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提线木偶没有

—我一直这么欺负你你不会生气吗?
—不会啊,为什么会呢?
—可是为什么不会呢?
—提线木偶是没有心的,所以不是不会生气,而是根本不会生气。木偶特意把两个“不会”用力的说出来。
(一)
我曾遇到过一个提线木偶,当时我和你们有同样的反应——木偶怎么会说话?实际上它,哦不,我觉得我应该用“他”,不仅会说话,还会思考。遇到他之后,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但是大多数人总习惯性地认为世界就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包括我自己。
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提线木偶跟我说。
(二)
提线木偶喜欢和人呆在一起,他说人是很有意思的一种生物,他们害怕孤独,却又装作满不在乎。
人类有一种情感叫做“喜欢”,这种情感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年轻的人们,但却是提线木偶不能理解的。
“那是因为你没有感情。”我说。
“感情是什么?我觉得你们努力工作,吃饱穿暖,有住的地方,这些和感情没有关系啊。”提线木偶还是不懂。
“你知道图灵测试吗?现在的计算机和你一样会思考,有逻辑分析的能力,但是它们没有情感,你也没有,所以你不懂。”
“哦哦,你说的是‘心’吗?他们都说,我没有心。”
的确,提线木偶每天活得无忧无虑。我觉得他确实没什么值得忧虑的事情,不用为了生计奔波,不用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别的木偶勾心斗角,可在其他人眼里他只是一只木偶。他说他有满口袋的段子,虽然我没听过几个,他后来告诉我,他的段子只讲给一个人听。
(三)
“有一天我怕了。”提线木偶说。
“你不是没有心吗,怎么会怕?”我问道。
“我觉得我很空虚,一天天过,每一天对我来说都一模一样,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我过了多少个了,也不知道要过到什么时候。”
“然后呢?”他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四)
我是一只提线木偶。
我也忘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遇到过多少人,人们遇到我之后大体都是一样的反应——先是惊奇我会说话,然后感叹这个神奇的世界,接着继续赶路。你们都忙,没什么能让你们停下匆匆的脚步。
当然也会有不多的人停下来,给我讲他的故事,故事我都听滥了,因为那些能停下脚步的人都是不愿意赶路的人,他们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颓废,虽然他们的故事无外乎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要不就是哭天抢地的痛骂前男(女)友,再或者抱怨老板,抱怨社会,抱怨自己穷,仇视富二代官二代。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就默默的听着,可能有心的人们都是这个样子吧,他们看起来有很多朋友,却只会把故事讲给我听。
我一直以为我的生活就会这样继续下去,自己活得无忧无虑,时不时的和路人说说话,听听他们的故事,安慰他们几句。虽然我并不理解这些事情为什么会让他们不开心,但是故事听多了,安慰他们的套话还是会说的。
(五)
这安静平淡的日子在某一天突然地结束了。
那天我遇到一个女孩。她是一个学生。我原以为她会和其他人一样,走完惊奇、感叹以及之后的的步骤,但是她没有离开也没有和我讲她的故事,她开始和我聊天。天南海北的聊,听过这么多故事的我,应对这种聊天当然毫无压力。我们聊了好久好久。
当我意识到我的日子就这样转了个方向,生活中突然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之后,我很珍惜这样的生活。我发现这个女孩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她开朗,热情,热爱这个世界,她让我开始期待不一样的日子。
我们聊天,玩耍,我们一起去我们想去的地方,看那些想看的风景。她喜欢走,一直走,我也是。我说,我有时候就想一直走,走到世界的尽头。她说,我也是诶。于是我们就一起。
我陪着她一遍遍的走遍她的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她的校园不大,也很单调,走一圈一个小时左右,而她最喜欢的地方是空旷的操场,我们会一圈圈的走,不知道走过了多少个四百米。
我们会打闹,会聊天,会互相讲故事听。她的生活充满了美好,但是也会有不愉快。她会跟我讲让她心塞的事情,我会安慰她。我会帮她做一些事情,然后不让她说谢谢。她有时候觉得内疚,觉得是在欺负我。于是有了开头的那段对话。
—我一直这么欺负你你不会生气吗?
—不会啊,为什么会呢?
—可是为什么不会呢?
—提线木偶是没有心的,所以不是不会生气,而是根本不会生气。木偶特意把两个“不会”用力的说出来。
(六)
对,我发现我离不开她了。我觉得这很好理解,我拥有了这充满色彩的生活,就害怕失去。就像人们常说:最痛苦的不是得不到,而是曾经拥有。
我们会互相讲故事听,有一天她问我:“木偶木偶,你有喜欢的人吗?”听到这个问题的瞬间我感觉身体的某个部位被戳了一下。但是我还是说:“没有呀,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一个人。”
“喜欢就是依赖一个人啊,想起她的时候会笑的。”
哦,我想起你的时候会笑的呀。当然这句话我并没有说出口。
她的笑容很美很暖,每当想起她的时候,我都会感觉我的世界被点亮了,我想那时的我一定嘴角轻扬。
(七)
“你究竟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我不告诉你。”
“坏木偶!”
“那你先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吗?”
“唔…算是有吧。”
“是谁呀?”
“不告诉你!不对,我回答你的问题了,你也要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好吧,其实我没有喜欢的人。”
其实是有的啊,只是你不喜欢我所以我不敢说出我喜欢你而已。你有喜欢的人了,你并不喜欢木偶。也罢,你怎么会喜欢木偶的呢。我这样想着。
(八)
有一天我们又在一起聊天。我问她:“如果喜欢一个人怎么办?”她毫不犹豫的告诉我:“去表白啊!”
“我怕被拒绝诶。”
“别怕,你会拒绝你这么好的一只木偶呢?你去表白,要是被拒绝了我去帮你打她!”
“哇,我不觉得你下得去手的。”
“谁说的!”
“你会打自己吗?”
她半晌没说话。
“我们在一起吧。”
“好。”
我很久没有这种感受了,也可能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那一刻感觉全世界都是自己的。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变得非常快,我会感觉自己十分幸运,有时却也会埋怨自己不够优秀,那种感觉就像是她是自己的软肋,但同时也是我的盔甲。
(九)
我原以为日子会这样一天天过下去,我们会一起走下去,走到世界尽头,走到我们白头。我牵着她的手,感觉就是捧着全世界,我拥抱着她和她说你是我最幸运的宝藏。她怕打雷,我告诉她我会在雨夜陪你入睡;她喜欢熬夜,我要她每天按时休息,健康作息,虽然我们还是每天都会聊到很晚;我说,等这个城市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我们去看雪,我们要在雪最大的时候去这个城市最大的广场一起走到大雪白头,这样子的我们一定会一起到白头。我答应她我们要走遍我们想去的每一座城市,每一条江河,去听大自然的声音,也要去看城市的钢铁森林,我们要在寒冷的北方四季如春,也要在温暖的南方大雪纷飞。
但是,这些都没有实现。
一天她跟我说,她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奇怪,可能我们并不合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奇怪。我安慰她说,这世上没有天生合适的两个人,只有不断变得合适的两个人。她说,可是你是木偶啊。
对啊我是木偶啊,我都忘了我没有心了。
然后我们就一直在维持一个不尴不尬的关系。我们没有说分手,却也不是在一起,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秒回她的消息,时不时的聊天扯淡,两个人都默契的装作不知道我们有过那样一段感情,她也会开口让我帮忙,我依旧不让她说谢谢;也会一起去看想看的景色,却不会再牵手。
(十)
再后来,我和她说,有时候会后悔当初的表白,如果那时没有表白我们现在可能不会这么尴尬。然后有了这样一段对话。
“我喜欢你和你不喜欢我这两件事之间并没有太多联系,可以同时成立的嘛。”
“你这么说感觉我在欺负你的样子,对你好不公平啊。”
“没感觉不公平啊,我又不会生气,木偶没有心。”
“我觉得我可能不会再去喜欢上一个人了。”
我半天没说话,感觉有个地方又被戳痛,回复道:“你宁愿谁都不喜欢也不会再试着喜欢我一下,确实挺不公平的。”
其实提线木偶不是没有心,只是他的心给了你而已。


更多
上一篇:棉鞋里有阳光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