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爱是一片寂寞烟花地

爱是一片寂寞烟花地

一,相遇

李小米那时候是个单纯的孩子.
经常喜欢风里咬着奶香的棒棒糖,挂着小兄的背包摇曳着青春,一抬眼满是美好.
李小米的单纯在男人眼里是一种诱惑,看着她,有想开垦的欲望.李小米,却只会傻傻的说,是啊,是啊,他们都说我笨.
别的男人这时候,都悻悻的走开,哪怕有着蠢蠢欲动的心思.只有何小花,穿过人群,拿手点了点李小米的头说,果然是个笨蛋.李小米的头像是敏感的神经中枢, 接触了何小花温热的手,连接了全身的每个地方,李小米的脸就红了.别人叫说,何小花,又调戏小女孩.何小花,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李小米,在这个刚工作一个月的地方没有亲人,却散播着令人亲近的情绪.李小米从未见过何小花.李小米其实讨厌这样的男人.黄的头发,脸流露太多江湖气,不大干净的裤子,不屑说是一个混混.可李小米,忽然觉得喜欢,想着被谁下了蛊.
李小米到处打听何小花的情况,何小花某一天就忽然出现在李小米的眼前.何小花斜跨在凳子上说,李小米,你找在下.李小米有些心慌,头却抬的很高,说,怎地,江湖上还没有行走的自由了.何小花说,人在江湖,人人自由.李小米说,江湖太大,太自由就是放荡了.何小花,一扭头消失了.
李小米,有些后悔,她意有所指,何小花到底不笨.

二陪我一起过些日子

何小花说,李小米,敢不敢 一起吃饭.
李小米说,虎穴也敢创,何况是人.
去了,一片杂乱.一堆男女,暧昧的肢体和言语的纠缠,李小米,有些恐慌.李小米的强硬像是蜗牛,只拖着一个壳子 .何小花一把推她坐下,一个男人就靠了过来,李小米,噌的站了起来,屋子里就静了,大家看她像是汉王堆里出土的女尸.何小花拉她说,小女孩子,还是处女. 大家就哄笑起来.李小米的脊梁像是靠着冷气,刺痛的凉弥漫了全身。李小米摔门而去。
李小米对着镜子,抽自己的脸,像是抽一具不知疼痛的玩偶。李小米说,他是个坏孩子,他是个坏孩子。说着,自己就哭倒了。
李小米敲开何小花的门,何小花有片刻的震惊。李小米,像只骄傲的孔雀,一把推开他,进了门。李小米说,我要做你女朋友。何小花连犹豫都没有,说,送上门的,当然好。李小米,笑起来,花枝乱颤。
李小米就此成了何小花的女朋友。除了工作,便是陪何小花去一些嘈杂的地方,陪一群因为调换频繁而永远认不清脸的面孔。任他的朋友伸手非礼,划拳挡酒,在一些昏暗脏乱的使人发呕的影视厅里看一些不入流的电视和碟片。回到小屋,何小花,便沉沉睡去。李小米甚至尝试过很多方法诱惑这个她倾尽了爱的男人,何小花也只是用他略带桃花的眼挑她一下,勾勾她滑落在肩上的胸带说,这么难看的内衣你也穿。李小米,终于知道,何小花决计是不会碰她了。
很多个夜里,李小米翻坐起来,扭开床头温弱的灯,看身边的男子。何小花的睡相很漂亮。宽阔的额头,斜飞的眉,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子,薄薄的唇。李小米的手一路划下来,泪就滴在何小花的脸上。何小花有轻微的动,李小米就迅速的关灯躺下。暗夜里,李小米,睁大眼睛,感受着周围的黑暗和冰冷,轻轻的拿指尖贴着何小花的手,小声的说,何小花你会陪我过些日子吗?

三何小花,我爱你

李小米,有时候希望,哪天何小花忽然有了改变。像别人的男朋友一样,为她做顿饭,带她到公园玩,那怕送一件不值钱小小的礼物也好。却终究只是希望。
李小米同学聚会,大家说起李小米的听话和乖巧,李小米只是笑。李小米想,这些对自己已经离开太久,做人的原则和好女孩子都是一种称谓,从遇到何小花那刻起就开始瓦解了。更也许,自己原本就是个坏孩子,不过找一个变坏的理由而已。
李小米因为何小花的电话而匆匆离去,大家笑她是幸福里的女人。李小米说,你们看,幸福是要代价的。大家齐笑她矫情。李小米笑着隐没在夜色里,李小米想,矫情这样的词是要用在好女孩身上的。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矫情的理由了。
李小米到了地方,烟视媚行。李小米,苍暗的灯里,带着阴凉的悲哀。李小米熟练的喝酒,吸烟,调情,偶尔瞥一眼何小花,只盼望那次他厌倦这样的自己,走过来说,李小米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可何小花连看她一眼都没有。李小米跌坐在男人的怀里,大声的笑。男人的手就滑进李小米的内衣,李小米像是摸到一堆腐烂的蛆虫,尖叫起来。啪的一声,李小米,站起来,看自己的手。眼睛慌乱的找寻何小花。何小花的脸沉了下来,流露着厌恶。李小米拿起酒,朝男人靠了过去说,不好意思,失态,失态。李小米,打着哈哈,心逐渐疼痛。李小米的酒杯忽然被人打下,像是砸在李小米的心上。李小米看眼前的人,何小花却头也不回的拉她狂奔。李小米,跑着,头发在脸上杂乱的拂过,风像是拯救她的天使,似乎有飞起的想象。李小米,紧握着何小花的手,像回到了很久以前,咬着奶香的帮棒糖,任小熊在书包上跳跃————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小米被何小花猛然拥在怀里。李小米,有眩晕的幸福。李小米,攀着何小花说,何小花,何小花,何小花,我爱你,我爱,我爱你, 何小花————何小花的头埋在李小米的肩上,李小米有了湿湿的感觉,李小米抱着何小花的头说,何小花————泪就下来了

四、在记忆里彼此温暖

何小花终于像一个正常的男朋友那样了。李小米才知道,原来何小花会作饭,而且做的比自己好。何小花带她去公园,买她爱吃的,何小花熟练的洗衣,做家务。李小米依在窗边,看眼前穿着围裙的男人,李小米只感觉幸福的味道。李小米说,何小花,原来你是个新好男人。何小花就温柔的笑。何小花穿白衬衫,笑起来很干净。这时候,李小米,就回走过去,迎着阳光蹲在何小花面前说,何小花我爱你。何小花就会抚着李小米的头发说,笨蛋。
李小米的妈妈来了电话,李小米的工作有了着落。李小米说,何小花,我们结婚吧。何小花说,傻丫头,工作也很重要,以后日子长着呢。李小米,就很安心了.李小米说,等我回家禀告了父母,我们即刻完婚。何小花只是看他,眼神温润的像水。
李小米走的前一夜,磨蹭着何小花的身体,来来回回的说些情话。何小花还像往常一样,点点她的鼻子说,明天就要走了,好好睡觉。李小米就有些沮丧,何小花从不碰她,他总说,以后日子长着呢。
李小米坐在车上,有了生死离别的感受。哭的肝肠寸断。何小花窗外,看着他,温柔哀伤。路上,何小花发短信说,丫头,好好待着,好好工作。让我们在彼此的记忆里互相温暖。

五、存在着不存在的存在

何小花结婚了。
李小米以为电话那边的姐姐在开玩笑,昨天还通话的人,今天怎么就结婚了呢?姐姐说,真的,小米,他结婚了。姐姐的声音带着眼泪,李小米被粘在那里,不能反应。
李小米正月十七踏上寻找何小花的车。
李小米辗转找到何小花的家, 张灯结彩,都是喜气。李小米远远的望着,不知所措。门里,何小花走出来,很干净,很幸福,开心的笑。旁边依偎的女子,她从未见过。何小花看她,没有惊慌,没有愕然,从身边擦过。
李小米站着,依旧不知所措,连泪都没有。
李小米说,他是爱我的。可是他为什么不娶我。我从不介意他的过去,那怕知道他有一个相恋7年而且怀过孩子的女友。李小米说,可他没有娶我。
姐姐说,他来过。他说,李小米是个好女孩子。她有太多的爱,要留着,找一个有同等爱的人来爱她。我的爱早已用完了。
李小米,听着,只有眼泪。
姐姐说,我们的心里总存在着一些不存在的存在.

六、爱情是一片寂寞烟花地

多年以后。李小米依旧一人。
经常李小米会在阳光柔和的午后,河边一个人坐着。李小米,看远处快乐的孩子和情人都会有一瞬间的感动,流动的空气里徜徉着温暖细碎的幸福。
李小米,会想起曾经的曾经。像是放久的水墨山水画,因为时间的磨砺,只剩下浅浅的一层。而曾经的鲜艳和深刻,都像是一场开放的烟花,逐渐散去。
爱情,原本就是一片寂寞烟花地,那里从来都是柔肠纠结,千回百转。


更多
上一篇:之于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