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爱情来临的那一刹那(1)

清风 花香 阳光 微笑

欣赏雨季,与你一起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真实元素.

记忆尘封,有我分享.

快快留下你的文字: www.puresky.org

本文作者:上官青鱼 QQ:501928178

 

第一章

 

不知道时间流失了多久,也不知道夏可欣望了多久的星空,更不知道上帝为何如此对待可欣,在花儿凋谢的瞬间,可欣还站在那儿傻傻期待秦伟国的到来。既然上帝让可欣和伟国俩相知为什么不安排他俩相遇。

但可欣在心里始终盼望着伟国的到来,这一切的一切伟国压根就不知道,只知道每天忙着工作上的事情,而伟国他在广告公司上班,可欣明白伟国在国庆前很忙,所以可欣和伟国俩经常只能手机短信联系,但可欣她并没有想到这样联系会给自己带来如此结果。

在别人眼里看来可欣和伟国之间只是一种平淡的问候而已,可在他们的心里是很在意,并且可欣和伟国在谈话间很开心也很有默契并且每天连伟国什么时候起床她都能感觉得到,也许这就是那种心有灵犀一点通把,伟国也有相同的感觉,只是都没有把这种感觉说出来,他们彼此聊着已往的岁月。虽然是短暂的谈话可这对可欣来说那已经足够......

当可欣发现她早已经爱上伟国的时候,她晚上总是失眠。夜安静得死寂般探询不出热闹非凡的空气,可欣她一个人默默的流泪,她害怕吵醒了宿舍的人,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沉受这个不结果的花。那种心情没有人能体会,好像觉得自己随时都能从这样的夜里灭亡,可谁又明白可欣心里的那份伤痛呢!那是无法用言语来诉说的痛....

每当可欣不开心的时候伟国再忙他都会抽空打电话给可欣,他会说很多有趣的事情逗可欣开心,可欣也渐渐地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他们有时侯会为了讨论一件事情讨论很久,就如上次伟国在电话里面对可欣说;“我想学最坏的你能交我吗?”而可欣很随意的说:“那就带你去偷地瓜打地瓜把?”说完便笑了笑,伟国却说:“这不够坏。”伟国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到可欣这边,那笑声中有些许的幸福和盼望。他们俩就这样讨论着,直到可欣的宿舍熄了灯才罢休了。

直到最近,可欣遇到了一些烦心的事情,找伟国说时,打了无数遍伟国的电话,可电话那头始终传来“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等等这样类似的话,可欣满脸的绝望,她感觉自己掉入了无底深渊寻找不到出口。

失魂落魄地走在校园的路上,车子从她身边穿梭她浑然不觉,只知道心里的那份伤痛无法消散,又回想起最近伟国早上起来的时间越来越早了,愈是心里难受心里愈是难以平静。

但可欣此时并不知道伟国心里也难受,一个国庆却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改变得让人彼此都无法接受。伟国不知道怎样开口,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可欣,想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可说出来的话却又让可欣感觉出有什么事情让他那么的不开心.可欣打破了彼此的那道沉默,“你怎么啦!”“我喝酒了。”“为什么要喝酒啊!你晚上还要开车了...”话音刚落,电话那边就传来伟国的声音:“你、我、她和我爸妈就这个。”可欣听完这话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万万没有预料到他说出来话却让可欣差点步入了不可触及的另一条道路。

第二天,清晨的空气里突然冻结了所有心愿,就连微风徐来都给人一丝冰凉的感觉,在通往教室的路上出现可欣和她的好朋友奇闻的身影,可欣阳光般的发型却始终抵挡不住那揪心的痛,奇闻一眼就看出了可欣的那份忧伤,也许这就是两个人之间的默契把。而可欣还装着那种开怀大笑的心情,忽然,彼此都沉默,答案好象被沉默代替了,冥冥心里比万箭刺穿了还要痛,但可欣还仍然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用笑容演示了一切。

奇闻几次都动了动嘴唇想要对可欣说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她在心里暗自说:“可欣啊,可欣,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好像你那颗心在悬崖边徘徊着,你就别死撑啦!”她们都不习惯彼此这么静的脚步,还是可欣打破了彼此之间的沉默,可欣对奇闻满脸笑容地说:“咋俩下午去学校门口吃饭把。”“好啊!那我们又可以大吃一顿了。”说完奇闻便笑了笑。“瞧你那样,好像没有吃过饭似。”“人家只是夸张下嘛,连这样小小的机会都不给,哎!”可欣笑了笑:“机会是要真取的哟。”说完便小跑起来,奇闻跟着后面喊“可欣...可欣...”总想对可欣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课间十分钟的时候,奇闻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可欣的眼里闪着晶莹的泪水,那种强忍着悲伤心更痛。此时谁又能看到可欣的心像割稻谷似的断肠到心底,远方的秦伟国大概也不能体会到把。

傍晚放学后,可欣独自一人走在校园的路上,她始终想不明白上帝为什么那么残酷的对待她,她好不容易从那悲伤逆流中走出来,她以为自己这次遇到了生命中王子,望望没有预料到结局差点让她失去了整个人生。

夜色迷离,满天繁星点点,如此大好天气心却冷若如冰。泪从眼角溢出,颗颗都在诉说心碎。苍白,无力的可欣,就象一缕幽魂。

她像木偶般呆坐在学校外面的一家酒楼,有声无气地喊:“服务员,再拿5瓶啤酒。”她想离开,离开这个痛苦的根源。这家酒店服务人员没有一个人看到此景不是摇头叹息,当服务把酒放到她面前无奈地离开时,可欣凝视那五瓶酒很久,为了不再继续承受心灵的煎熬,为了寻求解脱,她一瓶一瓶地往自己的肚子里浇灌,好象这些酒都是饮料似的。

她从来没有喝过酒,而今晚她喝的酒比自己每天喝的水还要多,泪水却不停地落下,刺痛着双眼,也模糊着她的视线?断肠之人,痛得如此撕心裂肺。她压抑着自己的心灵的那份伤疤,这些天以来,她没有好好吃一顿饭,就连上课都是神情恍惚,好友奇闻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外面突然阵阵雷声轰轰作响,好象是为可欣的那份伤痛做铺垫似的,刚刚还满天都是星星,现在外面却下起了倾盆大雨,时间突然凝固了所有的空气。

就好似才上眉头又上心头,但脑海里却浮现与伟国的那段对话,这是伟国告诉他有女朋友之后的一段对话,伟国微笑地说:“你暗恋谁了啊!说说看”“暗恋你没有机会啦!”可欣说完便笑了笑。“是你暗过头了。”可欣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问:“为什么?”“本来50米你跑到100米了。”可欣很无奈的口气说:“哎!谁叫你不提醒了。”伟国无奈的口气从电话那头传递到可欣这边“我过绿灯是你没有叫我,哎!”停顿了一秒,“我就过去了啊!”可欣的声音中掺杂着后悔的音调传到伟国耳中:“你再说我明天就去上海咂你家窗户。”一想到这些可欣的心里越不堪设想,泪水涌如洪水般滚落在脸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