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曾经重叠在一起的影子

文/艾狄

你叫什么?
 
你叫我阿梨吧。
 
哦,那你叫我桃子吧。
 
不是阿狸,是阿梨。
 
哦,阿离啊,你妈怎么给你取这么伤感的名字,离啊离的,不是诚心让你嫁不出去么。
 
不是阿离,是阿梨。我妈怀我的时候爱吃梨,我小时候就被阿梨阿梨地叫大了。
 
哦,这样啊,我喜欢吃桃子,你虽然不是阿狸,也可以叫我桃子。
 
 
 
认识阿梨纯属巧合,就像做了一场梦,梦里冲撞了一下,然后一个转身,闪了腰。阿梨为了赔罪,请我吃了一碗面。后来不管有钱没钱,有吃没吃,阿梨就这么赖在我梦里不走了。我心里暗想,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被撞了腰还得掏腰包,不如养只猫,天冷还能暖暖脚。
 
阿梨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丫头,从小到大长相平平,看到美女的脸哈喇子流一地;读书的时候成绩平平,没少挨爸妈的打;毕业了生活质量还是平平,一个人就凑合过日子,三天两头跟我抱怨胃疼,一喝酒就扫兴;谈恋爱了,感情也是平平,总对我说多羡慕别人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爱情。总之,阿梨就是这么一个平平得不能再平平的姑娘。
 
有一次夜半喝酒,我们从天说到地,从冰岛说到斯里兰卡,从头发丝说到白纸,从明天早上说到左心房,从玩泥巴的日子说到眼下的孤独......
 
阿梨醉了,“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你知道吗,其实我叫丁丁,我喜欢丁丁这个名字,叮叮叮叮,多好听啊”。
 
“是啊,还叮你一腿包!”我没好气应和着。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丁丁吗?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求我听故事么,今晚酒钱你付。”心里盘算着明天拿这酒钱去买一件花裙子。
 
“桃子,你说,男生是不是都特别傻、特别笨?”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男的。”
 
“哦,你不是男的啊,那怎么你站着上厕所啊?”
 
一口酒差点没把我噎死,“再说最后一遍,我那是在换衣服!”我向老板要了一杯柠檬汁,特地叮嘱双倍果汁,酸不死你!
 
“你知道么,我以前喜欢一个男生,他总爱穿着蓝色的球服在篮球场上奔跑......”
 
“那不是奔跑,是打球”,我善意提醒。
 
“他笑起来有一个酒窝,萌萌的,像我家养了5年的狗。”
 
“你家狗叫什么名字?”
 
“小黑。”
 
“哦,那男的皮肤还黑黑的,夏天从篮球场回来浑身臭汗,顺带着给你带了瓶营养快线。”
 
“你怎么知道?”阿梨微醺望着我。
 
“用脚趾头猜的。”
 
“后来呢?你们牵手了?他吻你了?你们恋爱了?”
 
“都没有。”
 
“那还说什么,无聊的故事。”
 
“他叫阿木,人有点儿木讷,不善言辞,可是心地特别善良”。我心里想着这么一无是处的男人再不善良点,以后还怎么讨老婆。阿梨继续着,完全不顾我的神游,柠檬水对她一点作用也没有,恐怕酒喝多了,味觉也麻痹了。“有一次,我和阿木一起值日,那学期刚好轮到我们班打扫主教学楼下面的一大片空地。早上太阳已经挂得老高了,可是好奇怪,那天竟然一点也没觉得热。你知道吗,整个校园仿佛都空了,只有我和他,我看到我的影子交叠在他的影子上面,其实我们离得还很远呢。”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故事就是这样。后来我们就高考,各自天涯了。”
 
“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吗?”
 
“没有啊,听说他过得很好。”
 
“哦。”
 
 
 
“喂,等一下,这跟你叫丁丁有什么关系?”
 
“你是读中文的,难道没有听过‘伐木丁丁’?”
 
阿梨好像意识到自己喝的不是酒,骂了我几句,歪歪斜斜问老板要酒喝去了。天空的月圆得不像话。
 
 
 
阿梨,不,丁丁醉成一滩烂泥,我打开她的钱包,顿时想骂街,除了二十块零钱,就只剩下七零八碎的卡。我拉开夹层,发现里面藏着一张备注着“2008.5.20伐木丁丁”的照片,一个阳光的大男孩朝着镜头微笑,旁边一个青涩的女孩的背影,仿佛2008年的丁丁。
 
“师傅,幸福里花园小区。”回头看后座里睡得像死猪的阿梨,心里心疼我那件还没到手就不见了的花裙子。
 
丁丁,月那么圆,你应该听见了伐木丁丁的声音了吧。
 
 
 
次日清晨,我和阿梨渐渐从梦中醒来,我梦见一场化装舞会,我的王子终于拿着水晶鞋找到了我。至于丁丁,谁管她梦见了什么。
 
我拉开窗帘,阳光照到床单上,橙色的床单柔柔的光,我站在窗边,故意将影子叠在阿梨坐起来的影子上,“看,我们的影子也叠在一起了呢”。


更多
上一篇:你是我的梦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