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遇一人,可倾城

文/つヾ忆尘

时间仿佛越走越薄。在红尘的纷扰中,轻轻弹落灵魂沾染的尘埃,却无法言怀浅浅的情感。于是,在岁月轻柔季节的源头,迎着清馨的微风,看着指尖斑驳的舞步,把平淡光阴里的一份思念缓缓搁浅。终是在时光的深处,在素净的流年里,回眸的那一刹那,怦然心动。遇见,不语也倾城。

轻轻放下在季节里周而复始的一段又一段的思念,静静仰卧在自然的怀抱,浅浅的枕着岁月的臂弯,慢慢的在淡淡的微风里,把过往凝成一朵绽开的紫罗兰。让一颗被尘世烟火渲染的心沉静下来,轻拥一米阳光,合着书香,倚在窗前,执笔写下你我相遇的瞬间。

轻言呓语无法抒怀你的美,空谷幽兰依恋不出你的魅,你,好似静谧月光的韵、青莲脉香的神,在沾染一身烟雨愁绵的尘世,揽一份浅笑的时光,散发出兰花的清香。

我想你是一个素心浅浅的女子,在流年的窗口,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淡若清风,品静如兰。拈花铺一笺墨香,轻笔淡写,默默守护属于自己的一份曾经,静静的盛开,不带一份张扬。
想着自己在绿意盎然的竹林间,听一曲高山流水的绵长,恍然入梦,追寻你素色的脚印,在青衣曼城的兰亭间,写下天长地久。想着自己在红颜弥漫的秦淮河旁,弹一曲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咫尺潋滟,念着你倾城的容颜,在纸醉金迷的画舫间,写下此生无怨。一支烟笛划过沧海桑田,一痕远山飘过万千景堰,一池秋水凝出千言万缘,都只能描摹你发丝眉宇间一浅一蘋。索性,就把你刻在心间。

花开本无岸,只字片语话江南;楼台本无肩,轻描淡写诉遣倦。念一人,倾心。遇一人,可倾城。
关于你,描不出,绘不成,不去猜,顺自然。

夜幕如水,总是无言,盈一抹淡淡的阳光写于流年的纸上,熏干往年的心事,于寂静的时光里,在岁月的信笺上晕开了花朵,会被谁收入心里,温润了谁的眼眸?总有一些记忆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悄然想起,回眸处,谁曾在谁的青春里走过,留下了淡淡的笑靥,谁曾在谁的回忆里停留,留下了浅浅的想念,谁曾在谁的流年里驻足,留下了满腹心事。所以关于从前,看轻,看淡。

你总能成为别人的诗,就如无法看不清自己的梦。

思绪飘飞在枝间,在这个浅浅的冬天,你的忧伤就像枝叶,沾染了尘世的烟火,终被这无情的世俗所染指,在冬的诱惑下,渐渐的凋零,飘落进枯黄的草丛,画上了它人生的句点。不纯净的心沾染了复杂的感情,终被这醉魂的情感所束缚,守护着自已已经开垦好了的荒地,不让她人进入,即便看不到的未来,心里却总有满满的期待,只是因为句点还没有画完。
我愿比身容若,你就是那秋深芳高的兰花,我用百年守候,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