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青春是一场忧郁的蓝

文/易小庸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很喜欢蓝色。喜欢天空是湛蓝色,广袤、深邃,在眼眸涤荡着无法言说的辽阔的遐想。白云在天际,在蓝色的帷幕里嬉戏,微微吹拂的风增强着这种轻松而喜悦的感觉。喜欢海是湛蓝色的,彼消此长的潮汐,涤荡的浪花,海天相接的尽头,在远处渺小到成为沙粒的船舶,我喜欢什么事情也不做,就这样坐着一下午,看着这样一片蓝。是的,这样带点清冷的蓝色总是那么让人舒适,舒适得带点忧郁。海是蓝色的忧郁,天空是蓝色的忧郁,寂静的气息,忧郁的美。
 
蓝色的忧郁,就仿佛蓝色的青春。我还听见《蓝色大门》里的张世豪对着对梦克柔说着:小柔,等你喜欢男生了,记得告诉我。不管n年,一年,两年还是三年。我也听见梦克柔的心灵告白:.小士,看着你的花衬衫飘远,我在想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由于你善良,开朗又自在,你应该会更帅吧,于是,我似乎看你站在蓝色大门前,下午三点的阳光,你脸上仍有几颗青春痘,你笑着,我跑向你,问你好不好,你点点头,三年,五年以后,甚至更远以后,是体育老师,还是我妈,虽然我闭上眼睛仍看不见自己,但却可以看到你。
 
十七岁,懵懂的青春季。少女总会开始的自己的暗恋,干净、帅气、又瘦又高,喜欢打球的男生会是她们朦胧爱意的诞生地。而男生也会寻找那个让他们心动的邻居女孩。林月珍喜欢张士豪,张书豪喜欢梦克柔,梦克柔喜欢的是林月珍。爱总是那么小心翼翼,林月珍一直用的是梦克柔的名字写的情书,而梦克柔却要找一个男生接吻,来确实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女生。而张士豪骑着他的单车,对着梦克柔说着:我叫张士豪,游泳队,吉他社,我还不错。
 
没有结局的结局,最好的结局,也许在我看来。那个蓝色的青春,蓝色的大门,关于青春迷茫的出口。他们站在门口窥看一切,踌躇、怀疑,期待,他们对一些人都开着门,也对一些人关着门。他们等着长大,等着找到未解的答案。
 
绿荫下的篮球场、碧绿的草地,那些带些虚化的红绿灯路口,发白的校服,人潮嬉闹的教室,厚厚的书本,快要写凸的圆珠笔。还有那些站着走廊打闹的声音,那些一起在走廊俯视楼下的帅哥美女的青春。一切都那么熟悉而亲切。我能想起自己青春时候的样子,长得有点矮,带着淡淡的忧郁,不怎么喜欢和人说话,感觉有点冷漠,带着点自卑。我能给自己最大的自信也许就是每天下午去操场踢球,会有在慢跑的女生看,认识的不认识。每一场球,我都希望自己做得最好。曾经也把喜欢当作抵御一切流言蜚语的盾牌,也曾在受伤之后渐渐懂得青春的姿态,还有青春的密码。告白,懵懂的恋爱,给喜欢的人写情书,和喜欢的人一起看书,在操场绕弯。等着那个人喜欢的人看着你踢球的时候。等着休息的时候欣赏每一片湛蓝的天空,等着那些青春在快乐和忧郁的气息里,和着风在身上吹拂。
 
那些忧郁的青春,那些还在记忆里无法抹去的人,还有那个懵懂的自己,这才是蓝色青春最好的风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