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远远的喜欢着你

  那个夜晚看见她抱着书写清楚认真的生物笔记本复习时,那个黄昏望着一群孩子虔诚的围着生物老师问稀奇古怪的问题时,那个傍晚疲惫而失望的望着那个蹩脚的化学老师笨拙的连火柴也擦不着的时候……我想我真的深深的伤心了。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想,还是去学生物化学吧。
  生物与化学,初中的时候曾经很痛恨它们。那时候被生物与化学折腾得很郁闷的自己决然的想着以后死也不要学生物和化学。再也没有想到,一年之后的自己会长久徘徊在学生物化学的某毛同学的教室外面,望着她的小个儿很可爱的生物老师在黑板上写下“基因的分配规律”,望着曾经自己的化学老师“老虎”讲着如何鉴别蛋白质……然后很想哭。
  
  喜欢上生物纯粹是偶然。新学期的第二堂课,我的生物老师站在那里娓娓道来细胞结构基本营养元素蛋白质以及糖类时,我有点儿痴迷的望着她大大的清澈的眼睛,纯真而甜美的微笑,以及沉静的垂着的马尾辫,侧过身的时候孩子气的任性而骄傲的轮廓,听着她的温柔清脆的声音,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听了一堂生物课。然后我突兀的想,我喜欢我的生物老师,我喜欢生物课。
  我很认真的学生物。我想方设法寻找自己不懂的问题,抓着我的生物老师问来问去。上课的时候总是眼睛亮亮的望着她,手里握着笔在书页上迅速的记录。晚自习他们在复习物理时我特立独行的翻看着生物书。习题书上的作业不管她是否布置过我总是很虔诚的一道道做完。也许吧,那时候只是想给她留下学习认真踏实的感觉,然而在我每天叫嚣着以后要学生物化学时,不知不觉,真的,就爱上了生物。
  爱上化学也纯粹是由喜欢生物而衍生的。生物化学总是联系得那么深。为了以后能够学到我爱的它们,我只有认真去学化学。由于我的初中与高中是在一所重点中学读的,所以很神奇的,我的初三时的化学老师“老虎”又来教我的高中化学了。跟他熟悉,所以也很轻松习惯的听着他的课。然后我认真的学着化学,时不时也缠着化学老师刨根问底。后来我也真的慢慢爱上了化学,爱上了神秘莫测的物质变化,爱上了复杂如密码一样的元素周期表。
  
  零五年,十一月,我的化学拿到第一名,而生物,第一名86我拿了85。
  
  那时候我是很沉默有点儿孤僻的孩子,不怎么跟谁说话,跟我稍微熟悉的孩子却都知道我以后是要学习生物与化学的,在他们踌躇犹豫自己应该学文或是理的时候,我已然执著而骄傲的说,我喜欢生物,我喜欢化学。我要学它们。
  说真的,我实在不是一个能够很轻松的学理科的孩子,生物与化学骄傲辉煌的成绩,总是要我很虔诚很认真的做很多题目看很长时间书缠着老师们问很多问题才能拿到,很累。我从来不是认真读书的好孩子,害怕疲惫,然而我是真的喜欢它们,所以再疲倦再迷茫也不会抱怨不想放弃,却是一直觉着很是舒服很是喜悦。
  那些在生物与化学里幸福的舞蹈的日子。每天认真的学着“有氧呼吸”“元素周期律”以及“细胞的有丝分裂”。总是很疯狂的去生物老师那里问很艰深很奇怪的问题。在习题书上写下元素符号。化学老师做实验时目不转睛的望着他手里的绚丽颜色的试管。没有别的想法,只是纯真的想要学生物,学化学,拿最好的成绩。
  
  零六年。生物与化学的成绩自己看来很是失望。其实物理成绩更是悲惨,然而却不是很伤心。惟有生物与化学,自己认真的学了那么久,频繁的去抓着老师们问题目,把厚厚的习题书涂得满满的,圈圈点点画出的写下的皆是疑难要点等等,最后拿到的成绩却叫自己惭愧。然而那些素来不认真不听课不复习的政治历史地理们却意外的凭着胡侃乱猜拿到很好的成绩,我真的缄默了。
  ……
  
  那一纸通知书需要的,不是你的疯狂与挚爱,不是你的执著与热情,不是冲动,是理智的丢弃,冷静的抉择。所以我看似自然而平静的放弃了我的生物,我的化学。所有的曾经的誓言,曾经的狂热,瞬间撕毁。我平静的望着面前的政史书,以为那些天真稚嫩的日子慢慢的如水逝去,没有痕迹。

  可是,我会有伤感,我也会有想哭的时候,也会猛然的有一种强烈的悲哀,慢慢侵蚀自己的微笑
  我看见墙的那一面,我曾经的化学老师用着我熟悉的实验仪器讲着常见营养物质蛋白质脂肪糖类。我看见墙的那一面,安静的夜晚有认真的孩子抓着生物老师问问题。我看见墙的那一面,我沉默的望着某毛同学干净而清晰的生物笔记本,听着她说,我们已学到生物书第三章了。我安静的望着他们的生物老师在黑板上写下课题,然后她不经意之间瞥了外面痴迷的望着黑板的我一眼,没有说话。
  那位陌生的生物老师,是否看见了我眼睛里隐约的迷茫与渴望?
  我看见我最喜欢的生物老师频繁的出现在走廊上,远远的望着她,下课了,会有很多勤快的孩子缠着她听她讲解那些高深奥秘的问题。那样的虔诚与疯狂,痴迷与迷恋,似曾相识。我看见我最喜欢的生物老师在夜晚从黑漆漆的走廊尽头过来,然后我望着她,微笑:“老师,你现在也来管理晚自习了?”
  她一如既往的孩子气,貌似无可奈何的笑着:“对啊,多苦喔……”
  我也无奈的微笑着。忧伤的微笑着。
  
  那是我曾经渴望了很久的日子。
  每天有生物课,化学课。上课的时候很兴奋很认真的听着,眼睛亮亮的,睁得很大的望着我的老师们。握着笔用最漂亮的笔记本记最清楚详细的笔记。下课了就缠着他们刨根问底。晚自习的时候很疯狂很专注的研究我的生物题目化学题目,一遍遍翻看笔记与书。频繁的去生物老师那儿听她温柔而清脆的声音细致的讲解某个我茫然的题目……疲倦而充实的日子,坦然而平静的情绪,简单而纯粹的幸福与喜悦。
  ……
  
  从甜美的幻想里苏醒了,依然要面对算是残酷的现实。
  每个星期只有一堂生物课。蹩脚的化学老师频繁的犯实验中的低级错误弄碎了试管。生物化学不再要预习复习。我所学的只是最浅显最基本的知识。我所期望的第一堂化学课成了一场无疾而终的闹剧,我甚至悲哀的一次次想,如此敷衍了事的化学课,还有什么意义,为什么还不下课?……那一次我们的课题是“基本营养物质”,那是生物课上早已涉及到的知识,我曾经真挚的渴望从化学的角度去看那些我熟悉的蛋白质与糖类,然而在那个蹩脚的老师所谓的讲解声中,我只是很深的低下头,我清楚的听见了希望碎裂的声音,那么轻微,又是那么刺耳。

  没有化学习题的夜晚,不去生物老师那儿的星期四,几天不碰生物书的陌生感,听着没有高难度挑战性的枯燥简单的化学课……那是一种叫我恐慌的空虚感。我想念我的化学老师“老虎”,我想他会把如此可爱的课题说得很是幽默,然后我会疯狂的肆无忌惮的笑,深深记得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我想念我的生物老师,我想起她那时候说着氨基酸肽链脱水缩合的模样,想起她叹息着说“我真希望你们化学学快一点儿啊……生物和化学联系太紧密了……”的可爱模样,想起那时候安静的听着自信满满的自己,想起那时候自己执著而坚定的说:
  “我喜欢生物,我喜欢化学。我要学生化。”
  ……
  
  然后我很想哭。只是望着蹩脚的化学老师,我欲哭无泪。
  生物,化学,也许真的,从此我只能远远望着你们,远远爱着你们。深深的,哀伤的,恋恋不舍。我们已然渐行渐远。是啊,某毛同学他们已学到生物第三章,而我们第二章尚有一课没有讲完。我最爱的生物与化学宛如风筝,挣扎着离我远去,线断了,我再也抓不住它们了,抓不住我的真爱。我在惶恐,我在迷茫。虽然掌心里残存着它们暖暖的温度,虽然不想它们飞得那么那么远,但是我无能为力。拥有生物与化学的纯真年华,我真的回不去了。
  掌心的温度,于是慢慢冷却。我只能站在那儿,远远望着我的生物与化学,远远爱着,想着,念着。
  
  失去真爱。
  只剩快乐残骸。
  已感觉不到任何的存在。
  
  还是爱着你。
  只是我们之间有了距离。
  远远爱着你。
  就算不能够在靠近。
  同样的天空下总会有你。
  
  
  我的生物,我的化学,我的逃离的风筝,与我擦肩而过的美丽日子,你们看见了那个游离的眼神闪烁渴望的孩子了吗,她在虔诚的远远望着你,远远爱着你。她在很悲哀的重复自语着,再见,我的真爱。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