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白鸟座

文/倪湛舸

我向往海边的城市,
 在极昼极夜交替的北方,
 破冰船来了就不再离开,
 活人和死者一样新鲜更不介意相爱。
 
我跟随独眼的金发少年,
 他必须攥紧拳头才不会流沙般倒下,
 不断被重新讲述的故事里,
 他习惯了通过失去变成自己。
 
天空遥远其实海鸥比熊还庞大,
 可我的少年还在逃命他不能承受的重物是我而我是他的记忆。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