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小姨

小姨的头发从三十多岁到现在一直是黑的,靠的是年复一年的染发剂。有一次我跟她说,你自己做点染发剂呗,纯天然的。
小姨蹲在姥姥房前的菜园里洗水果,自己做的不牢固,洗两次就掉了。
当了半辈子中学老师,我猜她的学生绝大部分都不知道他们的物理老师的头发已经接近全白。
我也是她的学生之一,如果非要加个定语,我也是她最不争气的学生之一。
那时满脑子都是不靠谱的梦,玩累了学学习。小姨在我最叛逆的时候拿着拖把棍走到了我的生命里。事实证明,叛逆是生命固有的过程,拖把棍再粗也没有让我服帖。光怎么传播,小船怎么靠岸,两个车谁快谁慢,依然在我的脑子里搅成浆糊。
我到现在还记得我们班的位置,第一堂课小姨在上面自我介绍,我在台下纠结应该是叫老师还是小姨。
我比小妹大六岁,小时候我和小妹有一半的时间在姥姥炕头上度过。
姥姥家有个老院子,小妹出生没几年就没有了,那时候小姨刚毕业,留着长长的头发,跟我的母亲一样的自来卷,披在身后。
老院子已经找不到了,老相册里有几张老院子的照片,不过院子都是背景,有一张是姥爷和哥哥的合照,在一垛绿豆杆柴垛前面。还有一张刚刚毕业的小姨,穿着白色羽绒服,带着红帽子。老照片有些掉色,有的有些渍,被姥姥放到了相框后面。
小姨有了小妹后,忙了很多。小妹刚刚出生,小姨又没有时间照顾,就四处托人照看。我们就一起吃着姥姥的饭长大,在姥姥的村子里,我上小学,小妹上幼儿园。我们小学门前有几棵很大的垂柳,校门不大,上边用红字写着,缪道小学。现在已经没有了。学校里的秋千被挪到村里的广场那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大了,我再也没有去过。
那几年我和小妹在一块,吃午饭的时候看加菲猫,长大之后和小妹感叹过,我说你还记得加菲猫最讨厌星期几吗。
星期一啊,小妹随口说了出来。小妹的头发也是自来卷,随她妈。
后来我去县城上高中,跟家里见面就少了。母亲从我高一的时候查出肿瘤,做了手术之后回家修养,隔段时间就要化疗。
家里的钱花的差不多了,小姨就开始给母亲买各种滋补品。
那时除了姥姥和我,都知道母亲的病到了晚期。母亲化疗的时候头发掉光,干脆理了光头。就算那样,我在院子抱着她,刚刚开春,母亲的脸蜡黄,我在心里想,她会好起来的。
高二暑假的时候母亲去世,当时我在外地补课。小姨拼命挽留我,我说她就算意识良好,也会让我走的,我确定。
终究母亲走的时候我没在身边,后来跟小姨说起来,我说我不后悔,我知道我爱她,她也知道我爱她,我也知道她爱我,这就够了。其实那个暑假在外地根本学不下去,走的唯一理由是我怕我承受不了。
母亲去世之后我发现我异常地冷静。之后整整的一年,每天都在劳累和伤痛中睡下。那时学校里有流行悲伤逆流成河,不喜欢郭敬明的浮夸,但一直觉得这句话真好。小姨也更疼我,她从来没有去夸过我有多坚强,因为她知道我们的心都是一样疼,所谓的坚强只是别人不知道你的伤疤而已。
我还记得她去给我开家长会,那时候朋友恰好因为一些琐事成绩下滑,小姨劝她,你的挫折算什么,你看看世煜,他经历了些什么。我看着她的背影,忍了忍,忍住了。
高三的时候我们一个月回家一次,小姨抽空就跑到县城里来看我。同学会问啊,谁来看你啊。我说是我小姨。同学们就会一脸惊讶,你小姨对你这么好啊,我就笑笑。
后来高中毕业之后,和姥姥起来才知道,有一次姥姥上街碰上一个远房亲戚,说要给孩子买东西,在学校里吃不好睡不好的。回家之后姥姥就抹眼泪,没人疼的孩子哟。小姨知道后只要一有空就过去看我,从来没有断过。
高考完之后和小姨用了几天的时候了解了全国的大学,最后一念之差落档,后来开玩笑大骂石油大学的招生办,说什么一定录取的话,都是骗人的。
那年我在的学校突然大热,又查不到专业,在家里急得像上窜下跳。后来勉强进了一般的专业,录取通知书来的时候,我在邮局里拆开信,给小姨打电话,专业出来了,还好,还好。那一刻,我突然很想哭。
转眼大学上了两年多,我一次又一次告诉她,我不喜欢经济,真是上了贼船了,我把我写的东西拿给她和小妹看。
小妹看完说,哥,写得真好。
小姨说,写的太平淡了,没有太深入,让人
感动。
我说你看看,这就是代沟。
大二的时候,小姨又买了一套房子。最近忙着还房贷,装修,和我炫耀地砖砍了卖家多少钱,每件事都亲力亲为。
夏天的时候去她的房子那看了看,别看现在是五环,以后就慢慢发展成市中心了。
每次打电话都提醒她,不要出去辅导学生了,这么大年纪了,身体吃不消了。
她在那边说话,差点都能闻到家乡的味道。现在每个月都要还房贷,还欠着别人的钱。
我说反正都是亲戚家的,也不着急。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我在你姥姥家,跟你姥姥说话不。
姥姥接过电话,喂啊喂的,我说了好几遍也没听清。我说,老太太老了,耳朵是越来越不好使了。
家里曾经发现过一张姥姥家二十多年前的黑白全家福。放大加了框挂在姥姥房里,母亲过世后,姥姥就把照片放起来了。
小姨十四五岁的样子,母亲扎着双马尾。
最近小姨看完了红高粱,我也没问她看完什么感想,很多时候,都是命吧。我打小吃不了肥肉,不是富贵的命,大概是个苦命。


更多
下一篇: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