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外表分数

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高二时我转学到了一所省重点中学。
我刚转来不久,地皮还没踩热前,便用外表的纯洁和礼貌将内心的骚动和叛逆打成一个个结,蝴蝶结。接下来,我静等结的解开,蝴蝶的解放。
三个月以后,我已经和班里的很多同学打得火热,解放后的躁动和反叛每天负荷量过大,时常跳闸,加上我成绩不错,嚣张气焰险些烧掉头发。
我做出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在课堂上明目张胆地打瞌睡。久而久之,我练就了双手不沾桌子边,两脚90度贴地面,挺直腰杆也能睡,任何吵闹不睁眼的本领。
数学老师兼班主任的王老师四十多岁就秃了顶,但让人过目不忘的是他的身高。王老师出奇的矮小,目测只有一米五几,同学们私底下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做根号二。
讲台上的王老师总是在我打瞌睡的时候,将粉笔掰成几小截,一次一次地砸向我。多次下来,见我屡砸不改,便把我请进了办公室。
“你真有那么困?说吧,真正的原因是什么。”王老师问我,口气友好得仿佛要和我交朋友。
“是真困。”我绝不轻易上当。
“得了吧。”王老师干笑几声,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瓜,“我在讲台上一览众山小。每次你挨粉笔的时候,我都能看见你的眼角偷偷地往右上方瞟,每次都呈45°角,对象坐标第三排第七列。”
我瞠目结舌。
“为了吸引某某同学的注意?”王老师笑问。
我一言未发。
“肖同学,事实证明,你这样做不能吸引异性的注意,只能吸引老师的注意。”王老师感叹道。
我冷哼一声。
“要我给你支招吗?”王老师话锋一转,脸上笑眯眯的。
“怎么说?”我总归抵不住恋爱中的经验法则。
“据我这些天的观察,我承认,你在班里成绩好得要命,但外表也要命。前者能得优加,后者只够及格。”王老师平静地说。
虽然王老师为了揭露真相,忽略了我的自尊心,但至少证明他是一个真诚的人。多了一个相信他的理由,我便追问王老师:“那怎么办?”
“怎么办?”王老师摇头晃脑道,“吾日三省吾身呗:为人谋而不靓乎?与异性交而不美乎?香味发乎?”
我料想不到教数学的王老师还有文学功底,忍不住壮着胆子说:“王老师,要不是因为你的秃头和身高,我就在教师综合评定表上给你打满分了。”
王老师摸着自己长期被太阳晒成棕色的秃脑瓜,自嘲道:“虽然我的脑袋长得像颗卤蛋,但里面的内容可是价值连城哟。”
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自那以后,我开始买来成打的《瑞丽》和《世界时装之苑》,每天卸下自己的五官和四肢,按照上面的方法进行包装和打磨。
一个月后,我化了个淡妆,涂了晶亮的指甲油,喷了点劣质香水来上课了。因为我们学校没有穿校服的强行规定,我索性操起剪刀“咔嚓”几下,把圆领T恤剪成深V领,后背也开了好几道口子。
早自习课上,王老师走过来拍我肩膀,问我:“你身上这什么味儿啊?”
我淡然一笑:“女人味儿。”
“你喷香水了?”王老师吸了吸鼻子。
“香吧?”我得意非凡。
“朝闻你,夕死可矣。”王老师朝我翻白眼,“明天上午第三节课课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第二天,我来到王老师的办公室,他拉开抽屉,一边从里面拿出几瓶香水小样,一边神神秘秘地告诉我:“我从老婆的化妆箱里偷拿给你的。这味道好闻。”
“王老师,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感动得要命,“要我过年给您送脑白金吗?”
“送我你的好成绩。”王老师拍了拍我的肩,“永远别忘了,好成绩才是你的标配,穿着打扮只是你的附加值。我不是让你恋爱,只是教你如何打造自己的恋爱行头,挖掘自己的恋爱潜力。”
“老师,高中就做恋爱准备,是不是早了点?”我疑惑地问。
“Not at all,”王老师啜了一口茶,“奥黛丽·赫本没红之前,贫困的她有段时间只有一条围巾,但她却有17种打法。中国的女生在时尚面前应该早教,不是为了勾引异性,而是为了提升女性的魅力和自信。”
“老师,你还懂时尚!”我大惊。
王老师淡然一笑,默默地打开笔记本电脑,播放了一首披头士的《All you need is love》,转身对我说:“我还懂摇滚,你信不信?”
我点头如捣蒜,不停地说:“信信信,你说你有文身我都信。”
 
故事的最后,应验了那句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有美好的结局。在我对发型妆容和服装搭配如数家珍的时候,我向一直暗恋的对象成功表白了,又成功被拒绝了。
当时,在课间时间也埋头于习题集的他是这样对我说的:“我一直觉得你很奇怪,成绩那么好却打扮得花里胡哨的。你为什么不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学习上,而不是镜子前呢?”
他不知道,女人花在镜子前的时间也是一种学习。那天,我对如此不懂时尚的他彻底死心。
倒是王老师,除了夸奖我的成绩一直保持在班级前几名以外,还夸赞起我的穿着打扮和服装品味来。
“简单自然、流畅耐看、小清新大味道。”某次在走廊遇见王老师,他如此评价道。
我告诉王老师对方拒绝了我。
“很好,他多了一次后悔的机会。”王老师笑,“肖同学,结果只是最小的奖励,过程才是最大的意义。况且,现在的你,外表分数和试卷分数并驾齐驱。”
“及格了?”
“优。”王老师笑道。
“是呢。”我也笑,已经在心里为王老师打了满分。他的秃头和身高被他的闪耀和金光覆盖掉,已经低到尘埃里。


更多
上一篇:错位的爱情
下一篇:时间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