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不要轻易说分手

他是倾,19岁;我是易,18岁。他是我哥哥,我是他弟弟。他是倾,我是易。他说过:“倾易是不能轻易分开的,就像‘轻易’一样。”但是,在我18岁那一年,我们分开了,彻底分手......

他是十二年前来到我家的。那时的他七岁,我六岁。胆小的我躲在门后,看父亲笑着招待他和他的母亲——那个后来成为我母亲的女人。父亲和他的母亲都很高兴,但,远远的,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无奈和迷茫——和我一样的心情

就这样,当晚她们母子便住了下来。父亲不断地敲我的房门“小易,快开门,让哥哥进去睡觉,听见没有?”其实我听见了,但我依然躲在被子里看连环画,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停止了,又过了一会,外面的灯关了,我知道,我胜利了。

第二天早晨,起床。开门时却惊异的发现他竟然躺在门边 ,开门声惊醒了他。他睁开眼看见了我。他淡淡的笑了,对我说:“我是倾,你的哥哥。希望我们两个人可以像‘轻易’一样,不要轻易分开。”很平静的语调,却使我的内心忽然澎湃起来,我知道澎湃的原因,由他。我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绕过,但心里却对“哥哥”这个从未接触过的新名词产生了兴趣。

晚饭时,我拿着饭碗躲进了小屋。对我来说外面的世界太过黑暗,只有这里才是我的避风港。饭仅吃了几口便听见了敲门声。(咚咚——)“小易,开开门好吗?我是倾。”(不理)“小易小易小易小易.....”(烦)无奈只好去开门,却看见他捧着饭碗站在那里,看见我的第一句话便是“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默默的吃着饭,忽然倾问我:“为什么不出去吃?”“.......”(吃饭)“我知道,你是不想去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吧?”O(∩_∩)O哈哈~(才不是(╰_╯)#)“好羡慕你哦,至少还有小屋这个避风港,而我,却什么也没有.....”他的目光突然黯淡下来,眼中尽是藏不住的落寞与无助(为什么我的心里很不舒服?)

“.......嗯......你可以让我爸爸给你重新布置一个小屋”“不行的。”他笑了,笑容很苍凉。“你爸爸不能给我一个避风港,只有我最重要的人才能给我带来安全和满足。”“最重要的人?谁?是你妈妈吗?”我问。“不告诉你。”他调皮的笑笑。这是我和他的第一次对话,事隔多年后我才知道那个最重要的人是谁。

我们的关系一直是不冷不热的,知道十岁那年。

我只记得那年的秋天分外的凄凉,就像我的心境一样。我孤单的坐在山坡上看夕阳,很美,但却很落寞。我的父亲为了倾的母亲生平第一次打了我。原因无他,只不过我撞了她一下,后果是使她腹内的胎儿还未生下来便死去了。当然,我是故意的。这个家里面有我和倾就足够了,我不要让任何人破坏我和倾之间淡淡的关系。即使是还未出生的胎儿。夕阳落山了,秋风拂过肩头,好冷。忽然间想起了倾,想起他明媚的笑容。我不喜欢倾,但我喜欢我们之间淡如水的关系,倾和易,这个名词很好........不过我想,倾会离开我的,因为......

“小易,小易,你在哪?小易.....”是倾?!他应该不知道我在这里的。我心慌意乱的站起身,谁都可以找到我,但他不行。我匆忙向山下跑去,慌乱之中一步踩空......“啊~~~”“易!!”在意识尚且清醒的最后一秒钟,我看到倾向我扑来.......

醒来时已经是太阳高照。动一动身体,才发现自己竟在倾的怀里,倾又被惊醒了。“小易,好在我找到了你。”他居然还可以笑出来。“你为什么找我?”我反问他。“因为你是易啊,倾易是不可以分开的。”“不恨我吗?差点杀了你母亲。”“不恨。”“为什么?”“因为......你是易。我们是一体的。”“....”我知道我无话可说了,我只是反转过身紧紧地抱住他。“小易,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我不讨厌倾,从第一次见面时就不讨厌。我爱他,发疯似的爱他。因为,他是倾......

最后,我还是回到了那个家,承担下我的错误与该负的责任。因为,那个家里住着一个我喜欢的人,他的名字叫......倾.......

11岁那年,我报了钢琴班。我一刻不停的练习,只是为了倾的那一句话,“易的修长手指最适合弹钢琴了。易一定要弹出最好的曲子给我听哦!”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从倾的口中说出,就可以让我不眠不休近乎疯狂的爱上钢琴。其实,我知道,我并不爱钢琴,我爱的是那个希望我弹琴的人。

12岁那年的春天,我以全国钢琴第一名的成绩取得了出国留学的机会。

【出国前一天】“小易,你这一走就是三年,真不舍啊,在外面要常打电话回来,记得吃好,你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我真的不放心啊。”倾在身边嘱咐个不停。正在收拾衣物的我突然放下手中的活计,拿起桌上的机票,一下下将它撕个粉碎。

“易,你.......?”我走到倾跟前缓缓的抱住他,“我不走了。”“为什么?”“因为倾说过,倾,易是不可以分开的......”倾紧紧的抱住我“这么好的机会,舍得吗?”“舍得,因为倾比什么都重要......”

就这样,我没有出国,而是选择了留在倾的身边。我不知道倾是否能没有我,但是我却不能失去他。当然,因为这,父亲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和我说话,但我并不在意。因为我留在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 ,为了倾。

“小易,再过几个月你就可以到我们中学来上学了,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倾坐在床头,抱着大大的史努比笑咪咪的对我说。“万一我考不上呢?”“为什么?小易是最棒的,只不过一个重点中学,怎么可能考不上?”倾凑过脸来,一脸认真的望着斜躺在床上的我。“我是说万一。”我认真的说。“那.......我就只好转到你所就读的学校咯。”倾依旧笑着,好明媚。“我一定不会让倾转学的。”我牵动嘴角,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

倾真的在他的校园里见到了我。不同的是,我不是以学生的身份进来的,而是以社会不良少年的身份硬闯进来的。“你......为什么会在这?还有,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这头发,这衣服?”倾显得很震惊。也难怪,平日的我都是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和今天的形象确实相差很远——深蓝的染发,左耳的一排而定,无袖的T恤牛仔裤以及右臂上的“Ⅹ”字纹身......确实不是一个12岁学生该有的打扮。“倾,其实,早在六年级上学期时,我便辍学了.....”“为什么?”倾愤怒的低吼。这是倾第一次发火,我的新好难受。

“因为.......这个.....”我从腰间拿出一小包东西,里面的白色粉末让人窒息。倾夺过来,打开闻了闻,看了看“你.......吸毒?!”倾几乎发疯了。“为什么这样,你为什么要堕落成这样?为什么不跟我说,我.......我是你大哥啊.....”最后的几个字伴着哭声,我轻咬下唇艰难的闭上了双眼。我听见了他近乎心死的声音“你知道.....你这样.....我有多......”倾无力的将头别向天边。“倾,你知道为什么我的琴弹得那么好进度哪么快吗?我不是神,我也有困倦的时候,只有吸食了这个,才能让我又足够的精力每日每夜不停地联系,弹出你爱的曲子。”“只是为了我的一句话,你就......你为什么这么傻?”“倾,我想让你开心,之所以告诉你真相是因为我不能欺骗你。倾,我会用现在的身份去保护你,陪着你。”“易,”倾突然激动的对我说,“易,去戒毒吧,之后回学校。”“倾,我可以去戒毒,但是我不要在回学校,我要在你身边保护你。”“可是,易.....”我轻轻的抱住倾,“易想保护你啊,想永远和你在一起。”“易.....你....”“倾,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

海面上波涛汹涌,海浪不断地拍打着突出的礁石,夕阳很美,但却远不如汹涌海面的壮美,这海涛,犹如我们的心境。

“易,你带我来这......?”“我们看流星雨吧。”“流星雨?”“今晚九点钟,二十年内最大的一场流星雨,也许,再过二十年,我们就不会在一起看流星雨了.......”“你要离开我?”倾的语气中满是酸涩。“倾,易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你要记得,不管未来的我做了什么都是为了履行与倾的约定——永远不分手。”“易......”“我们找个好的角度等待流星雨吧。”“恩。”

虽然我极力保护这种关系,但我知道,终有一天倾和易会分开的。因为无论易怎样的挽留这种关系,但都不能束缚倾的自由,他有属于他自己的一片天空。

夜晚的海边冻彻心骨的凉,冷冷的海风夹着海水的味道席卷而来拍打着我们。倾把我抱在怀里,任凭海风卷着沙石打在他身上。身体依旧被风吹得很冷,但心却是暖的。

我们就这样彼此依靠着,等待属于我们的流星。

和倾在一起,即使只是互相一言不发的靠着也感觉时间过得好快。“看,易,是流星耶!”倾突然手指上空,兴奋地对我说。“流星?!这是我们的流星?!”一颗火红色的星星从夜空中滑落形成一条美丽的弧线。我双手合十许下愿望。“你许了什么愿?”倾好奇的问我。“不告诉你。”O(∩_∩)O一颗,两颗,三颗.......一颗又一颗的流星滑落,化成美丽的彩带点缀夜空。倾和易被笼罩其中,天地之间仿佛只有我们两个人。

“好美的流星雨,倾,二十年后我们还在一起好不好?”“好啊。”

倾,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望吗?我希望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手,这是易最大的愿望.......

我被倾带到了戒毒所。在倾的坚持下,他被允许一直陪在我身边,至于学校方面,他只说是病假。当然,父亲和他的母亲正在国外旅游根本无暇顾及我们。

我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只有倾陪着我,我们背靠着背坐着谁也不说话,一起等待着毒魔的挑战。

午夜,倾被我的抽搐声吵醒,“易,你怎么了?”倾慌张的来到我身边不停地叫我。“我......我没事,只是.....很..难受......”我面色苍白,全身抽搐,浑身似有千万只蚁虫在咬,奇痒无比。“易.....?医生,护士,护士.....快来个人啊,救救小易,易,你千万要忍住,护士.......”倾一边疯狂的喊着,一边抱住我不断的哆嗦,只是,他的紧张对我来说是最大的痛。“倾,我的头.......好疼,疼啊......白粉在哪里?在哪?”混乱的意识里只有这种念头。“易,挺过去,听见没,哥在你身边,为了哥,为了自己,挺过去.....”模糊中我看见倾的眼中满是泪花,终于,医生赶了过来,倾按住我的手臂,强制性的给我打了镇定剂。

意识逐渐模糊,最后只剩下一片黑暗,黑暗中,陪伴我的是倾的泪眼......

第二天夜里,事件再次重现,不同的是,这次我没有让倾去叫医生。“易?”倾担忧的望着我,“没事,.....只不过.....又把你吵醒了,为什么....我,总是......总是吵醒你呢?”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倾看着我痛苦的样子,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一滴滴打在我的脸上。“倾,别哭,别哭啊......易喜欢......倾那明媚的笑脸啊.....啊!——”头突然剧烈的痛起来,浑身难受至极,我开始不安分的四处抓咬,凡我所能碰到的东西,只一瞬间便被我摧毁。倾为了制止我发狂,从背后抱住我将十指紧紧的扣在一起。发狂的我理智完全混乱,意识不清中,向束缚我自由的双臂狠狠咬去,“唔——”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倾皱紧眉头,却仍没有松手,血一会就殷成一大片,慢慢的滴在我的衬衫上,一滴滴......刺目的红,我看着血,莫名的心疼起来,虽然正处在发狂状态的我不知为什么这么难受。

体力消耗殆尽,我累了,松了口,昏倒在倾的怀里,“易,你怎么了,易?”

醒来时看见了衬衫上的血痕,想起发狂时的种种,不由自责万千。“倾,你的手.......”“不碍事的,倒是你,为什么不让医生来呢?”“因为我想用我自己的力量战胜它。”“可是.....”“没关系的,你看,我不是已经赢了吗?”倾不说话了,他从背后紧紧的拥住我,温暖我.......

【一个月后】当我踏出戒毒所时,看见倾有些无奈的那里,他的旁边,是父亲和倾的母亲。我知道,他们知道了。

父亲没有看我一眼,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回家”便强行拽着倾的母亲走了。我的父亲,甚至不比倾的母亲,至少她还看了我一眼。

回到家,父亲一把拽过我,强行的拽到客厅的角落里。十二岁的少年怎敌得过一个成熟的男人,我被父亲轻而易举的拉到角落,狠狠的摔到地上。

“爸爸,你要做什么?”倾隐隐的感觉到不妙。父亲的手中赫然举着一条抽马鞭,想必是特意为我准备的吧。倾的母亲也嗅到了气氛的异常。“贤哲,你要对小易做什么?”“这畜生居然敢背着我去吸毒,看我不打死他!”父亲说着,扬起的马鞭已经抽了下来。“啊——”“爸爸,快住手!”“贤哲,你冷静点,他不过是个孩子....”“孩子?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就敢去混帮派,去吸毒?这小子未免也太猖狂了吧!”两人的劝阻丝毫不起作用,父亲挥舞着鞭子不断抽打在我身上。“啊——唔......”每一鞭都抽的我撕心裂肺。倾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忽然冲过来扑到我身上,将我护在身下。“倾,你快走,会抽到你的。”我惊慌的大喊。“我不,唔......”他忽然皱了皱眉,显然鞭子落在了他身上。“你快走啊!”我试图推开他,但他却紧抱着我的腰趴在我身上保护我。“贤哲,快住手,不要打了,你会打到倾的。”倾的母亲试图去抢鞭子,却被父亲一把推开。“你让开,我早就觉得这两个小子关系不太正常,小小年纪居然学人家搞同性恋,该死!”鞭子更激烈的落在我和倾身上,“该死的小子,让我打死你!”鞭子接二连三的落下,但我却丝毫不感觉痛,因为有倾......

许是打累了,父亲终于放下了鞭子,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角落里的我们互相搀扶着站起来,笑着望了一眼父亲,一步步艰难的回到属于我们的小屋。

“倾,还疼吗?”我一边小心的给他上药,一边心疼的问。“不,不疼....”他笑着说,但我却从他紧锁的双眉中看出他在说谎。

“为什么护着我,害你也被打。”“你说呢?你是易啊,唯一的小易啊......”“我太脏,不值得完美的倾这么做......”“谁说的,小易是最干净的男孩!”倾站了起来“我说过,我们不可以分开,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可是......”倾用手轻捂住我的嘴,“别想那么多了,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的。”倾像宣誓似的说。

可是,倾你知道吗, 易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洁的孩子了,我的心已经污浊不堪,不值得你为我做任何事了......

那顿鞭笞之后,父亲再也没有对我做出任何惩罚再也没管过我。12岁的孩子,羽翼已经近乎丰满了,可以不在成人的看护下自己飞翔了。

我脱离了帮派,但并没有像倾所希望的那样去上学,而是依旧在社会上游荡,偶尔去倾的学校看看他,暗中保护他,就这样,一转眼,过了三个年头。

我十七岁那年,倾正好考上了大学,那一年,对我和倾来说,是永远都忘不了的一年,那一年,发生了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命运。

倾开学的那一天,是我陪他去的。我骑着机动车载他来到了校门口。刚拿下头盔就引起无数花痴女的尖叫。也难怪,两个身高超过一米八,性格却迥然不同的帅哥同时出现在校门口确实引起女生的注目,我的桀骜不驯和倾的温文尔雅确实是一道相当吸引人的风景。

我将车停好,不理会女生们的注视,和倾谈笑着进了教学楼。

在楼梯的拐弯处,迎面过来一个女生,我们闪躲不及,结果倾和那女生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喂,你是怎么回事?”我扶住倾的同时怒声质问那女生。“对不起,对不起......”那女生显然被我吓到,低下头不停地道歉。“道歉有什么用?人还不是撞了,你这女生.....”我生气的盯着那女生,要不是她是女人,我非.....“算了,小易,我没事的,别吓着人家小姑娘了,你走吧。”那女生用感激的目光望了倾一眼,又瞪了我一眼转身走了。“什么嘛?”“行了,易,你这脾气得改改了。”“我还不是为了你嘛!”“好好好....”我们说笑着上了楼。

我从未想过我们兄弟会和那女孩有所羁绊。

当我再次见到她时,是在一周后倾的班级,我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和倾时同班同学,更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时倾的同桌。“倾,她不就是上次那个.......”“哦,她叫雪桐,是我现在的同桌。”倾笑眯眯的指着女孩对我说。“同......同桌?!”未免也太巧了吧。

“喂,小易,你觉得雪桐怎么样?”“什么雪桐?”“就今天我给你介绍的女生呀!”回家的路上,倾走在车后座上笑眯眯的问我。“我不知道。”说实话要是倾不提我都不记得她的样子。“哎呀,你真是的。我倒觉得她挺可爱的,我挺喜欢她的。”“你喜欢她?”我有些吃惊。“是啊,怎么了?”倾感觉我的声音有点不对,就问我说。“哦,没什么.......”我心不在焉的说,之后我们俩便不再说话了。

倾,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么?
从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每次去学校找倾的时候都会看到她,她的一举一动都印在倾的眼中。我和倾之间的话题也渐渐的便成了她。每当倾笑着向我讲有关于雪桐的事情时,我都能感觉到他对她的爱。终于有一天,当倾再次提起雪桐时,我忍无可忍的大吼道:“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提她!”倾吃了 一惊,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易,你怎么了?”“我......”我无言以对。“倾,你是不是爱上她了?”我问。“爱?也许吧,不过我真的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而且我已经决定了,这周天就向她告白。”倾兴致勃勃的告诉我。“噢?告白?是么......”我冷冷的笑了,倾并未发觉我的表情变化,依旧再说着关于她的事。倾,你知道我的感受么?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么?

【周日】一大早倾便捧着一大束玫瑰来到我的房门前。(不会吧,送我玫瑰?!)“这?”我问。“易,帮我个忙好吗?”“什么忙?”“载我去雪桐那。”倾笑着说。“你让我载你去那女生那?”“没错。”倾好笨,依然没有看出我的脸色在变。“你知道我无法拒绝你对不对?”“恩?”倾还是不明白我的话。“没什么,上车吧。”倾拿着花上了机车后座。倾啊,你真残忍!

送倾来到他们约好的公园后,我便离开了。我不想看到我讨厌的东西。然而这时候另一种念头涌进我的脑海,我想赌一把,即使如果输了我会赔上性命,我也要赌一赌。

周一送倾去上学时,正好在倾的班级看到了雪桐。“雪桐,,你出来一下好吗?”我对雪桐说。“易,你想干嘛?”倾站在一边,不解的问我。“不干嘛,找‘嫂子’说点事。”雪桐看了看倾,又看了看我,同意了。

【走廊】“你找我干嘛?”雪桐问。“不干什么,就是想请你喝杯咖啡,算是为那天的事赔罪吧。”“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雪桐小声嘀咕。我突然凑近她,很近很近......“你去不去?”我盯着她的眼睛问。“这.......好吧。”她双颊绯红,我甚至听见了她剧烈的心跳。“呵呵......明天下午三点,街角咖啡屋,别迟到哦!还有,不许带别人来,尤其是倾。”我自顾自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人,远远的听见那女生喊“可是明天下午我有课啊......”

【晚上】“易,你找雪桐到底什么事?”倾问我。“没事。”“没事?那为什么她今天一天都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呢?”“是吗?我只是告诉她让她照顾好倾而已。”“真的?”“我对你说过谎嘛?真是。”......

倾真的相信了我,对不起,倾,我骗了你,但我只是想履行约定而已,对不起.....

【第二天下午】雪桐如约而至。淡蓝色的长裙,乌黑的长发用丝带轻轻束起 ,呵呵,看来她挺重视这次的约会。

“呃......你约我不会真的只是喝咖啡吧?”雪桐问。

“呵呵.......”我轻笑出声,“雪桐,喜欢我吧?”肯定的语气。

“为什么这么问?”雪桐瞬间红了脸。

“难道不是么?呵呵.......你早爱上的是我不是我哥,对吧?”我继续说。

“你......”雪桐一时不知所措。

“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呢?恩?”我诱惑着。

“可是........我和你哥......”

我不给她反驳的机会,拉过她在她唇上烙下一吻。“和我在一起吧,好么?”

“我........”

“同意的话,明天下午,这里见。”

我放开她,笑着离开。留下一脸惊慌失措的她在那里做出选择。

次日下午,她果然来了,我抓过她的手将一束玫瑰放在她手里,女生嘛,都喜欢这个,果然她感动了好久。

几个月来,我和雪桐经常约会,她翘课的频率越来越多,终于有一天引起了倾的注意。

“雪桐,你来一下。”我刚来到倾的教室,就听见了这样的声音。擦肩而过,倾并未注意到我,而是拽着雪桐走了。呵呵.....我知道终有一天倾会怀疑的。不久后,倾回来了,一脸的挫败感。

回家的路上,倾问我,“易,我真的不适合做一个男友嘛?”“为什么这么问?”我反问。“今天她像我提出分手。”“哦?为什么?”“不知道,她不肯说,或许是因为我不够好吧。”“是么.....?”.......

倾和雪桐分手了,倾看起来很痛苦,殊不知,这痛正是我造成的。

我看着倾的失落,享受着本该属于他的甜蜜,心却是苦的。

谎言终有被戳穿的时候,当这一刻来临时,竟是如此的痛。

当我正在吻雪桐时,倾却出现了。

“果然.....你们两个......呵呵.....”倾自嘲的笑了笑。“我真蠢,居然一直在向我的情敌诉说惨状。”“倾.....”“不要叫我!”倾发疯似的甩开我试图搭上他肩膀的手。“易,我从未想过伤我最深的居然是你?你真残忍!!”我残忍?倾,你又何尝不是?雪桐无法面对这种混乱的状况,转身逃走。也好,如果她知道真相,彼此会更痛。

只剩下了我和倾。

“易,你爱雪桐吗?”

“倾,我.......”

“你不爱她对不对?”

倾凝视着我的眼睛,凄凉的问。

“倾,我....”我无言以对。

“可是我爱她,她是唯一一个让我感到温暖的女人,你知道么?易,居然是你,是我最爱的弟弟夺走了她!”

“如果你不那么爱她我也不会用这种手段把她从你身边夺走!倾,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你说过我们是不可以分手的,可是这个女人妄想把你从我身边夺走,我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所以你就利用她,把她夺走?”倾咆哮道。

“......没错.....”

“你!”倾的拳头落在我脸上,“你居然为了儿时的玩笑而做出这种事?我恨你!!”

“儿时的玩笑?呵呵.....原来我在乎的居然是儿时的玩笑??呵呵....果然,能给你港湾的那个人不是我,我还以为.....呵呵.....是我自作多情了,对不起,倾.....看来我输了,输的一败涂地.......倾......我们.....分手吧......”

很平静的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转身跑开,耳边似乎响起世界崩溃的声音,很响,连我的心都震碎了.......

我来到了海边,那是我们看流星的地方,人们说对着流星许愿愿望便会实现,可是,我的愿望真的实现了么?海水很蓝,海面很平静,美丽的就如我和倾的第一次的对话 ,可是,那也仅是很久之前的梦了,很美的梦......

倾,你知道吗?十二年前的那天早晨,一个叫倾的男孩对一个叫易的男孩说“我们不要轻易说分手。”就在那一刻,叫易的男孩被救赎了,他暗自发誓,这一世只为倾而活。即使付出再高的代价也要保护那个男孩,守护那个誓言——不轻易分手.......

倾の歌

我爱易,很爱很爱。十二年前的那个夜晚,我第一次踏进那个家,就发现了角落里的那双眼睛——无助迷茫的眼睛。从那一刻起我便下定决心要用一生来陪伴他温暖他。两个注定孤独的人只有靠在一起才会温暖。那晚他没有让我进他的房间。呵,真是个倔强的家伙呢。第二天,他起床出门时把我弄醒了,我告诉他“我们俩个人要像【轻易】一样,不要轻易分手。”我不知道他懂不懂这句话的含义,如果不懂,就只好让我在他身边一点点的温暖他了,因为,我们是【倾易】啊.......

后记

倾看到易忽然跑掉觉得不对就立刻去追他,但是他还是晚了一步,当他赶到海边时易已经从那块他们曾经看过流星的礁石上跳了下去。只一瞬间,便是生死相隔。他们,倾和易,最终还是分手了,永远分手......

【十四年后】夜风很凉,吹在他的身上,他孤独的坐在礁石上等待流星。身旁,是一个小盒子。他抚着盒子“易,我们约好的,一起看流星........”微笑间泪水滑落.......

——完——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