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青春,最温暖的光

文/′曲森森ァ

在每个女孩的校园记忆中都有这么一个人:高高的个子,笑如暖阳,没见怎么努力念书成绩却总是很优秀,爱运动,班上总是有一大帮明着或者暗着的准随者。

她叫曲莳萝,六年级时转学到桐梓完小。他叫聂献荣,是班上的班长。

刚入学时她总是怯怯的,班上没有认识的人,她就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看书。一开始位置是自己随便坐的,她来得晚,便坐到了最后的角落。

由于是小学的最后一学期了,作业也突然多了起来,老师就让班上写字最好的同学在黑板上吵题目做。那是莳萝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第一次注意到他。在那个还有很多男生穿着迪迦奥特曼的衣服上学的时候,他穿的是一套紫色的运动服。那时候她还不懂什么是名牌只是觉得,这个男生好像和其他人不一样。

班主任是这学期刚换的,在排座位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班的女生似乎是太少了点,全班五十多个学生,女生居然只有十二个,住宿生才七个。按照传统的男女各一排一对对入座位的做法,莳萝在老师给前面同学排位置的时候,悄悄数了一下会和自己坐在一起的男生,看到了一个身躯特别庞大的男生正朝她笑。

莳萝暗暗咽了咽口水,在快要排到自己的时候趁混乱拉了个女生悄悄坐到了倒数二排。倒不是以貌取人,只是莳萝小时候总被同村的小胖子欺负,心里对胖胖的人都带有阴影。

在位置终于尘埃落定后,班主任没有注意到这对漏网之鱼,直接让大家自习后,就出去了。这时候,莳萝才想起和这个新同桌打招呼。一只手却先伸过来:“我叫邓葳,兰叶春葳蕤的葳。”单眼皮的女生笑的眼睛迷成一条缝,特别单纯可爱。莳萝心头一暖,手也伸了过去:“曲莳萝。”就这样,邓葳成了莳萝在班上的第一个朋友。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班主任发现班上这唯一的女女组合,正要把她们分开的时候,莳萝苦苦哀求,说自己数学太差,需要邓葳的帮助,班主任看她这么爱学习,也就作罢。其实,她根本不知道邓葳的数学怎么样,纯属自己胡扯的。

事情就是这么巧,在第一次模拟考后,莳萝惊讶的发现邓葳的数学真的很好,100分的试卷她得了93,而莳萝的试卷只有82。鲜红的分数让莳萝感觉有点难过,明明自己很努力的去学了啊。而语文成绩下来的时候,情况完全反过来了,莳萝94,邓葳却只有77,邓葳很是高兴的说:“以后我们可以互补了。”

考试过后,便进入轰轰烈烈的班干部选拔。毕竟还是小学生,都想在班上有个一官半职的,莳萝也是。经过投票后,莳萝装作不在意的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耳朵却竖起来听着老师的宣布。

“班长:聂献荣,副班长:王钦,纪律委员:曲莳萝......”,听到这里,她猛地抬头:不是自己听错了吧!班长的花落他家是意料之中,因为早就听说班里成绩最好的就是他了,纪律委员?班主任继续说话:“今后,班里的纪律就由两位班长和纪律委员来管理,希望大家多多配合......”

学校会在每次考试张贴红榜,把年级的成绩按照从高到低排出前五十名。聂献荣的名字总是在红榜的最顶端,并且甩出第二名十几分。而莳萝在每次看到他的名字总会有一阵失神,怎么会有人这么优秀呢?成绩那么好,字也写得那么好,会篮球,人又帅.....再看看自己,衣服是最老的款式,宽大的直筒裤,鞋子总是帆布鞋,成绩也总是在红榜的二十到三十之间游荡,人与人之间差别怎么就能那么大呢,她有点欲哭无泪。

由于是第一次住宿,一开始总是很兴奋的。一天上十一节课,第八节课下课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来冲凉洗衣服,把事情都做好后,学校还有电视房,图书室,电脑室....等等供消遣。莳萝总是喜欢在图书室呆着,把冲凉后剩下的半个小时都花在那里。班上的男生就喜欢运动,篮球、乒乓球、羽毛球等等。聂献荣喜欢乒乓球,他每次喜欢在靠近食堂的那一张球台,而图书室在食堂的二楼,每次莳萝在靠窗的位置看书,看累了,就抬起头看看那个穿着运动装的身影,心里暗暗惊喜。这种距离正好,她看得到他,他永远不知道她在看他。

邓葳是个很要强的女生,在几次语文考试都考不过莳萝后,每次考试卷发下来她就冷着脸,不说话。莳萝安慰她:“你看你数学多棒啊,我是怎么努力也赶不上你。”可邓葳还是不和她说话,莳萝很苦恼。

似乎所有学生都逃不过背书的命运,莳萝背书要到班长那里背。邓葳是小组长,也是在班长那里背书。可是聂献荣却是故意整她们似的,他是走读生,第八节课就躲到家里,而背书的时候,则是再三的鸡蛋里挑骨头,背错一个字都不行。莳萝暗地不知道诅咒他多少回。

听说聂献荣小学六年一直是班长,可能有种天生的优越感,在自习课的时候总是不让别人说话,却转头就和隔壁的男生商量下课去占球台。班上的同学大多敢怒不敢言,要是不小心说了话被记了名字,每周五的时候第三节班会就是丢脸的时候了,一个名字在脸上画一团红墨水,并且不许擦,一直到下课做完课间操才可以洗掉。那时候的孩子也开始有自尊心了,都不想丢人,所以,他们那班是全年级纪律最好的,班主任没少夸他们三个。

一学期很快就过去了,寒假的时候,莳萝难得的拒绝了村里小伙伴的邀请,在家努力的恶补数学。爷爷看到她这样,还以为这丫头突然脑子开窍了呢!其实只有莳萝自己知道,她是不甘平庸,或许也是为了李红榜顶端更近点吧!

开学第一次模拟考,莳萝一个寒假的苦练没有白费。一下子跃到了红榜前十,当看到自己的名字挂在前面的额时候,内心的欣喜快要淹没自己了。终于做到了!原来自己也没那么差劲!

排座位的时候,班主任突然把位置全部弄成了单排坐,所以就没有同桌了。莳萝也松了口气。至少不用怕遇上难相处的同桌,邓葳现在已经完全不理她了。可是意料不到的事情是,班主任把她排到了第三排,本来按照她的身高至少是第五六排后的了。排到第三排也就算了,坐在她前面的居然是他们的班长大人,她偷看了一个学期的聂献荣!内心不知道汹涌了多久,表面不动声色。她知道班上的女生虽然不多,却都是用嫉妒的眼光看着她呢!成绩好的男生总是会容易让人产生好感。聂献荣虽然生性爱玩,却只和班上的男生打成一片,班上的女生除了公事外,几乎没几个能和他说上几句话的。

莳萝把书放在课桌的上面堆得高高的,却总是一下子就被他碰掉,每当他用无辜的笑容和她说对不起的时候,莳萝就不好去说什么了,索性把书都收到了桌肚里。可是灵异事件却不断发生:新买的橡皮总是会变成碎片,涂改液总是在不知所踪的时候从前面被递过来,而罪魁祸首总是用无辜的眼睛看着她:“我的涂改液用完了。”“你的指甲剪好好用,指甲剪完了没事干,我就用来剪橡皮擦了,不过放心,我剪的是你的橡皮擦。”小虎牙让莳萝毫无抵抗就丢盔弃甲了。结结巴巴的说:“下......下次不要这样了。”而他还是屡试不爽。

他也并非全是只会捣蛋,会在莳萝苦攻哪道题很久还不行的时候把她的书借过去,在还回来的时候,解题所用的公式思路全部都清清楚楚的写在上面。在六年级下学期的时候,莳萝的数学突飞猛进,终于保持在九十以上了。

在邓葳不再搭理她了后,她也认识了新朋友。虽然莳萝平时不怎么说话,可是宿舍有人需要帮忙的时候,莳萝总是二话不说,所以,和班上的女生倒也玩成了一片。

苏净就是其中一个,她和莳萝是隔壁床,平时总是喜欢和莳萝说各种八卦。其中,就不乏大班长的八卦;“诶,莳萝,你离班长那么近,知道班长有喜欢的人不?”“听到关于他的事情,莳萝总是有点慌张,总觉得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万一给人看出来怎么办,应该埋到最黑暗的地方,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没有吧,我不知道。”“你知道吗?我们班有人喜欢班长哦。”莳萝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谁......谁啊。”“邓葳啊,我上次看到她站在饭堂盯着大班长看了好久。”莳萝松了口气。“你看错了吧,怎么会呢。”“肯定是。”苏净翻过身来趴着认真的对莳萝说:“大班长那么优秀,我也很喜欢他啊,可是连和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苏净明亮的眼睛暗了下来,“如果班长在我们班非要有喜欢的人,我觉得一定是你。”莳萝吓得差点没翻下床去,“你说什么,怎么可能!”苏净叹了口气,“你看,只有对你才会有对其他女生不一样的一面,你的成绩也这么好,这才是天生一对。”苏净说的很诚恳,莳萝的脸却红了,躺下去装睡。

其实莳萝很羡慕苏净能堂堂正正的说自己喜欢谁,她做不到,她没办法把自己喜欢的人放到阳光下。那时候,班里的女生开始看言情小说,厚的薄的大的小的,各种小说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莳萝也借了一些看。书里的恋情大都是在高中,莳萝有一瞬想过,是不是只要上高中了,就能光明正大的谈恋爱了呢?

班上突然传出有个男生喜欢莳萝,莳萝很是不解,那个男生她完全没印象。据说在课本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曲莳萝”三个字和一些幼稚的情话。莳萝从苏净的口中得知那个男生名叫苏阳,是和苏净一起长大的。苏净不停的在莳萝耳边说那男生有多好。莳萝总是不耐:“我要好好念书。”被苏净嗤之以鼻。

聂献荣自然也是听到消息,整天没事就转身和她说话,“诶,没想到还会有人喜欢你哦。”莳萝不理他,继续做题目,“那个男生我和他打过球,技术还不错。”莳萝鼻尖顿了顿,继续写,班长,难道我要因为他球技好给他做女朋友吗?莳萝暗暗腹诽。“诶,你不说话不会是喜欢他吧!”莳萝终于停笔,认真的看着他:“我!不喜欢他。”班长得到答案后,满意的回去了。

苏阳坐在最后一排倒数第二桌,莳萝在倒数第二排第三桌。每次上课的时候,苏阳总是有意无意的抚过她的课桌。莳萝不敢抬头看他,一直低头看书。几天后,苏净突然拿了一张好看的音乐卡送给莳萝,上面写着“from苏to曲,祝,天天快乐”莳萝很奇怪,又不是什么节日又不是自己生日。苏净则是解释文具店促销,买笔送的,被莳萝鄙视后还是收下那张卡。

小学的最后一年过的特别快,一下子就期末了。在班里聚会过后,就这么散场了。莳萝倒霉多难过,因为不出意外,他们这群人还是会在初中相聚,只是不知道还是不是同一个班了。

开学的时候,爷爷去交报名费了,莳萝则是在红榜上找着自己的班级,155,初一第一个班,然后又找起心里另外那个名字,157,和自己隔了两个班啊。莳萝很失落,连第一天上课都没去。

苏净还是和莳萝一个班,由于初中的宿舍人比较多,两人一张床,她俩就睡到一起。开学大半学期后,苏净突然神神秘秘的和莳萝说:“唉,现在不和班长在一个班是不是觉得日子很难捱?”和苏净一熟,就知道她是个经常开玩笑的人,所以莳萝也没当回事,“什么和什么啊。”苏净又扳过她的脑袋,很认真的和莳萝说:“其实,六年级那张卡片,是苏阳送你的。为了那张卡片,身为兄弟的我可是陪他逛了好多文具店呢。”苏净一副要邀功的样子,莳萝送了个白眼。“不过,我有劝他对你死心。”莳萝笑着说:“那我还得谢谢你啊。”“因为我知道你喜欢的是聂献荣。”莳萝不说话了,黑暗里,谁也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初中过的很快,眨眼就到了初三。初三的几个班都在二楼,平时走廊上的人也不见了,偶尔匆匆路过几个,都是急着解决生理需要的,每个人都在为中考紧张的准备着。

苏净在一个晚上再一次和莳萝提起聂献荣,“我说,就快要毕业了哦,你有没有把握和他考同一所高中呢。”其实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聂献荣在初中三年还是稳居年级第一从未下过,他要上的高中肯定是县重点一中。“我不知道,初中要顾的科目太多了,我的成绩变差了。”莳萝也是一片茫然,从两科一下子变到八科,怎么也没适应过来。倒是英语出奇的好,120的满分一直都在一百以上。“要是考不上可就不像初中还能见到哦,不是一个学校了连偶遇都难。”莳萝低头不说话。“你有没有想过像他表白啊。”苏净问。莳萝猛地抬头:“没有!要失败了多尴尬啊!”“可是你不说他永远不知道,要是成功了呢?那得多幸福啊。”苏净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莳萝不说话,有点动心了。“就这样了,信我给你写,到时候你就誊写一遍,我再给你送,够义气吧!”

就这样,第二节课下课,信被送了出去。可是没一会,苏净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把莳萝拉到角落:“聂献荣还没来得及看信就被男生抢了。”莳萝脑子有瞬间的空白,随即冷静下来,什么话都没说就回教室了。吃午饭的时候,苏净有事没和莳萝一起,在走廊的时候,157班的一个女生碰见莳萝问:“莳萝,你真的写情书给聂献荣了吗?”女生以前和莳萝是小学同学,但也只是知道名字而已。“没有啊,我不知道。”莳萝很平静的说了出来。女歌女生盯着莳萝看了一会,笑着说:“也是,我也觉得是谁的恶作剧,像聂献荣那么优秀的人,一般的女生哪里看得上,”说完她就走了。莳萝紧紧的捏着饭盒把手,关节泛白。

从155班去小卖部,必须要经过157班,每次莳萝总是低着头快速走过,不管身后男生的起哄声。在学校,远远的看着聂献荣过来了,转身就跑,可是却撞到大树没有修剪的枝桠,脸被划伤,聂献荣走快几步要过来看,莳萝捂着脸就跑了。

最后一学期变得特别难熬,不过总算还是到头了。在写同学录的时候,莳萝犹豫了下,还是托苏净给了聂献荣一张,很快就拿了回来。在留言那一栏写着“不要在意别人,我知道不是你,祝开心。”莳萝趴到课桌上,无声的落泪。

填志愿的时候,莳萝在第一志愿那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填上一中,而是选择了比一中稍逊一筹的市重点五中。

高中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丰富多彩,别说谈恋爱了,就班上有几个混世魔王看着莳萝文弱,就总是变着法的欺负她,又不能像小学一样什么事都和老师说。而且,学校严厉禁止带手机,不过莳萝还是悄悄带了。开学几周后,莳萝按下了那个在同学录上记下的号码,电话没响记下那边就接了,莳萝有点紧张,嗓子有点发涩,但还是故作轻松的说:“猜猜我是谁。”那边沉默了一下,“你是莳萝吗?”莳萝愣住了,然后便极力否认,“不是,真的不是。”那边他低低的笑了,“不是就不是嘛!你急什么。”然后他们聊了两个多小时,他也没问过她是谁。由于莳萝是躲在被窝里面的,要不停的出啦换气,还要压低声音怕被舍管阿姨听到。但是,她很开心,从课业上的难题到同学之间的不愉快,全都和他说了。他一般都是静静聆听,偶尔也说他那学校的事情。本来的尖子生在那个重点学校也是感觉压力山大,在快挂电话的时候,他说了句:“其实我最怀念的是六年级的时候,学习没压力,还有一个傻傻的后座。”

可是,此后他们再也没聊过天。莳萝不敢再打,他也没有打过来。QQ加了也没人回,在同学那也只能听到一点点的关于他的消息。就这样,完全失去了联系。

莳萝也更加勤奋读书了,她知道,他的路还很长。只有自己努力了,才有可能在将来和他走到同一条路上。摸着卡在书本里的那张同学录,莳萝笑的很开心。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