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我还是会想起他

  最近,因为有所感触的缘故,终于下决心写一些关于她的文字。
  她走进我的生活是在我11岁时,虽然那时我已小学毕业,应该说到了懂事的年纪,但失去母爱的心空是多么的寂寞和孤苦也只有个中人才能体会。当父亲硬拽着我和弟弟走进她的家门时,我是多么的不情愿啊!要知道当时“后妈”这两个字在我的心中就是《白雪公主》中的那个可恶的王后。望着眼前这个瘦小单薄的女人,我甚至不愿意叫她一声“阿姨”。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和她商量好了,反正父亲扔下我和弟弟就走了。她很自然、很热情地招呼着我和弟弟,还有和她那个和弟弟同龄的儿子一起包馄饨。她的声音有着四川女人特有的柔媚,一种让人不能拒绝的“柔”。我们三个孩子听着她的指挥,在她的指导下,不到五分钟我们居然都包出了又漂亮又精制的馄饨,她不住地夸我们。弟弟和她的儿子很快就混熟了,竟像好朋友似的地玩了起来。当我们坐在一张饭桌上吃着热气腾腾的馄饨时,我的心中竟然感受到了久违的“家”的温暖。
  她就这样走进了我的生活。她成了我的“后妈”后,给我讲了很多关于她的经历。尽管我那时并不能体会太多,我也知道她是个苦命的女人。她的前夫在她儿子刚满3个月的时候就出车祸“走”了,她独自一人带着儿子过了8年,直到遇到了我的父亲,才有了成家的念头。尽管我不能体会这8年的时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但潜意识告诉我她很“了不起”。而事实也证明她的确是个心灵手巧、精明能干的女人。她给我织过很多种花色不同的毛衣。我每穿出一件毛衣,别人都会夸花色好看,可见她的手有多巧。那年月,父亲和她的工资都不高,要养活三个孩子也确实不容易。我记得每到周末,她都会拿着油漆桶去给别人刷家具(挣了不少外快)。最让我佩服的是她的能说会道,我从小倔强,不会处世。于是她就教我怎样去跟人打交道,碰到什么人该说什么样的话。在她的言传身教下,我居然有了一点进步。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不是亲身,也可以建立起真挚的母女之情。虽然我不知道她对我的爱到底有几分。但我知道在她的眼里,我是她的骄傲,无论在任何人面前她总是称赞我,仿佛我就是她的亲生女儿,给她增了很多光似的。暂且不提她经常帮我设计发型、设计服饰、就凭这一点也足已让我心甘情愿地管她叫一声“妈妈”。记得18岁时,女友红给我介绍过一个对象,她认为不合适,竟然自己给红写了一封信,指责红不该管我的闲事,弄得红和我的关系也断了。虽然为这事我怨恨过她,但事后又想:“如果她不把我当亲生女儿,她会如此操心我的终身大事吗?”
  要说我们是母女关系,倒不如说我们是朋友关系。每天晚上,我总要陪她去散布,那个时候我会给她讲我工作上的许多不快,她会一件一件帮我分析,想办法,教我去做。直到现在,我仍然留恋和她一起去散步的时光。
  只可惜呆在她身边的时光并不长,20岁时我就从四川调到了陕西,离开了家。更可惜的是她这样一个心灵手巧的女人在青春年代守寡,而晚景却要在浑浑噩噩中度过。
  10年前,父亲到广州工作,她也办了内退随父亲到了广州。不幸的事就是在那一年发生的。她是一个爱赶潮流的人,刚流行卡拉ok的时候她学会了唱歌,在她50岁的时候,她竟然要学骑自行车,可就是因为学会了骑自行车,在她前夫身上发生的车祸又在她身上重演了。幸运的是她九死一生后醒过来了,只是从此再也不能伶伶俐俐地说话了,因为她受伤的半边脑正好是管语言中枢的;更幸运的是一向对儿女很严厉的父亲在她受伤后竟然能那么细致地呵护她。
  也许真的是“好人有好报。”如今的她没有任何烦心的事,虽然半边脑恢复不过来,但是她的麻将打得出神如化。她除了吃、喝、打麻将,也会由父亲陪着去散步。虽然苦了我的父亲,但是我还是为她现在这种没有烦恼的浑浑噩噩的日子而庆幸,庆幸她的无忧无虑;庆幸她遇到了父亲这样一个对她不离不弃的人。
  幸与不幸,她无法体会,即使体会到了,也表达不出来。她不是我的亲妈,但她给过我亲妈似的爱;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但我会像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她。


更多
上一篇:雨天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