!”娇娇礼貌地勉强笑笑,心里还想着高跟鞋的事儿。
老郭在一边安慰她:“不就是一双鞋子吗,等吃完饭咱们回家换了鞋再拍照不就行了。”
娇娇嘟着嘴撒娇说:“我不管,拍婚纱照的时候,我就要穿这双鞋。”
“没问题没问题。”老郭忙不迭地答应着。
娇娇平时就喜欢穿高跟鞋,她嫌自己小腿有点粗,只有穿高跟鞋才好看。这鞋子本来是跟上衣配好的,现在鞋换成了米色,她连照都不想拍了。
 
娇娇家这边并没有什么亲戚。她从小一直跟着妈妈长大,老爸对于她来说,就是每年银行卡账户上多的那一串数字而已,她妈和爸爸离婚后关系并不好,爸爸也老早就去了别的城市。她妈妈也没有把她结婚的消息告诉爸爸。
 
可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娇娇的小姨竟然从深圳回来了。
电话里她火急火燎地,要娇娇妈赶紧去火车站接她:“哎呀,我这行李多得不行不行的,你赶紧来接我阿姐!”
娇娇妈只好给娇娇打电话,说自己先不过去吃饭了,打了个车去火车站接娇娇的小姨。
听说正赶上娇娇结婚,小姨特别高兴,进她们家直接把自己的三大箱子行李全塞到了娇娇的房间:“哎呀,我怎么这么会挑日子啊,正好赶上咱们家娇娇出嫁?太好了,我这次不用睡沙发了吧?结婚了就该跟老公家住了,把娇娇的床借给我睡吧。”
娇娇妈在一边抱着肩膀翻着白眼:“确实会挑,淑珍你真是太会挑日子了!”
 
娇娇的小姨叫彭淑珍,是个传奇人物。小的时候不好好念书光想着玩,高中还没毕业就跟一个街上的小混混处对象,跟着他跑出去打工去了,美其名曰“下海创业”。家里人谁也管不了她,和娇娇的妈妈也一直不怎么对付。娇娇小的时候,赶上爸妈生病,她回来帮着娇娇妈带过一段时间娇娇,后来父母接连生病去世,娇娇也不需要她帮忙带了,她就一直自个儿在外地晃悠,偶尔回来看看娇娇和她姐。
这么多年来,她前前后后结了三次婚,也离了三次婚,一直没要孩子。不过她每次离婚都多少分了些前夫的财产,算是有些经济实力,过得也不算太差。最近这几年跑去深圳做起了服装生意,又找了个做服装的男人一起过日子,俩人都是结过婚的人,所以也都不着急领证办事。这段时间生意不太好,她跟那男人因为生意的事情闹了点矛盾,于是准备回来找娇娇的妈妈玩几天,没想到这么巧,刚好碰上了娇娇的婚礼。
没办法,来了就是客。娇娇妈只好一千个不情愿地带着娇娇小姨一起去了娇娇的婚宴。
两家人第一次见面,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饭,倒也算是其乐融融。老郭的两位嫂子一个是高中老师,一个是银行职员,对穿衣打扮都不是很在行,论外貌长相和娇娇根本没法比,饭局间全家人都在夸娇娇漂亮、老郭好福气,这让老郭爸一直不大平衡的心态稍稍平衡了点。
只是娇娇的小姨一看这酒店档次,就知道娇娇嫁了个不错的人家,饭桌上就给开始老郭家的亲戚各种推销自己在开了不久的“微店”里卖的红枣阿,蜂蜜阿,燕窝等等补品,搞得气氛有些尴尬。
 
如果忽略掉被换掉的高跟鞋和小姨的“产品推销”,这顿婚宴也算是完满地结束了。
 
老郭的爸爸对这位第一次见面的儿媳妇小姨很是鄙视,觉得她一把年纪了,也没有正经工作,还做什么“微商”,其实就是骗钱的。晚上回到家里,他私底下跟郭妈说叨,他觉得什么样的家庭出来什么样子的人,娇娇不好好培养,以后也跟她的小姨一样,只能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你看看她小姨那样儿……也是个不靠谱的主,都不知道离了几次婚的。你看看她们一家。都家庭不完整,这怎么得了。都是你阿,什么都依着儿子,娶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媳妇儿。”听郭爸抱怨了一通,郭妈也不高兴了:“离婚怎么了,离婚就不正常了?离婚的人多着呢!你真是老糊涂了,孩子都怀上了,还能不要不成?你说说,咱儿子多大年纪了,现在不结婚怎么办?要我说阿,你们男人都是些不负责任的东西。我们女人生个孩子要受多少罪,你这一句话就想打发了!?你看人家娇娇长得多好,她还没嫌弃我们家闻杰秃顶呢。”
“她嫌弃?她有什么资格嫌弃?除了年轻漂亮,她还有什么?胸大无脑!”郭爸一肚子的气没处发,无奈地转移话题道:“总之吧,她们家不会教育,咱们给教育。无论如何你好好教教她,早点把会计证给考下来,我再给想想办法,给她找个好点的工作。”
 
 
因为新房还没装修,老郭跟娇娇商量决定,婚后暂时在他父母家住一段时间。娇娇正好还能把自己的屋子让给小姨暂住。
 
 
老郭那婚房,虽说都买了几年了,但一直是毛坯,平时他要上班,娇娇又有孕在身,装修房子的事情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郭爸和郭妈的身上。
郭爸和郭妈都是办事雷厉风行的人,家具风格装修样式一溜儿地全拍板了,也没找老郭跟娇娇商量,就拍了些照片带回来给他们俩人看了看。
娇娇也心宽,连看也没去新房看。
不过,虽说装修的事不让她操心了,别的让她烦心的事情还多着呢。
老郭、郭妈跟郭爸已经商量好了,利用怀孕这段时间,让娇娇努努力,最好生完孩子就能把会计从业资格证考下来。
娇娇从小就数学就差,对数字表格什么的东西也不太敏感,逻辑思维也是乱七八糟。老郭听从父母的建议,给她买了一堆考会计证的教材放在家里,看得娇娇十分头大。
 
 
可她现在赋闲在家,又寄人篱下,本来也没什么别的爱好,自己也觉得学个本事还不错,也就答应老郭好好学。
郭妈退休前做了一辈子的财务工作,会计出纳都干过,绝对算是个严谨靠谱又经验丰富的好老师。娇娇呢,虽然也不算笨,但她对学这个东西并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并不上心,郭妈耐心耐烦手把手教地教了她好几个月,直到新房装修都快装好了,她还是有很多东西都没学会,弄得郭妈很是闹心。
 
婚后这几个月,娇娇也确实过得很憋屈,虽然郭爸和郭妈对她也还算不错,可不准化妆不准穿高跟鞋,还要每天逼着她学会计基础,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黄脸婆,简直要疯掉。
 
这天趁着郭妈出去买菜,她躺在床上刷了会朋友圈,一眼看到老朋友发的一些美甲图片,她想起自己之前带过来的化妆盒还放在柜子里,里面有很多她好久没用过的假指甲和彩色指甲油。
娇娇来了兴致,窝在卧室里画起了假指甲,她大专的时候学的是电脑美术,对绘画还有些天赋,画出来的假指甲跟店里的样式竟然差不了多少,她美美地把自己画的蓝底黄碎花的假指甲拍了个照片发了朋友圈,很多老同学老同事给她点赞。
朋友们都夸她,说她画得比专业美甲师傅还漂亮。
娇娇高兴极了,怀孕三个多月以来,公婆不是要她在家“静养”,就是逼着她学习,终于有点让她高兴的事情了。
她决定把另外几个都画完。
娇娇窝在卧室里认认真真画得正美呢,郭妈买菜回来了,她在家来来回回转了一圈没找到娇娇,终于在卧室发现了正认认真真画假指甲的娇娇。
郭妈远远看她佝在那埋头不知道干啥呢,走进看个仔细,立马火不打一处来,一个箭步冲过去,从娇娇手里抢过了指甲油笔刷:“哎哟,你不知道这东西有毒吗?快别弄了!”
娇娇戴着以前买的卡通雾霾口罩还冲着郭妈笑呢:“阿姨没事儿,我在网上查过了,戴口罩就没事儿。”
郭妈完全不理会她说的话,一边收拾一边说:“不行不行,这些东西里面都有有毒化学物质的,到时候生个畸形儿出来,我看你怎么办。”
娇娇只好默默把画好的假指甲收起来,眼睁睁地看着郭妈把她的那些五颜六色的指甲油瓶子全都收走了。
 
娇娇想来想去,从结婚到现在,唯一开心的事就是今天画假指甲了,现在指甲油还被婆婆收走了,她又想起了婚礼那天,那双被拿走的红色高跟鞋,眼泪顺着眼角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婆婆收完她的指甲油就去做饭了,完全不知道娇娇默默地在房间里流眼泪这茬。
结婚之后,老郭工作更努力了。想到装修、生孩子养孩子养车……全是真金白银。他感觉压力山大。娇娇上班时间给老郭发的信息他也很少及时回,娇娇也就很少在上班时间找他聊天了。
 
现在娇娇最开心的事,就是一个月一次的孕检,因为这天她不用学习,可以休息,还能顺便回家看看妈妈。
每次回家,她都要跟妈妈抱怨老半天:婆婆不让自己化妆,婆婆不让自己穿高跟鞋,婆婆不让自己涂指甲油,婆婆逼自己做题……
娇娇妈表示,她也觉得婆婆做得都没有错,都是为了她跟孩子好,也叮嘱娇娇说,要听婆婆话,努力学会计。
这所有一切都让娇娇觉得,和老郭结婚以后,自己不幸福极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