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那么多的雪,那么多的路

中学第一次住校,其实学校离家不远,也就四十分钟的车程,可是由于是从小到大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父母,所以特别难受,有时候会忍不住就哭,父亲回家时,对我说,你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该学会独立了,坚强些。

和我同寝室的有个看起来比我成熟很多的男生,我现在已记不起他的名字,只记得他姓陈,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高高的个子,黝黑的肤色,敦厚的笑容,他来自农村。

有句话,农村的孩子早当家,也许正是这个缘故,他看起来和我们这些同龄的孩子有很大的不同,他比我们都成熟,更稳重。我问他,你家乡有什么,他说他的家乡有山,高高的山。

山,巍峨,沉稳厚重,也许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都有着大山一样的特性,稳重深沉,他看出了我的心思,知道我想家。

他说他也想,但不会太悲伤,反而兴奋,他做梦都想出来看看外面这个世界,可是她父母不同意,觉得他应该早早的承担起家庭的重担,读书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

他始终没有屈服于父母,所以他一直有负罪感,觉得对不起父母,对不起他那个家,可是他真的不愿意一辈子都呆在穷山沟里,他有自己的理想,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大山里的孩子都希望走出大山,谁也不想一辈子都待在那里,谁也不可能永远待在父母身边不是,有些路我们终究要一个人走完,长大了习惯了就好了。

刚开学,学校管的还比较松,下了晚自习,我和他就在体育场溜圈,他会轻声的唱歌,他们家乡的方言,唱的什么我有些听不懂,但是很好听,很伤感,他唱的时候我有种心里堵堵的感觉,像是有好多东西憋在心里,发泄又发泄不出来似的,我问他唱的什么,他说是他们家乡的歌,讲的是离家的孩子思念母亲的故事,我伤感的说这唱的不就是咱们吗!

他笑了笑,没接话,又唱了一首欢快一点的歌曲,不过我依旧还是听不懂,但是心情好了很多,觉得不那么想家了。他说他很小就离开家读书了,早都适应了,每次离家他父母都会送他很远很远,他永远都忘不了父母在山口望着他离去的身影。

是啊,从以前挺拔的身形到现在的佝偻的背影,从青丝到白发,他的父母就这样在他一次又一次的离家里,走向了时间深处,而他也不知走了多少次那条回家又离家的路,从年少无知走向成熟稳重,不变的是这条路上依旧只有他自己孤身一人,没有同伴,没有朋友,有的只是一颗想要走出大山看看外面世界的决心和勇气。

自古以来,有着坚定恒心的人,才能一个人走完自己的路。

军训之后,放了几天假,同学们都回家了,可我再回学校时,听室友说,他回家了,我说为什么啊,室友说可能转学了吧,他走的很急,那个时候手机还不是很普及,只有公用电话,所以一旦失了联系,也就这样彻底断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离开,他一定有他的原因,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回到大山里去,或者继续上学然后实现自己的理想。

如今,我依稀记得他的样子,黝黑的皮肤,敦厚的笑容,善良的模样,我希望现在的他已经走出大山,实现了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

上小学一年级时,看到五年级的同学拿着五年级用的课本,我在想我什么时候也能用到那个课本。上初中和高中一年级是,我同样在想什么时候能用到高年级的课本,而如今不知不觉的,我已经工作了,以前在我眼里那么漫长而又无限期待的路,我也走过来了,无论悲伤还是欢笑,我都自己一个人走过来了,并且还会走下去,走到走不动的那一刻。

大学时,有个好朋友退学了,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哥们,他一开始跟我说他要退学的时候我很惊讶,怎么会想到退学,都考上了啊!他说他不喜欢大学,觉得没意思,浪费时间,上大学的时间还不如出去做生意,他不想把大好的青春浪费在一个毕业证上,他家里也同意了,我明白他这是决定了来通知我,我当时很不理解。退学不到一年,他就结婚了,大学同学里他只告诉了我和另一个哥们,像众多婚礼一样,很感人,我看得出他很幸福。如今我们很久不联系了,现在他孩子也应该四岁了吧。

当别人费尽心思上大学,就为了要个毕业证书的时候,他却选择了退学,他的选择不能说对与错,就像我们走的路本身也没有对和错之分,只有同不同,没有对不对,毕竟每个人走的路不可能相同。

我们出生时,被父母抱在怀里,大一些,学着走路,跌跌撞撞,父母牵着我们的手,摔倒了又怎样,有父母呢,不怕。到后来,经过无数次的跌倒爬起,我们熟练了,不再需要父母的帮助,终于学会了走路。


在人生这条路上,最初也是父母教我们如何走才是对的,但后来我们有了自己的主见,不再需要他们,毕竟他们只能牵我们一时,却不能牵我们一世,过了那个年纪,过了那段时光,过了那段路,剩下的路终究要我们自己去选择,余下的时光也终究要我们一个人去见证。

 

是我们走过路,还是路穿过了我们?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说,“我们看待时间‘大河’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从过去,时间不知不觉地穿过此刻的我们,流向未来;还有一种比较猛烈,它迎面而来,从未来,你眼睁睁地看着它越过我们,消失于过去”。路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我脑残的脑补了一个逗比的画面,我们都是一个个穿在线上的人,这条线就是路,无论朝哪个方向,它终究会有终点,也许这条线的方向在过程中会曲折离奇,弯弯绕绕,它最后都会奔着一个目的地,也或许绕了一大圈它又回到了出发的那头。人也是如此,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生命的轮回。


你可以有很多条路,可以按照父母的意愿,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无论哪条路,没有人陪你到最后,无论走哪条路,我们最终都会回到最初的地方。

并不是所有的路,我们都能一一走过,并不是所有的风景我们都能看过,就像旅途中的火车,你的起点也许是别人的终点,你的终点也许是别人的起点,路有千千条,各有不同。

一生中那么多的雪,那么多的路,不求全部都经历,只愿看过走过属于自己的雪自己的路而不后悔,,哪怕是自己独自一人。


更多
上一篇:爱与背叛
下一篇:错位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