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原来,我曾亏欠你这么多

文/肖潇潇

这些年,从读高中开始,似乎就一直在外面,大学毕业以后,父亲本以为我会回到他的身边,却不曾想我这倦鸟原来是不知归巢的。
 
今天跟父亲通电话时才惊觉父亲真的是老了,他已经不能一个人去看医生了,他现在需要我这个女儿做他的顶梁柱,需要我为他忙前忙后了。而我却任性的在他乡卑微地打拼着,说实话,我不知道这一切有没有意义。
 
父亲是个再好强不过的人,然而,时间却残忍地侵蚀着他的尊严,当他在电话里说出希望我有空回去带他去看看医生的时候,我的泪突然就再也止不住。我想,父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定窘迫的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在我心里,父亲一直还是那个能为我撑起一片天,能为我遮风挡雨的伟岸的人。可是,岁月无情霜染鬓,我在时光里着急长大,他在光阴里渐渐老去。是我招惹了时光,却苍老了他。
 
父亲的每一句话都像锤子似的敲在心头,你们都长大了,我和你妈妈成了你们的累赘。这样的话说出来是怎样的无奈,印象中父亲总是有自己的坚持。生活最艰辛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无助过。听了这样看似抱怨的话,我突然觉得羞愧。
 
在我年幼的日子里,似乎一直在生病,那些日子对父亲来说真的是不愿回想的,记得有一次父亲醉酒的时候说起,那个时候想要掐死我,觉得我活着太受罪,觉得我真的把他逼到了绝路了。
 
今天父亲说起自己的 身体,无意间提好像回到了我很小的时候的那段日子。就这样一句话让我迫不及待想要回到他身边。因为,我明白那段日子对父亲来说是怎样的暗无天日,也明白,这个时候,我,是他的主心骨。
 
在我的印象中,每次遇到了挫折在父亲面前哭鼻子的时候,他总会拍拍胸脯说,你还有爸爸,所以,这次我想要在父亲跟前拍拍胸脯说,你还有飞儿。
 
父亲的期望我似乎总让他失望,他希望我读好的大学我却不争气的读了一个三流的大学,他希望我工作稳定,我却一直在外面居无定所的飘着,他希望我找个合适的人谈场恋爱在合适的时间成家,我却一直推三阻四,似乎,从我离家读书开始,我就一直没有让他如愿过。细细想来,我是这样的不孝。曾经,我是那样的笃定的认为我会是他的骄傲,原来,这些年,他一直在像我的不争气妥协。好强了大半辈子的人,除了对时间妥协,原来还要像我这不争气的丫头妥协。
 
我一直活在父亲的保护下,觉得我还没有长大,可是,父亲却已经老去。原来,他的脊背不在挺直,原来,他的臂膀不再有力,原来,他的额头不再平整。而我,却还在任性。
 
不知不觉间,我的父亲,不再是我的守护神,相反,他需要我为他在雨天为他遮一片晴空,他需要我为他在苦难面前出头,他需要我为他在黑夜点亮一盏灯。然而,这一切,我却茫然不知,兀自固执。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与父亲该互换角色了。
 
原来,我曾亏欠你这么多。


更多
上一篇:母亲的心
下一篇: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