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暖男app

作者 :  吴晓隆 LongJ
 
“请选择他的身高……”
“请选择他的发型……”
“请选择……”
林萱趴在床上,刚洗完澡的她正以最舒服的姿势拨弄着眼前的手机,身边的家用机器人正仔细地吹着她湿漉漉的头发。
“感谢您的配合,我们已将您的要求汇总至云端数据库。最后,请您阅读以下注意事项和免责申明,同意后我们将在72小时内寻找到与您的要求匹配的异性。”
林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匆匆瞥了一眼,按下了同意键。
“总算搞定了。”
她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看了一眼时间,摸摸已经全干了的头发,端起机器人送来的鲜榨果汁大口地喝了起来。
 
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她从未花上一个小时做这样一份类似调查问卷的问答题。若是放在以前,她只会碍于情面而随便帮别人填几个答案。然而这次,她却格外认真,每一个问题都要思考良久。
“要是真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暖男,这点时间也是值了。”她边喝果汁边回想今天发生的事。
 
周日,按照惯例,林萱会和她大学时代的好姐妹苏筱一起逛街吃饭,再看一场电影,以打发无聊的周末。她们认识快十年了,大学时是同寝的室友,工作后也一起留在这座城市发展。多年的姐妹,举手投足间都无比默契,甚至,默契到了都是单身,似乎谁找了男友就是对这段姐妹情谊的背叛。
然而今天苏筱身边却多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萱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苏暖。”苏筱大方地拉着那名男子的手,笑着说。
那名男子似乎没有注意到林萱惊讶的表情,接着开口说:“你好,我是苏筱的朋友。我听她说起过你,你是她最好的朋友。那你可要多多告诉我一些她的秘密哦,好让我好好照顾她。”
苏筱拉了他一下,男子对她温柔地一笑,那笑容彷佛可以融化凛冬的寒冰。

什么情况?!她有男朋友了?她这滚筒洗衣机的身材、奶黄包的脸,竟然还比我先找到男朋友了?!而且对方还那么帅那么高那么温柔!有没有搞错啊!老天没长眼啊!
林萱的内心翻涌着波涛,然而却不能表露出丝毫。好在她早有准备,如何淡定地应对苏筱比她先找到男友这件事,早已在她的心中预演过许多次,加上多年来在职场上学到的处变不惊的能力,林萱在几乎无法察觉的一瞬间的心理巨浪之后,嘴角向上扬,瞪大了眼睛,惊讶又故作埋怨地说:“哇塞小小苏,你都有男朋友啦!恭喜你啊!怎么认识的啊,你怎么都不跟我说啊?以后有了他,你是不是就不理我啦,我可是要生气的哦!”
“没有啦,我昨天刚认识他的。他只能陪我三个月,而且……”苏筱欲言又止。
“而且我不是她的男朋友,我只是专属于她的暖男。”那个叫苏暖的男人接着她的话说道。
“暖男”?“专属”?“三个月”?这些词像突如其来的无名飞鸟,在林萱眼前盘旋着。
苏筱似乎看懂了林萱的心思,说:“好啦好啦,不瞒你啦,哈哈,看你琢磨事情那个可爱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哦。”
她掏出手机,点了几下,交给林萱。
“喏,就是这个暖男app,只要根据它的问题一步步把你的要求填上去,就会在三天内给你找到一个匹配的暖男哦。据说现在正处在推广阶段,所以都是免费的。不用花钱!而且真的是暖男哦,你懂的,不会做些不该做的事情。”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苏筱故意把声音压低,不让苏暖听见。
“我懂了,所以说,你的暖男就跟你姓苏,后面的名都是暖,是吧?”
“果然是我们班当年的学霸!萱儿,你反应真快!”
“那我的暖男,就叫林暖,是吧?”
“是啊是啊。”
“那如果有人姓地呢?”
苏筱没反应过来,只见苏暖在那里捂着嘴笑个不停。
 
三天之后的傍晚,林萱刚回家没多久就听见敲门声。因为平时几乎不会有人来访,以至于这敲门声都显得那么突兀。
林萱猛然想起三天前用过的暖男app,不会真的有暖男如期而至吧?她迅速收拾了一下原本就非常整洁的房间,手指捋了捋面颊两侧的头发,深呼一口气。不过她没有马上打开门,而是躲在猫眼后面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番。
高大的身材,干净的短发,洁白的肌肤,即使隔着一扇门,林萱似乎都能感知到这个男子身上的温暖。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竟然完全不知所措,也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只见他掏出了手机,按了几下。林萱身后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很快就响了。她的呼吸更急促了。
她没有去接电话,直接开了门。
对方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开,转而看着林萱,面带微笑。那一抬眼,似乎是冰冻的大地上吹来的第一丝早春的暖风。
若不是男子先开了口,林萱甚至希望这一瞬可以延伸至永恒。
 
“你好,我是你的专属男暖,我叫林暖。”传来的是成熟男子的声音,这是林萱在app里要求的,果然实现了。
“你好你好……你……你先进来吧……外面……外面冷。”林萱早就不记得上一次这么不利索地说话是在什么时候了。
可是刚把他放进来林萱就后悔了。该不会是骗子吧?强盗?杀人犯?连环杀人犯?……她越想越害怕,两只手不自觉的捏紧裤子。
林暖找了个单人沙发坐了下来,他笑着看着林萱,似乎猜到了林萱的顾虑,说,“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你是不是前几天注册了暖男app?我就是根据你的要求匹配来的人,你如果不信,可以问我几个问题,只要是你在app上写过的要求,我都匹配。”
他说话语速很慢,温柔而平静,让人不由得放下戒备。
林萱半信半疑,问:“好,那我……我问你,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什么专业的?做……做什么工作?”
林暖笑着说:“我是西埝大学的在读研究生,我学的是物理专业。你的要求写的可是要找在读研究生哦?不是工作了的人。我没说错吧。”
林萱沉默了片刻。他答得完全正确,还识破了她给他设的小小陷阱。
“那你……”林萱使劲回忆着当时在app上填的要求,“你……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对方“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林萱也颇为尴尬,因为她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问题问他了,她的要求本来就不多,基本上看一下他的模样就知道完全符合。
“你叫林萱,双木林,草字头下面一个我宣你的宣,对吧?”
这回轮到林萱“噗”地一声笑出来了。恩,幽默,也是她要求的。真没想到上天会给我送来这么一个十全十美的暖男啊,她在心里暗暗高兴,原本的戒备瞬间放了下来。

那晚,他们聊了很久。林萱头一次发现自己这么能说,而她平时在公司里一直是个默默无闻的角色,除了有时和远在故乡的父母以及苏筱聊天外,她找不到其他可以说话的人。而林暖不仅声音好听,而且极有耐心,像是一个专业的听众,面对他时总有说话的欲望。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点,机器人发出单调而呆板的语音,提醒林萱该洗漱睡觉了。
林萱看了一眼林暖,后者心领神会,说:“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今天很愉快,以后我就要一直粘着你啦,你可别嫌我烦哦。”
林萱舒了一口气。到点就走,他果然不是坏人。
“恩,很高兴认识你,林暖。”她笑着把他送到了门口。“那,再见啦。”
“恩,晚安,林萱。”
 
第二天一早,林萱一起床便拿起手机,看着空空如也的屏幕,不禁有些失落。他怎么没给我发消息?我要不要给他发呢?不好吧,这么主动不好,再等等!
第三天,林暖还是没有来找她。林萱更加失落了。是不是那天晚上他误会我排斥他?可是既然app上说给我匹配一个暖男,那他就该跟我多交流啊,怎么不来找我呢?
第四天,林暖仍然没有来找她。林萱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空空的手机,几乎快要哭出来。她心灰意冷,开始回忆这么多年来自己错过的异性。从小父母都告诉她要好好读书,别想些乱七八糟的,等毕业工作稳定之后,自然就会有男孩子和自己交往了。可她在这座城市工作了这么多年,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她长得不算难看,肌肤洁白,面容清秀,还有一头乌黑如瀑布般的长发,稍微打扮一下也是出尘脱俗的类型。然而即使暗恋过别人,也有过一些追求者,可她却始终不敢迈开自己的脚步。与其说害怕受到伤害,倒不如说她不懂如何放下自己从小养成的矜持。
林萱越想越懊恼,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她悄悄抹了把眼泪,赶紧从办公室的座椅上站起来,准备跑向洗手间。
就在此时,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屏幕上随即显示出林暖的姓名。

终于,他来找她了。

林萱一把抓起手机,牢牢攥在手心,生怕错过些什么。她红着眼眶,四下张望了下,好在同事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人注意到她此刻的兵荒马乱。她快步跑向洗手间,擦干眼泪,点开手机:
“抱歉前几天忙着做实验,今天晚上一起吃晚餐好吗?”
虽然只有短短几行,但这足以让林萱激动不已。他没有讨厌我,他只是忙。林萱反复安慰着自己,同时立刻回复信息,答应了他的邀约。
 
此后的日子里,林暖每天都陪在林萱身边。甚至某天晚上她失眠到两三点,发信息给林暖,发现他也没睡,还陪她聊了好一会儿。第二天醒来,林萱发现手机屏幕还亮着,屏幕上满满全是林暖的话:“怎么不说话啦?”“噢,估计大懒虫睡着了。”“好啦,那我也去睡啦。”“以后记得晚上睡觉前不要玩手机,喝杯热牛奶,泡个脚,就不会失眠啦。”“晚安。”
林萱想象着林暖英俊的脸庞,一个人傻傻地笑了好久。
 
林萱很想知道林暖的真名到底是什么,甚至提出想和他开房,好让他交出身份证,然而却被林暖无情拒绝了。
我又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你以为我想和你睡啊?深夜独自一人在家,林萱这般赌气地想。
然而抛开他的身份之谜,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却是异常幸福的。林暖似乎懂得哄女孩子开心的所有招式,不仅抓娃娃一抓一个准,还不断给她制造一些惊喜,甚至做得一手好菜。林萱不开心的时候,就听她吐槽;开心的时候,就陪她逛街看电影。她爱跟他说公司里的八卦消息,他也从来不厌烦,每次都意犹未尽地听着。时间久了,甚至都能准确预测谁和谁进展到了什么阶段。这些,都让林萱感觉平淡的生活里多了一些精彩和期待。而在认识他之前,她的生活就像一块平静的湖面,没有一丝波澜。
不过,每次“约会”,都是林萱付的钱。林暖的解释是,我不是你的男朋友,没有义务给你花钱,而且我还是大学生,也没有经济来源,就把陪伴你的时间抵扣约会的花费吧。林萱没有多想,毕竟他说的也有道理,而且凭空出现这么一个帅小伙陪着自己,珍惜还来不及呢。况且她自己也有稳定的经济收入,这些都不算什么。
 
有一次和林暖并肩走在繁华的大街上,她竟冲动地牵起他的手。一阵触电般的感觉后,林萱意识到那是一只无比温暖的手,不肯放下。他倒也没有拒绝,两只手像两块磁铁一样牢牢吸引。慢慢地,从手掌相对变成了十指相扣,林萱下意识地朝林暖靠近了些,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快乐。
她看着身旁走过的男男女女们,心里想:他们之中,又有多少人和我们一样呢?有多少假扮的情侣呢?又有多少真的情侣假扮着在一起呢?
“人最可怕的就是被一段关系束缚。”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这句话。她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林暖,一如既往的阳光般的微笑。
“还好,我没有被束缚。”她点了下头,彷佛在跟自己确认些什么。
 
变故发生在早春的某一天。
林萱像往常一样被机器人轻轻叫醒,眯着惺忪的眼睛,习惯性地伸手往左边探去。她和林暖已经进展到了共枕入眠的阶段,不过林萱很好奇为什么林暖从来没有和她发生关系,即使她知道只要林暖提出,她肯定不会拒绝……可是,林暖从来没有提出过这方面的要求,甚至连任何暧昧的举动都没有。他更像是一个负责暖被窝的男人。也正因为如此,林萱不再对林暖有任何戒备之心,她相信他真的是一个传说中的暖男,不求索取,只会对她好。
可是今天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林萱猛地坐起身,发现身边原本应该熟睡着的林暖消失了。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过从厨房里传来的声音告诉她他正在为她做早餐,心里便会一阵温暖。
可是今天,厨房里没有传来任何声音。她迅速穿好衣服,把不大的公寓翻了个遍,可依然找不到林暖的踪影。
没有任何留言或字条。
打他的手机,关机。
他去哪里了?
她甚至连他住在哪里都不知道,该上哪里去找他?
林萱瘫坐在地上,彷佛身体里的某样东西被活生生地抽离了出去。
 
怎么办?
一整天,林萱都没有去上班,她发了疯似的每隔五分钟就给林暖打电话,可依旧是关机。她跑到他们常去约会的地方找他,仍然一无所获。最后,她甚至想去报警。可猛然一想,她竟然连他的真实名字都不知道……
过去的日子对于此刻的林萱而言似乎就像一场梦,而醒过来的那一刻,就是今天。
不,不,这不是梦,我和他的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她掏出了手机,翻开相册,她和他合影都在。她翻出抽屉,两个人一起看电影的票根也都在。她打开冰箱,昨晚两人一起没吃完的饭菜也都在。都在,都在,都在……一切和他的记忆都在,可是他却不在了……
正当林萱陷入无助和失落的时候,听到了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她猛地抓起手机,似乎那是拯救她生命的解药。
只见屏幕上跳出了一条提示消息:
“尊敬的用户,您的暖男使用期已经结束,请您对本次使用进行打分。再次感谢您对本产品的支持。”
林萱点了进去,这才恍然大悟。当初她匆匆一瞥的注意事项里原来明确写着:用户与暖男的最长相处时间为三个月,其间用户可以以任何理由退回暖男。
“怪不得当初苏筱也说三个月……”林萱喃喃着。
可是,她不甘心,她不甘心。
三个月的相处,换来的竟然是不辞而别。就算要走,也要好好告别一下啊!混蛋!你把我当什么啊!
林萱在心里咒骂着,却又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一定会有什么线索。
心情平复下来的林萱慢慢整理着思路。她第一个想到打电话给苏筱,没想到苏筱在电话那头开心地说,她正和苏暖三吃饭。若是换做平时,林萱听到“苏暖三”这个名字一定会笑出声来,可是此刻,她不觉得有什么好笑,只是更加鄙视这个认识多年的朋友。她怎么可以做到在三个月里换了三个暖男……简直和例假一样频繁。
林萱没说几句话就挂了,她知道在苏筱那里找不到任何线索。
她把希望寄托在暖男app上,毕竟当初就是靠的它才能与林暖认识。
翻来覆去,林萱没能在app里找到任何联系方式,看到的只有她的个人资料和当初填写的对暖男的要求。除此之外,就是那个醒目的按钮:匹配下一个暖男。
为什么人们总能顺利地从一段关系里跳出来又跳进另一段关系里?她想起了苏筱和苏暖三,甚至想到了未来的苏暖十三……和一个人维持一段关系有那么难吗?
“人最可怕的在于被一段关系束缚。”林萱突然想起这句话,当时看到大街上的男男女女们迎面走过,她拉着林暖的手这样想。可是,她不知道,原来那个时候的她已经陷入到一段关系里去了。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只是在自欺欺人。
林萱无力地放下手机,躺在公寓冰冷的地板上。她回想起当时和林暖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间单身公寓里,心存戒备的她还考了他几个问题,最后却被发现是可笑的多此一举。
等一下。
林萱猛然想起,当时她问林暖在哪所大学的时候,他回答说是“西埝大学物理系的在读研究生”,这么重要线索怎么就没想到呢?!
她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赶紧出门前往西埝大学,说不定在那里就能找到他。
 
西埝大学是国家重点大学之一,始建于100多年前。建校之初,由于当时人口密集,土地资源稀缺,市区地价甚高,因此不得不选择建造在这座城市西北角的远郊地区。然而100多年过去了,城市人口已大幅度减少,交通也更加发达,现在林萱只需要乘坐半小时的磁悬浮列车就可以从市中心抵达这座百年名校。
她很顺利地找到了物理系所在的明德楼,这是一座具有110年历史的老楼,也是这座学校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充满了21世纪初期的建筑美学色彩。大面积的玻璃幕墙晃得人睁不开眼睛,而入口处的台阶和路面之间留着一条大大的缝隙,一看就知道是地面沉降造成的。建楼之时正处于全国高校扩张的大跃进时期,因此许多大学在短短几年之内就拔地而起,豆腐渣工程遍地。明德楼是现在留存的最后一幢建筑,其他建筑均因墙体开裂或整体倾斜而拆毁重建。
林萱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在大门前停住了脚步,若有所思。她知道这座楼的历史,因为以前有一个人耐心地跟她讲过。他会不会还在这里?不可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应该早就毕业工作了吧。
她慢慢挪动脚步,四处张望,期待着某个熟悉的身影。
“同学,你找谁?”入口大厅一侧的保安室里传来一个大爷的声音。
“啊,大爷你好,我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我想来找一个物理系的男生,他……”林萱思考了一下,“他很高,大概有1米85,短发,看上去很书生气,也很温柔……他还……”
林萱还没说完,大爷打断了她的话:“我都80多岁啦,你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我没记性。你直接告诉我名字,我让机器人查一下就知道了。”
林萱顿住了。我要是知道名字还会问你吗?
“你需要帮助吗?或许我可以帮你。”林萱身后传来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林暖!林暖的声音!
林萱猛地回头,却大失所望。根本不是林暖,而是一个35岁左右的男子,短发,皮肤净白,戴着眼镜,手里夹着一个超薄电脑,海蓝色的格子衬衫,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类似工作证的东西。面容竟有几分熟悉。
“啊……我,我找一个男生,他……他是物理系的研……研究生……我……我不知道他叫……叫什么名字,但……但我有他的照片……”林萱不知怎么的突然变得结巴,上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到林暖的时候。
对方示意想看一下照片。林萱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都是她和林暖的合影。不过为了找到他,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恩……我们系好像没有这个人。”对方平静却很肯定地说。
“你是这里的老师么?你怎么这么确定?”
“是这样,我从博士毕业以后就留在这里教书了,物理系的研究生我都上过课,而且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和长相我都对得上号。”仍旧平静而沉稳。
“你是说,你博士就在这里读的?”林萱心中似乎有一个心结需要迫不及待地解开。“那你硕士也是在这里读的吗?”
“是啊,我本科就在西埝大学了呢。大四的时候获得了硕博连读的机会,一直在这里。”
“你……”林萱顿了顿,还需一步,她的心结就能打开。
“那你记得我吗?”林萱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会说出这句话,可是,她想知道答案。
“你……是……”对方往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着她。“难道,你是……林……”林萱屏住呼吸,答案呼之欲出。
对方没有说下去,反而把眼镜摘了下来。难道他老花眼?
正当林萱一头雾水的时候,一副眼镜却戴在了她的鼻梁上。
“对了!你是林萱!我没记错吧!”对方得意地笑起来,眼镜眯成了一条缝。而林萱则在隐形眼镜和框架眼镜的双重矫正下头晕目眩。
她摘下眼镜,看清了他没有戴眼镜的模样,眼眶突然湿润了。
“你竟然还记得我……学长……”
“我当然记得啊,那年我第一次当本科生的助教,你是班里学习成绩最好的,我当然记得你。林萱,你当时还戴着眼镜,所以我一时没想起来。”男子接过眼镜,重新戴上。
“是啊,你以前不戴眼镜的……所以我刚才也一下子没认出来……”林萱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说,脸颊微微发烫。
“对了,你要找的是你什么人呢?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他……他是我的一个……朋友……唉……说来话长……如果你都没见过他,估计他真的不在这里吧。”林萱似乎如释重负。
“哦那好吧,不过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对了,我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你。”说完,男子和林萱都掏出了手机,只见两人将手机的顶端靠近,男子点了几下屏幕,接着,手指按着屏幕朝林萱的手机方向一滑,消息提示马上跳出来:您已成功将您的名片分享至他人,等待对方接受。林萱点了一下确认键,嘴角露出了笑容。
林萱还想和他多说些话,可惜对方表示赶着去上课,便匆匆告别。
“你有我的联系方式了,随时都可以找我的。”
“好,学长……哦不,叶老师,再见!”
“恩。再见!”
 
回程的车上,林萱忍不住给苏筱打了一个电话,虽然不想跟她说话,但她是现在世界上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
“苏筱,你知道我今天见到谁了吗?”
“谁啊?我认识吗?”
“我见到叶学长了,你还记得他吗?我们大一的时候上课,他是我们班的助教。”
“噢哟!你见到叶洵学长啦!我以为你们之间没联系了呢。他现在在西埝教书吧?诶?不对啊,你怎么会见到他,难道你回学校了?”
“恩,我今天正好有空,想回母校看看。”林萱不想让苏筱知道太多。
“怎么样,他还是那么帅吧,有没有想要回到从前的冲动?嘿嘿。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会不知道吗?你就喜欢高高白白温柔的理科男,就像叶洵学长这样的。”一提到叶洵,苏筱忽然像打开了话匣子,“说起来,这都快十年了吧,那时候我本来还以为你们能成呢。我们寝室的姐妹们当年给你出过多少主意,你说说看,你又采纳了多少……唉,你喜欢人家,为什么到毕业了都不说出来啊。过了这么多年突然今天跑回去见人家。有问题哦。”苏筱一个劲地说个不停,可是她却不知道,林萱在电话这头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喂,怎么不说话呀?”苏筱似乎意识到了不对劲。“萱儿,别难过啦,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叶洵还没结婚呢,据说现在也没有女朋友。”
这句话有如荒野上的一声惊雷,林萱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问:“你怎么知道?”
“谁让你从来不参加同学聚会啊,我们上一次聚会就把叶学长拉来了,后来酒喝多了,女生们就围着他问这问那,才知道他刚和前女友分手。我想想,就是两个月前嘛。”
两个月前……林萱回忆了一下,两个月前她正沉浸在和林暖的甜蜜交往中,完全没有理会那个“以聚会为名,以攀比为实”的同学聚会。
“看来你还是忘不了他……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记得他,还会去找他。”苏筱把语速放慢,意味深长地说。
此刻,车窗外的风景极速倒退,过去所有的回忆都在林萱眼前一一重现。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叶洵时的情景,那是一个夏秋之交的午后,原本死气沉沉的班级在叶洵走进教室的那一刻突然活了起来。他不仅高大英俊,而且讲话稳重温柔,一时间,班里所有的女生都为之倾倒。而林萱刚好是这门课的课代表,理所当然地与叶洵有了更多接触的机会。可纵使心中对他有着千般万般爱慕的情愫,林萱仍旧没敢踏出那一步。就这样,短短的一个学期结束后,他们再也没有相见。然而当初那颗爱恋的种子,已经深深埋在了她的心里,甚至连她自己都已淡忘。
 
一个月后,林萱已经放弃了寻找林暖的念头,她也决定不再用app寻找暖男,独自一人的生活渐渐回到了之前的平静。而在退回了苏暖三后,本想再找下一个暖男的苏筱,却迟迟没有等到苏暖四的出现。
直到有一天,一则新闻占据了林萱手机里的当日头条:
“根据我们最新掌握的消息,本市警方在今天查封了任暖科技有限公司名下的所有实验室、厂房和办公楼,并逮捕了多名嫌疑人。据悉,任暖科技有限公司在过去的一年中,非法培育了大量克隆人用于目的不明的实验。警方在现场的勘察中发现,该公司的科学家将大量雌性激素注入成年男性克隆人体内,不仅导致男性克隆人在心智上的女性化,还致使他们的生命周期缩短至三个月。但此举的目的尚不明确,需待有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我们也将持续为您带来最新的案件进展。”
林萱看完这条新闻,嘴角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深吸一口气,转身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