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错位的爱情

那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南方的城市里很难有下雪的日子,可偏偏巧的很,她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场大雪,不知道同样的这场雪是不是在特意为她送行。

她刚来这座城市的时候还只是个小小的孩子,至少在父母和她自己心里是这样认定的,扎着漂亮的马尾,一口好听却显得怯生生的北方腔调。

高三的暑假,因为贪玩,她从两米高的高台上脆脆的摔下,绷带和病房消毒水的味道陪伴了她整整四个月的光阴。不过这样也挺好,她窝在家里画了整整四个月的漫画。

所以,故事应该从哪开始讲起呢?

                                                      1
“嘿...”
“嗯?”
“不记得我了么?”

赖雨晴看着眼前眼镜,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傻气的男孩摇了摇头。

“上次迎新回来和你挤同一辆车的那个男生。”
“哦...哦...”

这么一提醒,她才突然想起那晚上的事,要不是眼前这个男生在大巴车里给她硬生生挤出的一点空间,两个校区间2个小时的车程,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你是学文科的么?”
“不是”
“哈哈,学理科的更好。”
“也不是”
“嗯嗯,工科的妹子最可爱了”

 赖雨晴实在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我是学美术的”
“美术么,学美术的妹子可爱、漂亮又聪明。”
“你平时也是这么勾搭妹子的么?”
“不是啊,这是第一次。”
“那你平时对着学妹也都这样一直傻笑么?”
“......”

 下面的对话赖雨晴实在是记不清了,反正她就这样误打误地认识了这个该死的匡棯。

 那一年,她大一,他大三。

                                                        2
每一个学摄影的人都该知道布列松有一个理论叫“决定性瞬间”,透过静态的照片,你仿佛能看见这世界的无限可能。

这个理论是匡棯在大二的摄影课上听来的,可是知道他遇见赖雨晴的时候才真正的懂。原来时间静止不是一个神话般的故事,真的会有一个人让你的整个时空都静止。只是没人告诉你,当你清醒过来的时候,时间会过的特别的快。

按照时间来算,赖雨晴应该也大三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会想起赖雨晴各种坏坏的嘲讽,而她嘴里一直没变过的“死大三”这时候已经毕业了。

在学校的两年里,匡棯和赖雨晴表白过3次,却被拒绝了5次。他的表白和N大传统鬼故事一样,成为了新学年学长泡学妹必用的段子。

好多人劝他,这样痴情的表白游戏实在不适合一个每天编程的IT狗。那么多次表白,赖雨晴要是有哪怕一丁点意思也早就答应了,何必这样耽误自己,耽误青春呢。可匡棯总有它的一套歪理,什么一见钟情、命中注定。他提到赖雨晴的时候,天真的就像个孩子。不,孩子撞到东西还知道哭呢,匡棯这个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的架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两年的时间里,带饭,代选课,代上课,代点名,代写作业,连赖雨晴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的事,匡棯却干的心甘情愿还乐在其中。他老是说这就是爱情的伟大,可这算哪门子爱情呢?

如果一直被拒绝的暧昧也算爱情的话。

                                                        3
赖雨晴从小到大都过得很好,家里面表哥、堂哥一大堆,她是最小的妹妹。从小在“男人堆”里玩到大的她,一直觉得自己可以写本新世纪版本的“红楼梦”。起个火辣点的名字,什么《假小子和他的汉子们》,《男人堆里的女人》,当然这个念头从初中开始就断了,除了知道“老曹”和《红楼梦》的伟大之外,只因为她发现一直被照顾的感觉挺糟的。就好像从小踢球总能赢一样,那帮毛头小子总找各种理由说在让着自己。

渐渐长成大姑娘之后,她大概就有了新的乐趣,小说和电影基本成为了她学习生活之外的全部慰藉。爸妈倒也支持,一个女孩子看看书和电影,总好过天天在外面到处乱跑吧。

可是看惯了电影和书里的那些风花雪月,她越发的好奇“爱情”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呢?她能在各种各样的环境里听到、看到,可就是没法真切的感受到。是阳光刚晒过的白衬衫,是雨后湿哒哒的空气,还是你每次酒后红着脸对我说出的喜欢?

据说喜欢一个人而TA又刚好喜欢你的概率是六十亿分之一,可如果真的是这样,每天像“苍蝇”一样飞来飞去秀恩爱的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或许那不叫爱情吧。

和匡棯相处的这些日子,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匡棯对她的好,陪她看电影,给她买吃的,在她不开心的时候逗她笑。可是她不明白这些所谓的好,和从小到大哥哥们给自己有什么不同,或许她只是习惯了接受哥哥们对自己的好,而匡棯也只不过是众多哥哥们中的一个,没什么不同。

至于别人的评价,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在乎别人说法的女孩。唯一让她有点难过的是匡棯三番五次的告白,她不懂得拒绝,不喜欢拒绝,更不想失去。
 
                                                          4
匡棯拍完毕业照的那天特意又回了趟学校,一帮熟悉不熟悉的面孔突然围上来,他第一次觉得几年的大学没有白读,至少自己平平淡淡的四年里还有这么多人记着自己、关心着自己。可这么一堆人里面,为什么就没有她赖雨晴呢。连他自己都开始说不清楚,这么久的坚持到底只是喜欢还更多因为不甘心。

他也常会想是不是怪自己嘴太笨了,太没情趣。她身边那些学艺术的小男孩一定比自己开朗外向的多,哪怕当初违背父母的意见去读个文科也好啊,总好过现在这样木讷的性子。又或者试着酷一点,至少别像现在这样连自己提起来都一脸嫌弃。

实在是不懂现在女孩心里都在想些什么,一帮号称“情圣”狐朋狗友的各种意见全都试过了,可他得到的永远都是:不回应、不表态、不拒绝。

朋友心疼他太傻,说那样的姑娘是“绿茶婊”,不值得喜欢。他没说话,每次都一个人抱着电脑窝在图书馆,一待就是一整天,这样的状态一直伴随了他大学的最后时光。

给赖雨晴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因为他实在不懂该怎么和她说。和自己喜欢的姑娘没心没肺的做着朋友,至少他自己实在是做不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久的沉默会成为记忆里的禁区,毕业后繁忙的工作,狗血的人际关系,大大小小的生活琐碎让赖雨晴这个名字似乎离他的生活越来越远。爹妈的催促,朋友的介绍,也让他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女朋友,尽管这个初恋来的实在是有些太迟。
 
                                                           5
《超能陆战队》首映的那天,赖雨晴的闺蜜玩笑般地要帮她找个“大白”一样的男朋友,她总说要是下架前再不找个男朋友,你这大学过的也忒没意思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想起了那个已经很久没联系过的匡棯,并且莫名其妙地开始怀念起他曾经对自己所有的好。

会想起毕业那次他夜里喝醉酒12点多给自己打来的电话,会想起他坐5个小时高铁从南京跑到青岛只为给自己去参加某个作家的签售会,甚至会想起他毕业临走前给自己的那个信封,里面只有一个“棯”字,那时她还嘲讽匡棯毕业了还这么抠门,怎么着也应该和自己一样送点珍贵的礼物。

直到今天,她才真正明白他名字的含义,“棯...棯...”拆开来是木念,说的是勿念啊。可着一切或许还是来的太迟了,她连匡棯当初留下的号码都因为丢手机而弄没了。

各种方式联系到匡棯的时候秋天已经过去了,而匡棯寒暄之后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自己要结婚了。电话那头除了惊讶,大概还有各种尴尬,匡棯大大方方地请她去参加自己的婚礼,可是赖雨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答应,她想拒绝,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她依旧没有学会去拒绝别人。

                                                          6
匡棯结婚的那天,4年都没下过雪的城市在她走的这一天居然又下起了大雪。赖雨晴想了很久,她甚至已经改签了早早买好的机票,可在坐上出租的那一刻还是犹豫了。

 

看着校门口秃秃的灌木丛,她会突然想起四年前同样的那场大雪,想起高三贪玩摔断的胳膊,想起那个一直戴着眼镜傻傻的匡棯。只是这一切回忆似乎都来的那么没有意义,不懂得珍惜的人大概都是不配拥有的吧,但愿下一段故事开始的时候自己已经早早长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