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如何在心里享用一个姑娘

男人成熟的标志是意识到,没有美乳和大白腿的世界是不值得投生的。
上帝给无聊世界的解决方案,就是孕育了姑娘这种敏感多情的雌性生物。
男人负责杀戮、争夺土地、玩弄权力的游戏,姑娘不管那么多,姑娘只负责爱和美。
对于姑娘来说,爱和美比太阳和王位重要。
今天穿什么比世界末日重要。
他爱不爱我比他是圣贤还是混蛋重要。
一首深夜情诗,比香奈儿更容易让姑娘们达到心理上的高潮。
毕竟,送你香奈儿的男人常有,给你写情诗的男人却不常有。
男人给姑娘精血和宠爱,这才是最好的化妆品。
深知姑娘好处的亨利•米勒说,我对生活的全部要求不外乎几本书、几场梦和几个女人。
姑娘是最耐读的书,姑娘是最不愿意醒的梦。
姑娘能给男人爱和美,也给揪心和折磨。
北方有佳人,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男人们为了姑娘大动干戈, 不惜世界末日。倾国倾城的姑娘,是妖精,是毒蛇,是世界上所有诗人和作家的情妇。
姑娘推动了整个人类的文学史,所以亨利•米勒还说,The best way to get over a woman is to turn it into literature(忘掉一个姑娘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她变成文学)。描写她、赞美她,极尽所有可能地宠溺她、折磨她,过个三五百年,你且看她。历史把一切天长地久变成尘埃,可姑娘还在诗、文章和少年的春梦里不泯不灭。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女人,尼采就瞧不起雌性。
他说,你要去找女人吗?别忘了带上你的鞭子。
他说这句话的前提是,他终生未婚,想要追求的姑娘都以失败告终, 孤独了一生。
说了这句话之后,他的来生可能也是孤单的……
姑娘对于男人,几乎意味着一切。
给八岁的男孩一个玩具,过不了几天,玩具就被玩儿坏了。
给十八岁的少年一个姑娘,过不了几年,少年就把自己玩儿坏了。
年幼无知最掏心,可等到少年长大,长发及腰的姑娘已嫁做人妇了。
花时间期许未来,不如此刻极尽相爱。
大多数人并不懂得这个道理。
男人经过漫长的洗礼,才懂得了姑娘的好处。
懂得了姑娘的好处,这还不够,还要学会,如何享用一个姑娘。
在路上,享用一个姑娘。
据说,检验两个人是否真心相爱,最好的方式是去旅行。
在大山大水前相拥,在大树底下接吻,在天色将晚的异乡深夜,凑在彼此耳边说情话。在暮色降临的车水马龙里,在无数个孤独时刻,相看两不厌,面对面还彼此想念。面对奔腾入海不复还的黄河,从后面抱住她, 告诉她,以后你看见黄河就会想起我。
一辈子这么短,爱一个姑娘,不只给她时间,还要给她空间。
陌上花开,不是在家等她缓缓归,而是跟她一起相与枕藉,幕天席地来一发,天上云朵在跳舞,她的双颊有红霞。
和姑娘一起看风景,和路过的羊群交谈,在陌生人面前歌唱,共同建筑两个人的记忆,记忆里有你有我有我们。没有人敢说永远,但我可以说此刻,此刻你的全部都是我的,我的全部都是你的。无论将来怎么样,记忆都是一种相聚的方式。你不忘,我不忘。你忘了,我依然不忘。
在路上,以陪伴、拥抱和情话享用她。
姑娘,趁你我都年轻,翩翩少年精气旺,长腿大胸岂能辜负,跟我走吧,今夜就动身——
如果你愿意
我们今夜就动身
胸怀天下
身无分文
去含盐的湖泊
去草木多情的山水
去只有风景没有人的地方
睡在帐篷里
睡在星星底下
睡在彼此的美梦里
脚下踩着泥土和云朵
不去想明天会在哪里
我写诗
你歌唱
路过的羊群也热泪盈眶
就和你在路上老了
也没有什么不好
就算此刻分离
也不必绝望
我们有过的
已足以过完此生
你就是我灵魂的盔甲
你就是我心脏的衣裳
在身体上,享用一个姑娘。
因孤独寂寞冷、荷尔蒙和肾上腺素引发的性爱,是纵欲式的,更多是动物性本能。
因为相爱而引发的性爱,是宗教式的,是灵魂上的彼此承认,是心灵之间的相互交流。
前者的兴奋是生理反应,后者的高潮是爱的表达方式。
张爱玲所说的,进入一个姑娘的心灵,要通过她的阴道。
其实不是这样。
阴道只能通向子宫,到不了心灵。
进入一个姑娘的阴道,比进入她的心灵要简单得多。
通往姑娘心灵的唯一路径,就是她爱你,别无他法。
王二和陈清扬一起在冷雨里,在深山里,敦伟大友谊
两个人的初衷都是纵欲式的发泄。
所以陈清扬才会觉得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直到王二狠狠地打了陈清扬的屁股两巴掌,伟大友谊才有了实质性的变化,成为宗教式的交流。
这份伟大友谊还有一个名字,叫作爱情
世界这么大,两个相爱的人中间,隔山隔水,隔着千万个不相干的陌生人,这期间漫漫长途,骤然悲欢,你爱的人不爱你,爱你的人你不爱, 原本以为要过一辈子的人,终成陌路,仇深似海。最终,两个对的人,在经过多少橱窗,流浪过多少双人床之后,终于站在了彼此的对面,相知, 相爱,拥抱,接吻,进入到彼此的身体里面,在对方的心上建筑,灵魂彼此承认,这需要多大的造化。
在身体上,男人用尽所有的精血和宠爱享用姑娘。
你享用姑娘,姑娘也在享用你。
男人给姑娘高潮,姑娘给男人全世界。
在心里,享用一个姑娘。
比起星球来,心灵更容易孤独,特别是在所有人都以为你不会孤独的时刻。
白纸渴望着毛笔和楷体字。
姑娘渴望着承受一个男人身体的重量。
孤独的心灵渴望着另一颗孤独的心灵。
每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栋空房子,一室户,仅容一人居。和卵子的属性很像,一旦有一位姑娘住进来,那她就是唯一的女主人。
心里一旦住下了好姑娘,那男人对这个世界就会无比宽容,对一切事物都心存悲悯。上天已经如此厚待,还有什么奢求?
住在心里的好姑娘如果就在你身边,那这是世上最伟大的奇迹。
如果曾经住在你心里的好姑娘,不在你家里,不在你的城市里,不在你的际遇里,甚至不在你的维度里,但是你一直无法忘记她,那请她搬到胃里去住。把你心里的一室户,留给正在赶往你心里的姑娘吧。
一旦这位女主人住进来,那究竟是谁住在男人的胃里,根本不重要了。胃里的一切,终将是过客。
姑娘一方面看重男人念旧,一方面又生怕自己跟男人记忆里的姑娘争斗,无比纠结。
但其实,所谓前任、前辈,无非是拓荒者、开垦者,来了又走,把最好的这个人留给了继承者。心里的一室户不断摧毁、重建,说到底,都是为了变得更宜居,最终,总有一个人,可以永久居住。
如此而已。
人生实难,姑娘何必跟过去和记忆作对?男人何必空置心灵,还想着一个早已不在这里的人,虚度青春?
在心里享用一个姑娘的时候,最满足,最无所畏惧,世界就在姑娘的手掌中,而姑娘就在你的手掌中。
“享用我吧,人生如此飘忽不定。”
祝所有男人都找到愿意对你说这句话的姑娘。
祝所有姑娘都遇到愿意让你对他说这句话的男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