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遇见未见踪影

沈春光。
 四月十七。阴有雨。
 
我未曾想过,在温热的二十六度空气里,想起那个冰凉的人。
 
凌晨,跟远在北方的闺蜜通了91分钟的电话。
 她说困了的时候我依旧很清醒。
 挂了电话之后,穿着背心短裤的我坐在床沿很久。
 
顶着一头乱发,忽然感觉很饿。
 我找出被我乱丢的眼镜,把它架在我不怎么高的鼻梁上。
 在漆黑的夜里,从塑料袋子里翻找昨晚特地去超市买的一块钱一根的香肠。
 对半拧断后粗暴的被我塞进嘴里。
 吃得太快,喉咙根部像塞满了面粉 。
 急匆匆地又喝了口放了许久的凉白开。
 窒息感冲淡后,难过与寂寞便接踵而来。
 
我盯看着自己租住地方的玻璃窗户。
 这个地方很小,大概没有超过十二坪米。
 放着两张床,而那张学校尺寸的床上面堆满了廉价的化妆品和一包半开着的燕麦片。
 边上还有个四十块钱淘宝上买的折叠衣柜。
 然后,一张椅子分隔出两张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条件算不上好,但我收拾的还算干净。
 
我把脚抵在折叠的小椅子上,傻坐了很久。
 我们聊了很多,但是记不清到底说了什么。
 隐约记得闺蜜向我推荐的润肤乳;
 提起的某些青葱岁月;还有多年不见的初恋暗恋对象。
 
说起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是高三的冬日,下着很大的雪,
 我就坐在靠窗的第四排位置,看着充满雾气的玻璃窗,
 隐约看见那个站在雪中没有撑伞的人,只是围着灰色的厚厚的围脖。
 
然后,给了我一个此生都难忘的侧脸。
 
始终没有回头。
 也没有看见那个差点泪雨磅礴的我。
 
闺蜜告诉我去年的年底,她遇见了很多高中同学。
 有些是插肩而过,有些是点头之交,还有的问句最近可好。
 但是,始终没有遇见那个想见的人。
 
她说在那段时间她特意去他家附近的车站晃悠,可始终没有遇到过。
 
电话的那端悠悠的吐出一口气:
 juven,你说遇见这种事是不是真的讲缘分的。
 
看来我们真的没有缘分。
 
有句话说:
 这个偌大的城市里,我们兜兜转转,就是遇见不了那个唯一想见的人。
 
这,大抵就是所谓的命运与缘分。
 
遇见了,大概会花上此生最大的运气。
 
于是最后,那个被写在句尾的遇见还在,
 而我们,却都已被时间磨的不见了踪影。
 
可我还是,始终,仍旧。
 很想念你。


更多
上一篇:浅爱藏心
下一篇:假如爱有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