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放下所有的复杂

  放下所有的复杂
  
  一
  
  我一直以为穷人是最缺钱的。
  
  我有一个表叔,穷人,侍弄土地,修理地球。我还有一个表舅,富人,开一家大厂子,身家千万。因为亲戚家办喜事,他们聚到了一起。
  
  一整天,表舅不断地打电话,内容大体是收款、入账、催款之类的。声音大得吓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哭笑不得。倒是表叔,脸上没看出喜,也没看出忧,规规矩矩地迎来送往,全天没说出一个“钱”字。
  
  那一天,我觉得,富人看起来比穷人更缺钱。
  
  二
  
  我有一个朋友,表面上温和恭顺,但一转身就骂我。
  
  当然了,他骂我的事,是他的朋友告诉我的。
  
  你说,我的朋友是朋友吗?他的朋友算朋友吗?都不能算。
  
  当着面的事,看起来很热闹,却总是云山雾罩的,让人心里没底。只有一转身,你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本质来。
  
  现实中,有的人,假得一本正经,装得海枯石烂,假装得扑朔迷离。在这样的深度和厚度中,你只好晕头转向。
  
  三
  
  有一天,我看一个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我问他,你怎么了?他愣了,说,没怎么啊!
  
  走近了才发现,他没戴眼镜。他还是他,不过是没戴眼镜,为什么怎么看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呢?
  
  我摘下眼镜,照镜子,吓了一跳,原来,看自己比看别人还不顺眼。
  
  后来,与人相处,即使觉得对方说话做事别扭,我也赶紧原谅他。因为,在原谅之前,我先想到了自己的别扭。
  
  四
  
  我很少在学生面前读自己的文章。
  
  读的时候紧张,读完了就更紧张了。自我卖弄的嫌疑,常常让我不敢抬眼看学生,那种感觉,就像是偷拿了别人的东西,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发现,遂语无伦次,手足无措。
  
  读别人的文章,情形就大不一样了。我可以高声大气地夸赞,可以居高临下地褒扬,脸不红,心不慌,甚至敢用自己的威势,逼迫学生们生出与我一样的钦佩来。
  
  这个世界,没有比夸赞别人更让人心安理得的事了。
  
  五
  
  去采访一个老人,他在“文革”中差一点被迫害致死。
  
  谈起过往,他欷歔感慨。不过,不是为自己,而是为那些曾经迫害过他的人。他说,他们现在过得很不容易,过得很苦很苦。
  
  “怎么这个人没心没肺的,像个‘二百五’?”回来的路上,同去采访的小伙子,觉得老人实在有点令人匪夷所思,于是,说了这么一句难听的话。小伙子的意思是,你的仇人倒霉了,你该高兴才对啊。
  
  我笑笑,没说什么。我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比海还深的宽恕。
  
  六
  
  前几年,在北京碰到一哥们儿。他说,你挺好,活得简单。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我以为,他说我只会教书,干不了别的。后来,我懂了,他那是在夸我呢。
  
  原因是这些年我有了一些欲望,欲望让我变得越来越复杂。而人一复杂,就痛苦连连。
  
  现在,我恨不得把所有让我复杂的事都放下。人要想快乐,不用求签,不用敬神,放下一点,就快乐一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