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回来

1

2014年的春天,我在南疆和一个维吾尔族姑娘鬼混在一起。

我妈妈给我发来短信:你爸爸死了,回来料理后事。

内容极简,就差用文言文来写了。

老家在苏州,离乌鲁木齐将近四千公里,机票是定在晚上的,我必须在晚上八点前赶到乌鲁木齐。

我和这个维族姑娘匆匆告别,坐上了去乌鲁木齐的汽车。

八点前顺利到达,我买了杯咖啡坐在候机厅。

飞机晚点,半夜才起飞。

我坐在座位上,空姐看我神色呆滞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渴,她给我倒了一杯开水。

水汽在氤氲,镜片都迷糊了,我只好把眼镜摘了下来。

眼前看不清了,天旋地转,一切都变得迷糊,我突然害怕起来。

2

我爸爸是个混蛋。

这是条公理,无需证明。

1990年的情人节,我妈妈在医院难产,我爸爸因为聚众赌博被拘留十五天。

我就这样出生了。十五天以后,他去医院看了我妈妈,对我只说了一句话:“操,怎么长这么丑。”接着又出去赌。

赌神并没有眷顾他,很快他就把我的奶粉钱都输光了。

家里乱得一塌糊涂,值点钱的东西都被他变卖了用来偿还他的赌债,我妈妈站在一旁抱着我抹眼泪。我爸爸不思悔改,准备把房子都抵押了。

我妈妈对他伤透了心,抱着我去找我外公和舅舅,说这日子没法过了,说是要离婚。

我妈妈跑了以后,家里没有人做饭给我爸爸吃,整天饿着肚子,这个时候他似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骑着摩托车去找我妈妈,对我妈妈发誓说以后不再滥赌,为了表明决心,准备切了小拇指。

我妈妈说好,给我爸爸递来一把菜刀,我爸爸握着菜刀咬了牙往下切,切了一半太疼切不下去,他就哎哟哎哟的叫着,我妈妈只好放过了他。

随后,我爸爸跟着他的几个朋友外出闯荡,去南方做生意。

3

从我记事以来,他就常年在外,经常东奔西跑,两三个月才回来一次看看我和我妈妈,偶尔会给我带一两个玩具。

我对他很冷淡,整个童年没叫过他一声爸爸。

由于整个童年缺少父爱,我上初中以后,变得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我性格变得很怪癖,跟社会上的流氓混在一起,经常逃了学在长途车站打劫,少管所也没少进。

我妈妈把我的事告诉我爸爸,我爸爸结束了在外东奔西跑的日子,在家乡找了一份工作,以便来管束我。

从此,我过上了笼子里的生活,我背离了我那些哥们,每到周末就被我爸爸锁在家里,为了打发时间,我只能选择看闲书。

高中以后,我过上了寄宿生活,离开了家,重新获得了自由。

4

高三那年临近毕业,我把一个女孩子肚子搞大了,差点当了爸爸。我偷了我爸爸的私房钱带着女孩去医院打胎,我俩都很害怕,为了不在这么小的年纪当上爸爸,我鼓励她,说你不要怕,我会陪着你的,你不会当妈妈的,我也不会当爸爸的。

她进了手术室,我在走廊上等待。一切很顺利,我搀扶着她出了医院,去一家宾馆开了房,准备休息几天,等她身体再恢复一点便送她回家。

那几天,我们各自请了假,躲在小小的宾馆内,我负责照顾她,不让她着凉。有一天她说她身体可以了,我和她一起回了学校。

半个月过去了,高考在即,我以为什么事都不会有了,可是意外还是出现了。一次剧烈运动以后她大出血,昏倒了过去。

经过治疗以后,她在医院病床上躺着,身体非常虚弱,连路都走不了。她父母询问医生女儿什么时候能出院,她还要参加高考呢!

医生说:“你女儿能保住命就不错了,今年的高考就别想了。”

我很害怕,拉上窗帘躲在家里,连门都不敢出,我爸爸和我妈妈去医院看望那个女孩,并向她父母道歉。那个女孩看到我没来,以为我一定出了事,哭着求大人们不要责怪我。

她爸爸冷冷地哼了一声,我爸爸使劲叹了一口气。

高考那天,我收拾了东西准备去考试,我爸爸把门锁了,禁止我出去,他说:“你让人家姑娘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你怎么还有脸去考试,你去医院陪着她。”

我说我不要,我要去考试。

“考什么,你还念什么书。”

我说我不要,我要去上大学。

“你要去考试,你要去上大学,那个女孩子呢?”

我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你怎么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再说了,那是她肚子里的东西,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妈妈在一旁看着,我爸爸一个耳光扇上来,骂道:“我操你妈。”

听了这话我笑了起来,忘了脸上的疼。

我爸爸把我绑在了椅子上,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我急了,第一次叫了他爸爸:“爸爸,爸爸我还要高考啊,我的成绩去南大没有问题的啊,你让我去考试啊,你他妈让我去考试啊!”

爸爸不理我,妈妈在一旁看着。

“妈妈,妈妈你帮帮我!”

妈妈不说话。

第二年我去了南大,但我跟那个女孩说了再见,此后没有任何联系。

5

离家虽没有千里,但也有百里,再也不用看到我爸爸那张讨厌的嘴脸,我彻底自由了。

南京的冬天下起了大雪,我很不习惯,但更多的是兴奋,我和一些同样是来自南方却从没见过大雪的同学堆起了雪人。

大学第一年,我无所事事,常常往图书馆跑,闲书和专业书籍看了一大堆,几乎各方各面的知识都有狩猎。

大学第二年,我跟几个朋友运营一个微博,经过一年的努力,粉丝数涨到了一百多万,每天帮忙发一些广告,几个人平分下来也能赚到很大一笔钱。用赚来的钱喝酒买书旅行。

大三,我没问家里要钱,我爸爸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干传销了。

我说:“要你管,我们早就断绝父子关系了。”

我爸爸特地跑来南京,找到我班主任说要帮我办理退学手续。

班主任忙问怎么回事,我爸爸说我深陷在传销里了,班主任不信,她说我很乖,不会是这样的,后来她得知我们父子不和,撮合着我俩当面谈谈,并且安排了饭局。

一切搞清楚以后,我爸爸以误会我这件事向我道歉,我没当回事,敷衍了他两句。他见我不跟他说话只好跟班主任敬酒询问我在学校的情况,并把我以前的丑事都抖出来,请求班主任代为照顾,我很不开心地摔了筷子。

他在南京的这两天说要我带他在四处看看,都被我以学业为重,没有时间拒绝了。

临走前,他请我吃了顿饭,但我不留情面地把帐结了,给他打了辆车赶他走,并劝他以后没事别来南京了。看他那落寞的背影,我特别想吟首《送瘟神》给他。

他走了以后,没再给我打电话,都是我妈妈打的。直到毕业,我都没有再犯任何错误,我爸爸也没有任何理由数落我,南京他也似乎没有再来过,又或者他来过了我不知道。

谢天谢地,我爸爸终于不再管我,大学一毕业我就云游四海去了。

6

我从虹桥机场出来,已是凌晨,我背着包找了地方坐了下来,包里还有一些零食,是我走的时候那个维族姑娘给我买的,足够我填饱肚子。

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一大早我还要在售票厅买票回苏州,我打开包吃了点零食。

我在想,我爸爸死了,我回去以后,是不是要表现得悲伤一点。尽管我现在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他毕竟是我爸爸,我总要流两滴眼泪吧,可是我怕我流不出来,给亲戚朋友看笑话。

回忆我这几年,从我大三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以来,两年在南京,两年在外东奔西跑,总共四年我都没有回过家。在外奔跑的两年我虽然常常换号码,但我还是会把我的电话号码发短信告诉我妈妈,只是她每次打来我都不会去接。

我闭上眼睛睡了会,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这个时候我感到特别冷,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去售票厅买票,屏幕上显示离发车还有一段时间,我能够买到最早的汽车票。

车程一个小时,太快了,快得我来不及思考,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街道上是葱绿的香樟树。

四年没有回来了,苏州还是老样子,我要见到我爸爸了。我能想象那是一张冰冷的脸,那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

我到底要不要见他?

我打电话问我妈妈去哪里找他,我妈妈让我先回家。

我转公交回了家,小区内的人看我都是异样的眼光,我毫不在乎他们,一如我毫不在乎我爸爸。

我爸爸喜风光,不喜悲伤,我要笑着欢送他。

我打开了防盗门,我妈妈在厨房做着菜,我爸爸在桌上抿着白酒。

我妈妈看我进门,手在围裙上擦了又擦,抱着我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爸爸给一旁的空酒杯斟满酒,说道:“你爸爸死了,你也知道回来,算你还有点良心。小鬼,陪你爸爸喝两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