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祭秋,缘起缘灭

每一天都有新鲜的感悟,每一刻都拥有别样的心情.

迷失爱言情小说网,与你一起分享感人的故事和爱情的箴言.

写下你的故事,一起分享沉淀于记忆深处的一种感动 http://www.puresky.org/

本文作者:子翔

秋的夜,有着萧杀气氛,片片落叶被风吹落,宣告着它生命的结束.
凌晨,我静步在街边.少了人,街上只有肃凉的风.紧裹着秋衣,双手插进口袋,迈着碎步漫无目的地走.路尽头,一支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投下,琐碎,寂廖.我轻声踱着步,向前走去.走近,是我熟悉的身影.昏黄的灯光照在女子的半边脸上,只露出脸角.她低下头,寥长的黑发盖住脸颊,依灯而立着.男子与她相对而立,灯光直射在他的脸上,一袭中山装,高大、帅气,俊俏的脸棱角分明.他不停地说着什麽,女子却一直低头不语.过会儿,男子转头就消失在夜色里,只剩下女子一个人形影相吊,面对黑夜,她是四面楚歌.我停了会儿,快步向前,站在了那男子的位置
给.我淡定地递出纸巾.她接过,紧捏纸巾去擦泪水.看到她这个模样,我竟没了一丝动容,只是感到这一切很自然,即便我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但也能猜到几分.她扬起头,拨开发,一张秀白的脸从幽暗昏黑的夜探了出来,晃晃的.立尖的下巴净白,让人忍不住触手抚摸.两串泪珠从灵亮的眼里细细流淌,嘴角轻轻抽搐着,这一副模样惹人怜悯,但我说不出什麽来,只能静看着,默念着.她盯了我一眼,弯弯的捷毛上翘,下面是一双痛苦无奈的眼神.零夜的街风顺着街道吹起了她的衣角,修长的细腿在风中抖动.我知道她冷.取下外衣给她披上,缩起身子,站在她面前.她向前移了一步,让我躲躲吧.慢声,哽咽,有泪.这是何必呢.我叹气.刺骨的冷风吹击着我的背,透遍全身.
人生若如初见,我愿与你重新来过.

(1)

 

我与她同校同系,相识也是朋友介绍.大一入学,进了新环境多少有些不适应,加之我性格孤僻,很少与人结交,唯一认知的是我一个同桌.她性格外向,四处结交朋友,有甚结识外校人.那夜晚自习,我捧着本书挑了靠着楼道窗子的座位坐了下来,入心潜读.临桌珊珊来迟,放下包喘着粗气,瞅见室内无老师就对着我说起她的所见所闻,哎,子建,我等会给你拉个美女来看哦.我的名字叫子建,许子建.我认真看书,没听清就随便嗯了声.课间,一个身影在窗外晃动.我放下书,慢慢转过头,见一女子站在窗边看着我.那女子的相貌给我以震惊,她很漂亮,虽不是绝色,但的确是个美女.一件黑色仔裤与纯棉白T恤包裹着修长的身躯,乌黑的长发披于两肩,瓜子脸上有隽秀的五官,白皙的脸颊,上翘的捷毛,高挑的鼻梁,樱红的嘴唇,加上那空灵的眼神以及淡定的姿态,给我了深刻的印象.她用小指抚起眼前刘海,微微欠身,你好!我叫凌湘.怎么样?美女吧?临桌挤进我的视野.
我被这样妙曼的女子吸引,忘记了自我介绍,木讷了许久.你好,我叫许子建.她对着我淡笑,露出了浅浅的酒窝,瞳仁里折射着灯光,将我的心里照得明亮.那刻,我就知道我将为这女子付出一生的情动.
从那天起,我们算是认识了.
大学里,经常上大课,我们又是同一个系,所以常常见面.我发现我竟与她非常谈得来.于是,两人挤在一起谈天说地,一起听课,一起趴着睡觉,一起翘课出去吃小吃,一起被逮到.有次面对值班老师的查问,我不知所措.还是她聪明,眼睛一转想了个理由就蒙混了过去.事后,她猫笑着说,你可欠我个人情,要记得还哦.这也算人情?我郁闷.不行,一定要还.我烂笑着妥协,好好好.
没过几天的下午她就发来了短信,我需要纸巾,急需!什麽?我在上自习呢.我还在上大课呢,真的,快去吧,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呢.我无语.那我提前说谢谢啦.我瞅见教室没老师,偷跑到超市给她买纸巾.回来的半路上,我觉得不对,应该不是纸巾,不然她怎么不借别的女生呢.是卫生巾吧?我瞎想着,因为她有洁癖.一定是.我肯定了.天哪,我差点晕了过去.我从未买过那东西.拖着长步,再次走进超市,围着那个货柜,我绕了好几圈,犹豫着,斜眼看了一个售货员,发现她在盯着我看.她把我当贼了.我一把抓了几包就朝柜台走.放在柜台上,我故作镇静,多少钱?售货员先是看看了柜台上的东西,又用不可思议目光地看看我,迟疑了下,当我掏出卡,她才反应过来.我急步找到她所在的教室,通过门口看到她在,靠着墙舒了口气,就冲了进去.
我走进教室,装着向四周看了一下,然后小声问那带课老师,这是602113班教室吗?估计是那老师讲得正精彩却被我打断了,有点冒火,不是.哦,对不起,我走错了.我转头就跑.出来靠着墙,盯着表,等着.过了五分钟,教室里传出对话.举手的那个女生有啥事?我…我可不可以去上厕所.她的声音温柔极无奈.去吧去吧,女生事真多.随后,她就出来了.冲着我,她又露出浅浅酒窝,脸颊泛起阵阵红晕,扭扭捏捏地走到我面前.就是在那样情况下,她依然能展示她的美丽,遮掩一切不安.谢了哦,她伸手,给我吧.这个人情我可是还了哦,下次别再找我做这事,我冒火.真是的,还让人上课买纸巾.我假装抱怨.她的脸立刻拉了下,担心起来,急忙接过塑料袋翻看.当发现后,我已经在抿嘴偷笑了.哈.她学着跆拳道的喊声,伸腿踢在我的小腿上.然后,立刻恢复那动人的仪态,像猫一样地笑.看到这一幕,我相当震惊,无奈一声,这就是女子呀.而她却摆出了一份天真的笑容,好像是小女孩与别人抢玩具胜了,高兴得不得了.但没有放纵,只是甜笑,分寸把握得正好.我突然被这美丽的女子打动,为她动情,灵魂像是脱离了身体.冲动间,我向前迈了一步,想上前紧抱她,怕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然而,理智告诉我,不可以,她是有男朋友的,并且她爱他,非常爱.


(2)


她的男友没有与她在同一学校,但同市,一东一西.彼时,我还不认识他,她也从未提及.
一个礼拜天的下午,落日刚刚撒下余辉,我还在宿舍躺着看书,电话响了.喂,许子建吗?嗯.陌生男人的声音.我是凌湘的男友,她喝多了,但我没时间送她回去,她让我给你打电话,你能来不?她有男朋友?我震惊,不过仔细想想,是呀,像她这样迷人的女子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我笑我傻,心中有着莫名失落.随后,我听到了她的声音.许子建,呵呵…我想回…回学校…我说我行,他不信,怎么样,我没醉吧?她一边说一边打着酒嗝,喃喃自语,我没醉我没醉…我说,我就来,你们在哪.车走半个多小时才到了他说的酒吧.刚下车,看见一群人围着酒吧门前的树东倒西歪.一伙人都是大学生,喝醉了就坐在地上,一个男的打车与另一个女的一起上车走了.我走近看她也在人群中,一个比我高一点的男子走来.许子建?嗯.我没看清他的脸. 你好,我叫余冲,凌湘的男朋友.你好,我慢答道.他仔细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后才说,我们都喝多了,还得赶回去上自习,今晚就得麻烦你把她送回去了.哦,我转眼看她.她紧闭双眼,像是睡着了,白炽灯的光照在她的脸上,脸色惨白,嘴角有些污垢.看着她醉后的样子,我心里有着怜惜.余冲回过头将她抱上车,我在一旁看着.余冲的背影,真的是帅.
上了车,我将她的身子移了移,用衣袖拭去她嘴角污垢,把她的头枕在我腿上,尽量让她舒服地睡着.闻着她发间散发出的香味,我心里极平静,真愿她永远这样躺着,陪她一辈子,给她温柔的怀抱.瞅见她闭着眼,嘴里嘟囔着什麽,不时嘴角上扬露出洁白的犬牙.作梦都在笑,一定是好梦吧.我猜想,嘴角也微微上扬.余冲…余冲…你不要走,不要走,我真的很爱你.她作恶梦了,不停重复这话.前面的司机从倒后镜里先看了她一眼,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笑.我也对他笑,不吭声.她还没醒,不时紧抓住我的手,不停重复先前的话,额头发汗,身子缩成一团.原来她这么爱他,我心凉了一截,原以为可以与她一直相处,不需要承诺,爱护她,照顾她,给她一辈子的温暖,可没想到她的心上已经刻着了某人的名字,还刺得那么深,笔笔见血.一滴热泪啪滴在她的发间,我赶紧抚掉.这是不能让她知道的.
就这样,我们川行在灯红酒绿的都市里,让窗外的浮华从我们身旁流去.
事后,她才给我说了声谢谢,讲起了她与余冲.他们应该算是青梅竹马、俩小无猜了.家在同一城市同一社区,从小俩人就院子沙土里搬沙弄泥,感情笃深.两家人也同意他们来往.待到少年,她如荷花初露,渐渐脱落成婷婷少女,而他初为少年,意气风发,风情万种.自然,暧昧在这时萌发,叩击两颗懵懂的心.后来,她给他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余冲也聪明,待每次完后都哄她服下药,才一直没事.听到这些,我亦不敢再往下听了,而她讲得自然,声音里有着浓腻的感情,像是一个少女在给她的知己讲羞涩心事.


(3)


突然出现的一幅幅少年残像让我措手不及.这都是什麽时候的事了,哦,好像是我还在爱着眼前这女子的时候吧.
湘,我真的爱过你. 那是我还在爱你的时候,你说饿,我翘课给你买鸡蛋,怕凉了,我放在口袋用手捂着.那是我还在爱你的时候,你生病,我伏在床边,陪你度过漫长的夜.那是我还在爱你的时候,你要去找他,让我陪你去.待你与他见面后,你笑对我说,你先回吧.那是我还在爱你的时候,我们躺在草坪上赏着月色,你突然爬了过来,两面相对,说,如果我没先遇到余冲,那我一定会和你在一起.两颗灵亮的眼睛盯着我看.我竟不加思索回答,那你们分手吧.你沉默不言,我才知道我说错了.之后,我们都没有再说话.哎…这些你都忘了吗?对你来说,这些是否能构成记忆,将来是否能成为回忆?我猜是不会,也许你早已习惯地忘了吧.
湘,我不要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我不要你一边挽着他的手靠着他的肩一边冲着我甜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亦会爱会痛的普通人.我错过了你的童年、少年,待遇到你时,你已经是有故事的人了,我本想为你的故事添写上我的一笔,但发现那只不过是幻想罢了.我们终究是两根平行的红线,相互遥望,永不相交.
记得你为了能天天见他,不顾校规毅然偷偷搬出去与他一起住.我问你,那你还回来不?回来呀,念书,还有看你呀!你整理着被子,随口答道.我心里难过,却无力劝你留下,因为我知道留不住你.后来,我后悔了.学校发现你校外住宿,将你开除了.我只得帮你提着箱子,走在你后面送你出校,其实你没看到我已泪流满面了.那不是第一次为你流泪,但却是最后一次.因为被开除,你们开始吵架,分手.可你太爱他了,就像我太爱你了一样,又与他复合了,偶尔出现在我面前,隐讳地刺痛我.
罢了罢了,我终究还是累了,我不要再执恋于你了,永远也不要了,就将最后的一丝温暖留在我的胸膛,让我至少还能活着.我相信我们之间是有缘的,我们的遇见是宿命的注定,只不过,现在我与你的缘,尽了…

(4)


之后,我听说余冲看上了他学校的一个美女,她和余冲闹,余冲躲着不见她.这种传闻,我半信半疑,不过,又很快被证实了.子建,你在吗?我听到她在宿舍楼下冲着我宿舍喊.我不想见她,亦不想再与她有任何纠葛了,躺在床上继续看书.子建,你在吗?我想见你…流火的七月,她在楼下一直喊着我的名字.舍友问我怎么不答应,我不语,他们就开玩笑,你女朋友可是美女哦,你不答理就说明你不要了,那我们可去了哦,呵呵,走喽,找美女喽.他们起哄.我狠狠瞪了他们一眼,看书.几分钟后,声停了,她带着沙哑的余音走了.从此,我们就没遇到过.


这夜风我是受不了的,我转身欲走.感到她拉着我的衣角,我掏出手去退掉她的手,触碰的一瞬间感到冰凉.她突然从我背后抱住我,将脸贴着我的背.一滴热泪透过衬衣紧粘在背上,温凉.
怎么?
我有些累,让我靠靠.她的声音极无助.几年后我才知道,那夜,余冲与那个美女上床被她当场抓住,她与余冲大闹,余冲将她骗离屋子,就在那盏灯下对她说分手.而我却亲眼目睹了那一幕.
凌湘?
嗯.
你…你爱过我吗?我终于提起勇气解开隐藏在我心中的迷雾
爱过,现在也深深地爱着.她用脸在我背上轻轻地上下摩捺,温柔答道.
哦…爱过就好…爱过就好.我已释怀,可以放下了.
我也爱过你,曾经真的好爱好爱.
现在呢?她将我抱得更紧.
现在?我好累好累,我只想一个人躲躲.
我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剥开她的双手,一个人渐行渐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