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旧时光

旧时光
 莫非/二零一四年三月十捌日
 

 

夜来香弥漫整条街,泛起阵阵芬芳令人陶醉,也许这正是春天到来的意义,每当这个季节来临总会让人乏困、昏昏欲睡。蛋黄圆慢慢落到西边的山头时,冷清的街头逐渐变得熙攘起来,串街过巷行行色色的人群和大马路汹涌而来咆哮而去的车辆,在昏暗的夜色中渐隐渐现,闪出某种莫名悸动红色的光。
 
一场令人措手不及的细雨翩翩降临,人们纷纷往街的两旁试尝躲雨,无奈这场春雨淅淅沥沥一直下个不停。冷清等待,形单影只的人们投入灰蒙蒙的苍穹下,就算连绵细雨打湿发丝也不觉得冷,只是揣紧衣兜加快脚步,在这漆黑的夜晚希望拥有一席藏身之处。
 
街角一处没被雨水打湿的门铺站满人群,有些人脚步越挪越拥挤。有人发现门铺侧旁挂着一个现眼的招牌——旧时光,那三个加了红色边框的字体在夜色蒙胧的雨夜中,显得更是温馨,被挤得透不过气的一些人最终推门而入。
 
进入旧时光的人群脸上满带倦意和烦燥,似乎这场雨来得不是时候。旧时光的店员和老板忙的左右逢源,脸上却似门外的风景阴雨沉沉,实在太忙!
 
当旧时光里的人群悄然散去,门外的细雨早已停熄,这时店员才有喘息的机会,也是夜色更浓的时刻,放下满身狼狈和疲惫围坐在擦得洁亮的米黄色桌子上,细微的杯盏相碰声在几人身旁围绕。
 
“今晚早点打烊吧!”停下筷子说话的这位就是老板。看上去二十七八出头,年轻貌美集智慧于一身,可眉宇间的忧愁出卖了她。她有一段深藏且有一人知道的秘密,这秘密整整贯彻她因失去爱人的苍白时光。后因机缘巧合盘下这家店,从此一直在这里消耗光阴等待死亡。
 
铃铃铃……有人从门外推门而入,大伙条件性转头查看,好奇是谁这么不识趣硬要打扰这宁静的时刻,几声一高一低的欢呼声响彻旧时光空旷的空间。来人对玻璃门上挂着店已打烊四字置之不理,直径而入。
 
“怎么大家都盯着我,几日不见如隔三秋吗?”众人吁一声,齐齐看向老板。来人见气氛尴尬赶紧接上“难道是我又变帅了吗?”
 
“陈渊明,你没看到门外挂着店已打烊四字吗?我们已经下班了!”估计这世上也只有温秀秀敢这样对他说话了,他不理会反而笑兮兮的坐到她旁边的空位置上。
 
众人瞅着老板见到来人一瞬间板起的面孔,全刻意推脱还有事纷纷鸡飞鸟散,瞬间,寂静的店里只留一盏弱弱的灯打在两人头上。陈渊明扭头看看身旁的人,想了想还是选择开口:“秀秀,考虑的怎么样?”
 温秀秀不出声,反而低下头,她知道他说什么。那日他死活待在店里直至打烊都不肯离去,她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就像现在一样她什么都知道可就是不愿出声。
 

 

那天那番光景也似今天,众人离去只剩两人。他不像往日作风而是扭扭捏捏一阵,看着忙进忙出的温秀秀,从吧台上跑到她身后力大气弱的说:“你还需要多久我就等多久,我只是不明白这么多年来你还忘不掉他吗?就算汹涌的河水也该流向大海,溶为一体了。我这般并不是说我着急想要得到什么,我只是难过你每天平平静静,我倒宁愿你扑到我怀里大哭一场,也不愿怎么都比不上一个不在的人占剧你的心使你这般难过。”
 
他说完看着瘦小的身影丢下一句:“我希望你好好的想想,死去的人已经死去,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
 
屋外面又下起大雨,热烈的哗哗声,罕见的大雨下得刚刚还清新的上空变得灰蒙蒙。看似要变天了。温秀秀起身收拾凉掉的饭菜和碗筷,对那人说:“你坐在这里。”
 
他不闻不问只是不加思索的轻轻嗯一声。
 
趁着这空档,陈渊明打量微弱灯光下的四周。记得第一次来这里时,那个书柜还没有落到地上,窗边的百合也没有现在这么鲜艳,照明灯也换了几盏,窗外面的大树也没有现在这么茂盛这么高。
 
那日天是记忆中最蓝最晴的一天,如果记忆可以抹灭,他宁愿通通抹去不留丁点痕迹。发现以着结婚为目的深爱的女友劈腿后,瞬间觉得没有比这个来得更是可恶了,直到看到他们之后。
 
带着悲鸣的心来到同女友相识相爱相离的咖啡店,看店里面的装潢,看没有一丝变化的阳光。我一味沉溺自己的世界,突然前桌传来裂痕声,我再次扬起头看了看他们,看来又是一对要分开的苦命鸳鸯。
 
女孩说:“分手吧。”
 
原本面露微笑的男孩惊讶的看着女孩,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我看见女孩红着眼眶,听见残忍的话语从那好看的嘴唇跳出:“没有理由,那有那么多理由,不爱就是不爱了呗。”
 
我想男孩很爱她,真的,因为我听到他说:“好。”就像我对我的她一样说好。
 
男孩捂着脸冲出旧时光时,我就知道,注定会出事。当刺耳的撞击声,伴随着心碎声响彻云霄,只见女孩疯了似跑出旧时光,我已站起的身躯情不自禁也跟了出去。我看见男孩躺在血泊中,那么凄美那么帅气,尽管满地鲜红,沾染女孩雪白的长裙,也依然觉得。
 
女孩席地而坐拥着男孩,脸上挂满泪珠。四周围观的人群,无不惋惜这么好的一个年轻人,说没就没了。男孩于女孩怀里永远长眠,将不再醒来。
 
耳边似乎一直围绕:“咖啡馆里面怎么这样啊!”
 男孩总轻轻敲着她脑袋轻笑:“每次都问,没记性的家伙。”
 女孩和男孩脆脆的声音现在还响着。
 
等温秀秀从厨房出来,给人整个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同,好似眉间的忧愁也跟着消失的烟消云散。她递给陈渊明一杯冰淇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新调口味,你尝尝。你说的事我会考虑的。”
 
温秀秀把陈渊明送到店门外时说了这一句,“你小心回去,晚安。”
 
后来旧时光还是原先的旧时光,温馨中透着宁静。
 

 

铃铃铃……陈晨从门外跑进来喊了声爸妈,在面包架上拿了刚烤好的面包再次出门去。被喊为妈的温秀秀假装一脸怒嗔看向陈渊明:“看你把孩子惯的。”
 而被喊为爸的陈渊明只是一脸宠爱看着她什么都不说。


更多
下一篇:薄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