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大不了回家相亲

文/婉艺
 
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听说前女友订婚的消息,大树也没心情玩了。老睿说自己十一还要回家看父母,为错开高峰期,三号再走。大树心事重重,也没什么心情再扯淡,和老睿吃了个晚饭,他就闷闷不乐地回了宾馆。
临走前,老睿问大树,你有什么打算。
大树道:反正我也辞职了。大不了回家相亲呗。
除了筱乔和老睿,他在上海也没什么其他的熟人。一个回到宾馆,大树头一懵,突然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跑到上海来。
 
不出他所料,跟筱乔订婚的,果然是当年就对筱乔有意思的那个“凯迪拉克男”。
 
这下算是让他得逞了,要不是我一时糊涂,还哪轮得到你捡这个便宜,筱乔是多么好的姑娘,哪能看得上你!大树一边愤愤地想着,一边悔不当初:最不靠谱的果然是女人心呐,这才分开多久,竟然这么快就订婚了。
 
大树躺在宾馆的床上,翻出筱乔的手机号码,看着这串熟悉的号码,他却不敢打。听说他们已经同居了,也许她正和凯迪拉克男在一起吧,如果打通了、她也接了,我说什么好呢?
大树就这样拿着手机躺床上纠结了几个小时,突然宾馆电话响了。他吓了一跳,狐疑地接起,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传出来,是推销特殊服务的。听筒里女人的声音好难听,声音这么难听还出来做生意,大树厌恶地“啪”的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的一瞬间,他突然想起了娇娇温柔好听的声音——现在跟她也不可能了。
他烦躁地把盖在身上的薄被子掀到一边。双手摊开四仰八叉躺在宾馆的床上——怎么自己都这么大人了,做啥事情还是总赶不上趟的感觉呢?
他索性把衣服全脱了,去浴室冲了个澡。
冲完澡出来,他对着镜子打量别着条浴巾的自己。水珠顺着头发滴下来,他看着自己结实的胸脯跟匀称的身材,对着镜子做了个秀肌肉的姿势,又转过身去看后背:论长相身材,我可比那“凯迪拉克”强太多了,真想不通筱乔怎么能答应嫁给那瘪三!?接着想想他又泄了气——人家有个好爹阿。我有什么呢,连房子都买不起。
筱乔以前对自己可算是真爱,都说校园里的爱情是最美好的,真是如此,现在是自己辜负了人家,怪谁呢。
大树又想到娇娇,其实娇娇对我也是真爱阿……自己怎么混着混着就变成了一个这么渣的男人!?他沮丧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订婚怎么了,结婚了还可以离呢!先联系联系筱乔,看看她对自己的态度吧。大树这样想着,鼓起勇气按出了通话键,电话里没声音,大叔等得手心都出汗了,几秒钟像是十分钟那么长。过了一会儿,电话里却听到正忙的声音。
这么晚了还在和谁打电话?大树沮丧地把电话放在床头用枕头压着,决心睡觉。可翻来覆去一晚上,大树也没怎么睡着,早晨不到七点就醒了,他躺在床上接着愣神,决定干脆回家看看父母吧。
当即就用手机买了回家的汽车票。
他给老妈打电话说要回去,老妈哪壶不开提哪壶地问他,带不带筱乔回来。
 
从上海回家只要两个多小时。到了家,大树立刻从路人甲变成了宇宙中心,父母好久没见他了,给他做了一大桌子他爱吃的菜。
 
一边吃饭,老妈就在一边念叨,早说了筱乔那样的女孩子咱们家高攀不上,我们家这么多亲戚里就没有一家是做生意的。儿子没事,我跟你爸爸有好多熟人的女儿都和你年纪正合适,回头给你介绍个……其实一直以来家里都有好多亲戚朋友惦记着给你介绍对象,你一直跟筱乔好着,我们就没跟你提过,现在正好。儿子你放心吧,那么多女孩子,都是知根知底的,随便你挑。
“看看咱儿子,名牌大学毕业,高高大大的,咱家的家境虽然一般,但你爸是公务员,我是国企退休员工,以后老了都不用你们养活,还怕找不到媳妇?”大树妈妈絮叨个不停,大树伸手摆了摆说:“妈,你看我像是有事儿的样子吗?放心吧,我心宽着呢!不就是分手了么,再找嘛。”
虽然大树家出去算不上什么有钱人,但他爸在当地也算是个小官,给公家当了这么多年的差,人脉还是有的。去北京上海不算什么,在当地来说,也算不错的人家了。当年毕业的时候,大树的妈妈就想要大树回家发展,可大树觉得自己名牌大学毕业,也因为筱乔想去上海的原因,大树就留在了外面。现在失恋又事业,又被父母这么一安慰,大树倒动起了回家发展的念头。
吃着饭他就说:“妈,我也想明白了,哪儿都没有家里好。假期过完我就回去辞职。”
他父母还不知道大树其实已经辞职了,一听这话,高兴得不行。爸爸也说:“早说要你回来嘛,去哪个单位不行阿,又稳定,又轻松,非要在外面瞎混。现在外面的女孩子很现实的,你也不是什么富二代,哪有那么好混!”
妈妈开心地念叨着:“回来好,回来好……”
 
在这一瞬间,大树突然觉得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还是家里好啊。
 
十一假期回去,又过了半个多月,大树就办完辞职手续回了家。他本来准备先在家玩几个月再工作。可他爸表示,已经帮他找人关照好了,直接进当地一家国企上班。十一月一号就去报道。
大树很沮丧:我还想多玩几天呢。
“你都多大了,还整天就知道玩玩玩,我给你找的工作多难进你知不知道,赶紧准备材料!”
妈妈也在一边帮腔:你爸过两年也要退休了,趁着现在人家还认他的老脸,你先把工作稳定下来,以后再想着玩吧。
以前每年男的回家一趟,没想到现在回了家,“业务”还真是繁忙。老妈火速行动,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很多七大姑八大姨家女儿的照片,每天给大树挑。大树妈还听朋友的建议,申请了一个微信号,专门用来给那些好事的姨妈们发大树的生活照。
要是在一线城市,大树这样的男孩子说出去还真没什么亮点,名牌大学本科毕业算什么,名牌大学的博士都一大堆了,可在他们那个不到一百万人口的县级市,还是挺吃香的。加上大树的爸爸在当地也算还有点实权的小官,大树的相亲之路,进行得异常顺利。
树妈发出去的微信很快纷纷有了回复,不少女孩子都表示愿意接触,可以见面。
大树的自尊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谁说毕了业屌丝就再也不能翻身,我还是当年学校那个叱诧风云的赵澍嘛!
他很快就跟相亲对象中最漂亮的一个确定了恋爱关系。对方二十四岁,大眼睛,长头发。英语专业的毕业生,英语过了专八,在本地一家国企做翻译。大树的妈妈对这准媳妇特别满意,觉得她“有文化”,“懂外语”——树妈觉得,专业八级就是中国的英语最高水平的意思。女孩子的家庭也不错,爸爸是一家医院的医生,妈妈是高中老师。
大树的父母对女孩儿很满意,有些催着大树早点结婚的意思。
对这个相亲相来的女朋友,大树也觉得挺满意。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她是个圆脸。用大树的话说,就是个“大饼脸”,而且她皮肤黄黄的很粗燥,远不如娇娇,更别说筱乔了。
当然了,这些都是大树的心里话,他没有对任何人说。
刚进国企上班不久,老睿跟大树通过一个电话,大树表示,保守估计,明年五一领证,十一办酒。老睿大惊:“感觉你要比筱乔还快阿,你不会是赌气吧,不想在结婚这件事上面输给她?”
大树笑:“真不是。我是真想结婚了,现在我工作也稳定了,也不想再出去飘了。再说,我和筱乔谁先结婚重要么?我都不准备告诉她。估计以后我和她就是陌生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得不到的才叫青春,let it go吧。”
 
两个多月后,一个周末的中午,大树在卧室里放着老狼的歌。女朋友朱蓓蓓在厨房帮着老妈一起准备饭菜。
“当岁月/和美丽/已成风尘中的叹息/你感伤的眼里
有旧时泪滴/相信爱的年纪/没能唱给你的歌曲/让我一生中常常追忆
相信爱的年纪/没能唱给你的歌曲让我一生中常常追忆……”
大叔搞了个音响插在电脑上,整个家里都回荡着老狼歌声。
当年大学的时候,大树就很喜欢老狼,可筱乔很少跟他分享,因为她只爱听英文歌。


更多
上一篇:旅行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