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再寻花

深森惊鹿

那是棠城,刮着很旧很旧风的棠城,那个闭塞的却开满棠花的小城。
 
 
 
彼时有谁黑发娇颜,抬手摘下一朵开得妖娆的海棠花别在耳边。耳旁有风轻声呢喃,似少时那个黑眸如水的少年在身旁许下“一世长安”的诺言。
 
天下尽春。不知不觉已经三载了啊,她蹲身剪去那棵矮矮的棠树多余的枝条,将“一世长安”这四个字咬在口中,竟觉得唇齿间溢满了感动与希冀。
 
她立起身,望着满院繁花,眯起眼笑了。
 
三载前也是这个棠花开满的日子,他说,他想去长安。
 
她不说话,只是望着他笑,敛去眸子里的不舍与感伤。
 
他说:“等到海棠花开满五载我就回来,好不好?”
 
——好不好,你问我好不好。
 
她只是笑,而后颇壮阔地拍了拍他的肩:“那五载我去找你好不好?”
 
他垂了眸默不作声。
 
——你没有说好。
 
 
 
他毅然离开,没有和她道别。当她得知消息,只得攥了她花了几晚上为他绣的帕子,慌乱地穿过集市,穿过人潮。
 
江水卷着棠花瓣无语东流,渡口的船家早已离开,她呆呆的看着那只远行的船消失在天际。
 
她突然顺着河岸向着他的方向跑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发疯地跑。
 
逆着风,河岸一地破碎的呜咽。
 
 
 
荒草枯荣几劫,海棠花开又落,岁月随着江水滔滔奔去。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便开始在这儿等了呢,她说不清,每年花苞初立枝头,她都会默默地立在渡口,等着那个清瘦的身影。
 
这年的棠花似是开得特别艳。已经五载了吧,她这样想着。
 
晨起画娥眉,挑拣春衣试。院子里的棠花开得轰轰烈烈,似是为她迎接他的归来,她不由得喜上眉梢。
 
江风还是有些许寒凉,她看着一条条船靠岸而又远去,心中默默念着,快来了,快来了,下一条船一定有他的。手中的帕子不由得攥得死紧。
 
她曾读过许多话本,话本上的年轻女子负心郎,也是这样漫长的等待,到头来红颜尽损。想到这,她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惊慌。
 
她安慰自己,棠花今年也开了,他怎么会不回来呢。
 
每日立在渡口,夏季的炎热悄然接近也没有察觉。
 
她怕夜深棠花睡去,提了灯笼守在窗口,只是痴痴地望。
 
又是十几日,海棠树凋零的花瓣在眼前纷繁成舞,她伏在渡口前的岩石上,无声地哭了起来。
 
——你没有让我去寻,我便不去寻。
 
——你在长安享受地可曾欢喜?
 
——你可曾,思念过我一点?
 
 
 
雨打芭蕉,时光总是催人老。
 
冬天到了,雪后绽晴,满院空枝嫌太静,抖落一身雪。
 
树下有一只破败的灯笼被雪覆盖。诺言就如那曾落下的棠花,被层层深雪覆盖,再无法拨开去寻。
 
 
 
又是愁红惨绿的季节,院子外有锣鼓与鞭炮声。院子里棠花无人打理,开得萧条,花下野草满径。
 
她坐在梳妆镜前,喜娘帮她梳头,边梳边夸她模样生得好。
 
她笑了,喜帕盖上,掩去她脸上的表情。
 
走之前,喜娘看棠花艳丽,折了一支棠花放在她的手上,她却将那棠花轻轻掷在地上。
 
——我终于嫁人了,可惜不是你。
 
——我等了你八载,你为何不回来?
 
——我又何处去寻花?
 
 
 
 
 
江水依旧携着棠花瓣往日出的方向奔去,似是在无言诉说着一个故事。
 
江水下,埋着他的骨。却道不出他的心声。
 
——我说过五载回来,如今只有三载。
 
——你一定很高兴吧。
 
——我还要带你去折长安的柳。
 
——看尽长安花。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