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一封情书,致为我哭泣的女孩

文/白夜明


嘘,不要又唠唠叨叨的斥责我。从我这里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一脸阴沉的天空,可是就在中午的时候我明明看见了明晃晃的太阳的,像鸡蛋饼一样,生生的刺痛了我的眼睛。然后我想起了你。

 

抱歉啊,没有照顾好自己的情绪和生活让你生气了,虽然我平时说话跟手里拿着两把斧头似得嚣张,可天知道我是多么心地善良的老好人,当然我也知道你是个多么善良 的好姑娘。

 

 

每天凌晨四点的时候我总是会准时从纠缠不清的梦靥中醒转过来,然后我开始想念你们每个人。你那时会不会还是没有赶上最后一辆公车,正失魂落魄的走在街头?我想若是我在你身边我一定会大声嘲笑你,然后陪你一起沿着冰凉的街道踩着自己的影子乌龟似得爬行。

 

噢,请允许我的私心,我多希望那条路会是没有尽头的,即使我们最后会被这冰冷的寒夜活活冻僵窒息,天哪,想想就觉得幸福。

 

我当然没有疯,我可是记得你说过的,你说让我死的时候带上你,我当然会记得,这样的好事怎么会忘掉你呢,小傻瓜。

 

 

说你傻你也是真的傻,我只是义正言辞的吹了吹耳边风你居然就真的义无反顾的和你的小男盆友分了手,你能体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哭笑不得的心情吗?好吧,这件事我会负责到底的。真的,我保证。

 

面包树,我今天早上终于打到了热水,并且从保温杯里也没有冒出来什么奇怪的家伙,这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啊,这样我就可以温暖我的胃,温暖住在我胃里的蛔虫—你。

 

我进你的主页看你的所有文章,揣测着你写下这些婆婆妈妈的文字时浆糊一样的美好心情,我想你一定急于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活色生香的小镇姑娘,可是你骗了所有人也没法骗过我,你这像普罗旺斯的薰衣草一样迷人的贱女人。

 

 

好吧,我承认你是一个长发及腰、前凸后翘还颇有手感的标准大众情人,就算你不符合我喜欢的温柔贤惠最主要的还是漂亮的女子形象我还是在你生日的时候不怕死的给你邮寄了一只发簪,从你收到礼物之后恹恹的语气我就看出这礼物不太讨喜,我疑惑的问众人,发簪多适合小镇姑娘啊,可他们用一种我没救了的语气告诉我那发簪根本就不能在日常戴着出门。噢,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戴在家里给我一个人看吧。一群没有欣赏水平的小鬼。

 

你说你要来给我做饭洗衣,还要帮我换饮水机上的水,噢,我真要感谢上帝让你这样一个贤惠的好女人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虽然你的手艺还需要后期考证,毕竟在此之前我只会在煮好的方便面汤里加进切好的土豆块。

 

外面的天气依旧阴沉沉,但仔细看的话还是会发现有淡淡的蓝色,不时有麻雀飞过我的窗前,好像是一家三口子集体出动,他们是去串亲戚了吗?还有四根天线横在空中减少了单调,我想拨动他们可不可能弹奏出我现在想念你的心情呢?

 

他们打开电灯了,白色的灯体投射到了玻璃窗上,就像你的影子一样,孤单、迷离,遥不可及。

 

 

亲爱的,还记得上次你哭着骂我混蛋吗?我想你的眼泪已经通过那两个字滴到了我的心上,我感受到了灼热和痛苦,我有多想给你幸福,多想看你笑的放肆又快乐,可却总是弄巧成拙让你落泪。噢,亲爱的原谅我,我再也不会说离开的蠢话了。

 

即使你真的要离开我我也一定会死皮赖脸的藏起你的行李不让你离开。

 

 

亲爱的,我知道你还在黑暗的管道里匍匐前行,我不明白你这忧伤的由来,若是是缘由的尽头是黑洞,我也会愿意跳进去试着不让这使你不快乐的因子继续流淌的。

 

我要在黑暗的前方为你种植一片美好无害的伊甸园,这里的苹果里面不会有只剩半条的虫子,这里的花朵不会招惹来恼人景致的蜜蜂。

 

我会手持最洁白的衣裙站在绿草莺莺的上空微笑着等待你,等待你把那柔软纤细的小手交付给我,我们一起去最雄伟的高山呐喊嘶吼,听山的对面传来我情意绵绵的诗篇。我们去饮最清澈的山泉,水底的鱼儿看见你性感的粉唇羞红了脸,我告诉这里的所有生灵 ,这就是你们未来的女主人。

 

这是多么让人期待的事情啊。

 

我们在古镇相遇,在我们的伊甸园里老死。

 

剩下的故事就留给后人一些悬念让他们缅怀纪念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