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两个人的温柔

  我们家目前的钟点工是对夫妻。这天,只来个女的,曹姐,我问:“你丈夫呢?”她一边脱掉帽子放在鞋柜上,一边沉痛地说:“他病了!”看她神情哀怨,还在抹眼泪,我很吃惊,便关切起来:“什么病呵?”
  “感冒了!他是从来不生病的!”她停下来,认真地说,她真的是由内而外地担心。
  我确实是忍俊不禁!这算什么,把她吓得那样花容失色!
  她还是坚持说:“他是从来不会病的!”他们长年累月地揽活干,他们真的没有空或者不习惯生病。
  曹姐与他丈夫都很瘦,来自湖南,她男人甚至比她还瘦小,一只眼睛似乎失明,我不敢太正视别人的生理缺陷,所以没有注意是左眼还是右眼。曹姐呢,不知道为什么,头上有四分之一是没有头发的,靠脑后部分,所以她都是戴着帽子来的,夏天是太阳帽,冬天是绒帽。他们工作认真细致,不偷东西,所以口碑不错,有干不完的活。
  平常在干活时,曹姐有些凶,支使丈夫像指挥乐队演奏进行曲,有时用她老家方言教训他,噼哩啪啦的,跟泼妇似的,但是,丈夫总是骂不还口,乖乖的,还带着歉意的微笑去执行曹姐的指令,我很同情他。一直没有机会批评她,借她丈夫不在之机,我含蓄地说:“那你以后要对他温柔一点!”
  曹姐正在擦洗马桶,头也不抬地回应:“温柔,温柔是在两个人的时候吧。”好像有道理,每次他们进门时,丈夫第一个动作就是帮助妻子脱帽子;出去时,帽子也是由他替曹姐戴好,端详一番,才放行,他成了她的镜子。早前,女儿还发现每次他们在卫生间时,都是两个人关在里面,女儿分析得比较玄:一定是男的替女的穿裤子;我太太的解释比较温馨,可能是男的抱着女的擦吊顶!我当时说她们无聊,今天,我也好奇起来。
  于是,我说:“感冒很普通的,多喝水就容易好!”曹姐欣喜地从沙发边站起来,有些难色地征求我:“可以借电话打一个?”她补充说,夫妻俩共用一个小灵通,现在他是病人,就让给他用了……就在说话当儿,我家电话响起来了,她一反常态地一个箭步就扑过去,平常她很懂规矩是不轻易接东家电话的。她居然扑对了!是她丈夫的报喜电话,他退烧了,只见曹姐一个劲点头,然后就现学现卖要丈夫多喝水,“我一做好就回去!”最后的语气像妈妈。我是终于见识了她所说的“两个人的温柔”,看他们在电话里都可以那样絮叨撒娇抚慰,可见“只两个人”在一起时会是怎样的缠绵!
  他们都有缺陷,他们都不漂亮英俊,他们还很穷,挣血汗钱。但是,他们心连心,互相照耀,如同日月。走的时候,她自己给自己戴上帽子,我以为她会伤感,想不到她笑着说:“今天一个人做,做得不够好!我要赶紧回去让他多喝水!”知道了“喝水”的知识后,她居然像掌握真理般的高兴!
  也许她和他懂得都不多,但是,他们懂得爱。


更多
下一篇:牵挂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