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叛逆风情

青春期的时候很烦“叛逆”这个词儿,因为班主任总是说我“叛逆”,“不听话”,“无组织无纪律”。
 
我觉得很委屈,因为我一直想不通我到底哪里叛逆了。有的同学因为“叛逆”去剪了光头,在大红内裤外面穿薄透的白色裙子,高三考完试烧书砸窗户,在喜欢的姑娘楼底下大吼大叫,我觉得这叫叛逆,为了上演“我的青春”我做主的戏码,搞出一些惹眼球的乖张来,而我是个低调的人……我不喜欢博眼球,而我那些破事儿,绝对不能称之为叛逆。
 
比如说,傻逼英语老太在我们高一的时候非让提前半小时来学校做高三的考试卷,问谁反对,全班就我一个举手了,因为我觉得这事儿扯淡呢!7:00就早读了,6:30鸟还没起来呢,再说高一的水平去做高三的试卷,有必要么?我只能想到揠苗助长四个字。所以我只是云淡风轻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傻逼老太恨我恨到牙痒痒,给我扣上个“叛逆”的帽子,现在想来,就是不给我表达自己不同想法的权利呗。
 
后来考大学我把我爹气的够呛,因为他觉得填志愿要按照排行榜来,而且综合性大学有先,我被“对外经贸”四个字森森吸引了,而我爹却对XX大学情有独钟……我爹说:叛逆!不肖!
 
我:呵呵呵呵呵呵……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远忧啊……
 
后面找工作啊,辞职啊,反正总是不离“叛逆”俩字。我也习惯了。
 
但我依旧认为我根本不叛逆,我只是做了自己当时认为的“最优选择”而已。我也是考虑了很多因素的,当然最多的因素是自己,但这也不是因为“叛逆”吧,“叛逆”是与世界为敌,我是处处的为自己好,争取为社会多做贡献好嘛!
 
 
我大学的同学W小姐,一直稳稳的坐实系里第一的位置,而且是拿英语当母语用的人,专业又好,大四的时候院长钦点了她做自己的研究森,要“重点培养”,当然,院长也说了,推荐到更好的学校去也可以,但是回来我博士生的位置一直给你留着。
 
结果W小姐想了一段时间对院长说:我不想再读书了。
 
院长满脑子都是WTF。要知道系里的前几名,每一年都是被院长收了的,更何况W小姐是我在学校所见的四年里最优秀的没有之一。但是她……她……她竟然说她不读书了……坊间八卦,院长不仅亲自打电话劝说W小姐,还找了W小姐父母电话语重心长的开导了一番,W小姐固执己见……
 
院长气的快要骂娘。只能用“不识好歹”来形容W小姐。
 
但我们毕业7年了,别的不说,在坚持自己专业还在混这个圈子的同学里,W小姐的事业已经是其他人不太可能企及的高度了。
 
W小姐在我眼中一直是一个传奇一般的存在。当时我因为翘课太多也被同学说“叛逆”来着,想来学霸和学渣,在两个极端,竟然在“叛逆”这个点上达到了一致,我有种自豪的感觉。
 
我固然不喜欢充斥着“荷尔蒙”的叛逆,那种为了彰显自己年轻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这不是叛逆,这是傻逼……
 
而真正为自己的人生做了铿锵有力的选择,这真心不是叛逆,父母老师同事领导真的能比自己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下更了解自己?因为更了解自己,所以做出了和他们设想的不一样的选择,并且坚持下去,我觉得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缘何要扣上“叛逆”的帽子。
 
直到现在大家还在说香奈儿女士叛逆。因为在她那个时代,在繁杂虚无浮华的时尚圈里,她特立独行,她中性、简约、优雅、她把多余的一切全部扔掉,留下最简单的设计,最明朗的经典黑白。
 
而我也意识到,她根本不是在“叛逆”,她从来没有与世界为敌。只不过她对时尚,对美,对女性的了解,具有当时的人,甚至现在的某些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她说,她不创造时尚,她就是时尚,绝不是现在的某些小演员在微博上发发厥词洒洒鸡血嚷嚷女权这种的。
 
她的自信,来自于她对时尚的把控,对女性穿着心理的了解,而香奈儿百年屹立,到现在,依然在打着折扣演绎着Coco的灵魂呢。

所以说,当你觉得自己明明不叛逆,却被周围人投来怀疑不理解的眼光甚至竖中指的时候,没关系,有香奈儿女士和W小姐给你做成功的榜样呢,我就算了,至今一枚女屌丝……也就在你身后给你摇旗呐喊。
 
所谓“叛逆”,只不过是因为那些蠢货,看不到你已经看到的风景而已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