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远行

东隅。

十八年过去了,他的梦里,一直有这样一幕场景:盛夏光年,他坐在小溪边,吹着笛,伴着春风,与蝶共舞,与风同醉。那是多少次午夜梦回的缱绻,伴着他,走向终点。


他多想回到那个群山围绕的地方,远离尘世的喧嚣,了却俗世的浮华,在那里,有一方平静滋养着他,伴他成长。

“小七,醒醒!我们到了!”梦断了,他缓缓睁开眼,来不及发觉,眼前已然是个新世界。那一瞬,他竟感到雀跃不已,又回到了这个地方。如今,他竟还能拥抱那一段旧时光。

来到旧时的校舍,发现已不同于往昔,余晖下,它不再如往常般佝偻着,萎靡着,就在这一刻,他觉得校舍散发着那让人怀念却又着迷的气息。

万丈青阳,普照大地;过眼云烟,终归尘土。时光流转,还是那一个盛夏,那一次经历,那一场无端的梦。

“小七,今天有大城市的新老师要来,你快点呀!”胖墩在家门口不停地催促着他。而他却不慌不忙,不知是为什么。“哎呀!小七,你再不快点,我可走了啊~~~~”少年的性情总是急躁不堪,经不起一丝怠慢。人如其名,胖墩是班上最胖的男生,由于天生的喜感,大家都喜欢和他玩儿。不像他,沉闷、漠然,目空一切。但他俩从小玩儿到大,情比金坚,胖墩他一生的伙伴,是他一生值得珍惜的人。

远笛悠扬,似梦非梦。他如往常一般来到教室,慢慢坐下,旁观着众人的嬉闹,打量着大家的神态,仿若自己置身之外。

“铃——”上课的钟声打响,教室里安安静静,竟让他感到太过的沉寂。他猛然想起,今天胖墩说有新老师要来,同学们才会如此安静。

一个衣着干净,素未谋面的男人,轩昂地走进教室。“大家好!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我就是你们新任的科学代课老师。我的名字叫白黎辛。黎明的黎,辛劳的辛。希望以后我们能一起努力,努力走出这个小山城。”

在听到男人的这番话之后,他笑了,他以为他的一生都只会呆在这里。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死在这里,永不离去。所以这个男人的这番话在他耳里不过是个笑话。

这是他对白黎辛的第一印象,而这第一的印象成了他今后人生戏剧的序幕。

时光匆匆,距离白黎昕任教已有数月了,他仍是对科学提不起任何兴趣。毕竟,对已对自己一生无望的他,学科学只是一个可笑的梦想。是啊,对自已的一生失去希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从父母死后,亦或是在自己唯一的精神寄托离开之后,他对一切都失去了昔日的热情,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小七,白老师喊你去他那儿。”他不解,他坐在班里最角落的位置,一般老师根本不会注意到他,况且,他又不爱学习,整天发呆。而只有白黎辛,从第一天开始,眼神便总是时不时飘向他的那个位置。刚开始以为白黎昕只是在认记每一个人,但后来慢慢地却发现不是这样的。

在一次考试之后,白黎辛开始喊他去他的办公室,每次都只和他谈心,从未涉及学习方面。

“知道我这次为什么叫你来么?”话少的他摇了摇头。“小七,你知道么?我不想以一位师长的身份对你说话,与你交谈,我想成为你的大哥哥,和你谈谈心,走入你的内心,带你走出黑暗。请你不要再抗拒我了,好吗?”

之后便是长长的寂静。他低垂着头,仍旧沉默着。

白黎辛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小七,记住!无论怎样,不要绝望,你的人生一定比你想象中要精彩!”

叶小七走出办公室,眺望着远处的夕阳,沉吟:“还会有希望吗?可我已经什么也没有了……”金色的霞光洒在少年的身上,漫长的秋色,唯有寂静陪伴着他。

秋季已过,之后迎来的便是寒冷的冬季。叶小七穿着省城接济给他的棉绒大衣,站在雪地里,发呆。不顾头发上沾染了丝丝融雪,只是静静站着,他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异常耀眼。

那是一个怎样的少年啊!白黎辛默默想着。他第一次来这个小山城的路上,迷了路,遇见了一位老人,那老人带他寻到了这楚沃镇。路上,老人问他:“请问你是大城市来支教的老师吗?”他很诧异,老人怎么知道他是来支教的。“是这样的,因为离省城较远,我们这楚沃镇几乎不来外人,只是近日听说有大城市的老师来支教,便想你一定是支教的老师了。”

白黎辛温润地笑笑:“嗯。我想来大山里历练自己。”“年轻人,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老爷爷,您别客气!有什么事您说!”

“在望春的中学里,有一个孩子叫叶小七。我想请你帮帮他!他沉闷、话少,被大家孤立,只有一个叫胖墩的朋友。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从前的他热情、活泼。可是就在他生日那天,他的双亲在去大山里寻矿时,遭遇一场山体滑坡,双双去世了。从那以后,他对什么都不在意,不感兴趣,痛苦地活在无望里。年轻人,我想你好好帮帮他!这孩子,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原本拥有美好的未来,不应该陷在黑暗里,无法自拔。”

白黎辛从未想过,大山里竟也有对人生失去希望的孩子。失去希望么?就像曾经的他一样。“好!好!老爷爷,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带他走出黑暗的。”“那谢谢了!”

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从开学起便注意叶小七的原因。只因承诺老人的那番话,只因他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叶小七原以为他与白黎辛的交集到此为止了,因为是他拒绝他的帮助,是他不愿他走入自己的内心。可白黎辛仍待他依旧。

“小七,明天我带你去看日出。这次,不准你拒绝,明天六点,我在相山山脚等你!”

翌日清晨,他如约到了相山山脚,发现白黎辛早已在那里等他了,“小七,我们走!”走在去山顶的路上,二人沉默不语。相山不算高,不一会儿,他们便到了山顶,天仍旧是灰蒙蒙的。

叶小七望着远方,不知为什么竟有些期待日出的样子,他从未看见过。“小七,它要来了!”就在那一瞬,东方的天空增添了些许金色的霞光,慢慢地,太阳如一个红色的月牙般露出山的那一头,一点点,一点点,缓缓而上。当阳光洒在他身上时,他感觉,所有的寒冷和孤独都离他而去了,只剩下柔柔的温暖。

“小七,感受到了吗?这世间,有多少东西能与阳光相较。只有它,能驱散黑暗与寒冷,只有它,能带来光明与温暖。小七,我和你讲一个故事吧!从前,有一个小男孩,他的父母在他八岁时离婚了,从此,他便和母亲一起生活,母亲很辛苦,要干很多份兼职,所以常常不在家。在小男孩母亲不在家的日子里,小区中的小孩总是欺负那个小男孩,说他没有爸爸,是个没爹的孩子。大家都孤立他,不与他玩儿。这让他感到很孤独,比起被人欺负,没有朋友才是最可怕的!小七,你懂的!那种感觉,好像全世界只剩下自己。没有温暖,唯有寒冷和寂寥陪伴着他。后来有一天,他搬家了,搬到了乡村,那里也有很多小孩,却都待他很好,给了他好多好多温暖。从那时起,他便决定要好好读书,长大再回到乡村,帮助那里的孩子。那个小男孩就是我!其实我和你一样,也体会过孤独的感觉,所以,小七,不要失去希望,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有我啊!我愿意成为你的亲人!愿意成为你依赖的人。”

“老师。。。。。。我已经什么也没有了。。。。。还会有希望吗?”叶小七被他的一番话触动了心灵,多久了,没有这样一个人救赎他,给他温暖。

白黎辛拥住了他,喃喃道:“小七,会有的,一定会有的!”那是白黎辛二十三岁那年冬季的日出,成了一生的记忆。不管多少年过去,他都忘不了那个在他怀中啜泣的少年,以及那份难以言说的绝望和哀伤。

楚沃镇的冬季甚长,但终究也是过了。来年春天,草地发了芽,桃树开了花。而叶小七也慢慢走出了痛苦。

省城让白黎辛支教的时限本是三年,却因为今年省城里的教育人才不足,将白黎辛调了回去。

在白黎辛走的那天,大家都去镇口送他。他把叶小七叫至跟前,道:“小七,我要走了,可能以后也没有机会回来教你们了吧。但让我最放心不下的是你,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念书,充满希望地活着。你要相信,你的人生远不会如此。小七,知道了吗?”叶小七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地点头,眼眶中噙满了泪水,却怎么样也不愿意任其留下来。

“小七,将来我会回来的,那时我要看到你阳光的笑容!“叶小七抬起头,看着他,缓缓咧开嘴角,少年含着泪水的双眸,衬着温暖的笑容,是白黎辛见过最迷人的笑容。

自白黎辛走后,叶小七迟迟不能从离别的悲伤中走出来,又一次,他生命中重要的人又一次,离开了。并且可能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他决定要努力读书,将来走出这个小山镇,去找白黎辛。十五岁那年,他的决心和希望驱走了心中的寒冷和孤独。

他的蜕变,让老师和同学大吃了一惊。随着他成绩的上升,老师对他的态度也变了,变得耐心和温和。经过他的不懈努力,终于在中考时,考进了省城的一所重点大学。由于他的贫苦,政府决定资助他读书。

但是,遗憾的是,从那以后,即使他到了省城生活,却再也没有见过白黎辛。那时他已经二十三岁了。但他不想放弃,他一定要找到那个重要的人。

时光匆匆,又过了若干年。他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自己的家庭,却失去了那个曾经在自己生命中重要过的人。

他知道,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一定找不到白黎辛了!但他就是不愿放弃。他试过很多方法,去过很多地方,甚至在散布了寻人启事。却还是找不到白黎辛。好像一个人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在大学的校庆上,有了白黎辛的消息。那是一个校友的朋友,他说:“叶小七?白老师经常跟我说起过你,他说那是他在支教的一年中最难忘的日子,他使尽浑身解数,想拯救一个失去双亲的少年。他其实拥有最阳光的笑容,最迷人的双眸,以及不可小觑的未来。只是没有人带他走出来罢了。”

“那白老师呢?”

“你不知道吗?三年前,他在去楚沃镇的路上出车祸,去世了。他让我不要告诉你,这是他留给你的信。让我一定要交到你手里!不过,这三年,我出国去工作了,现今才回来,记起这事儿。实在不好意思。。。。。。 ”

叶小七在得知白黎辛去世的消息后,久久不能平复。他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呢?他还有好多话要对他说,他还要如十六岁那年那样好好抱抱他,感激他给他的一切。

叶小七激动地接过信,缓缓打开。

“小七:

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时,你会在何方?会做何事?是在专注地工作,是在与妻儿玩闹,还是在一个人静静地坐着?过几天我就要去楚沃镇了,去看看那里的孩子,有多久了,没回去了。还有你。你现在已经成为XX公司的总裁了,事业有成,果真没有让我失望。这几年,我一直在关注着你,看着你考进重点大学,看着你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的梦想迈进,我无时不感到欣慰。小七,你终于走出了黑暗,迎向了光明。我真的好高兴,你能那么成功,那么优秀。你一定会问,这几年我为什么不联系你,为什么不来看你,那是因为我不想去打扰你如今所拥有的生活。毕竟,我与你的交集不过是匆匆的一年,毕竟,我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没有理由去打扰你的生活。或许那么多年过去,你也已经忘了我吧。这次我写信给你,不过是想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上次我在新闻里得知你结婚了,新娘很漂亮,你也很俊朗。那个半大的少年转眼间就长那么大了,真是光阴似箭啊!对了,小七,我一直没有结婚,我还在等那个对的人出现,直至死亡。就写到这里了,小七,最后,You are the most important person in my life。                                                                                                                                                                                                                                 白黎辛”

 

迟了三年的信笺,勾起的却不是对往事的追忆,而是深深的自责。叶小七后悔那时他为什么不努力坚持寻找下去,如果再坚持一下,可能他就能找到白黎辛了。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慢着,你能带我去白老师的墓前吗?”

“好。”

来到白黎辛的墓前,兀的看见了墓石上的红绫,他怔了一怔。“那个是白老师在临走之前的,最后一个心愿。”

猛然他想起那时楚沃镇有一个习俗,每逢过年,大家都要自己染白绫,将它送给自己最重要的人。叶小七这般做了,一条送给了胖墩,一条送给了白黎辛,没想到他如此珍惜,那只是一条红绫罢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看着随风飘荡的红绫,他突然明白了,白黎辛信上的那句英文的意义,原来他一直以为重要的人,也视他为重要的人,亦或重中之重,超越了师生之情,未及男女之爱。是这般沉重且珍贵。

二十三岁那年,白黎辛遇见了叶小七,十六岁那年,叶小七失去了白黎辛。

他应该感到高兴,尽管他曾经失去了,却终是得到了别有的东西。

从楚沃镇离开,来到省城学习,再到如今的成就,是他人生中的一场远行。

但他的这场远行,没有归途,只得向前。

叶小七再次回到这里,已到迟暮之年,他打算在这里颐养天年,度过余生。这里充满了旧时的记忆,每每想起便让人沉浸其中。

日光倾城,叶小七坐在房门前,静静地享受着日光,好像他又回到了那个夏日,那个充满蝉噪的夏日,那个充满黑暗的夏日。却因为白黎辛的到来,他的世界出现了微光,接着便是万丈青阳。

终于,他在那一场无限的春光中,悄悄地老去。


【黑暗,虽没有尽头,但光明却也如影随形。黎辛,我终是懂得了,阳光的温暖。】


更多
上一篇:小姨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