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时光最后的答案

文/安染

现在的夜空早就不是一片漆黑的样子了,因为被各式的灯映着所以略显发黄,从高楼看下去只见一片灯海,若是在低矮的院子抬起头也只能见着蒙蒙的暖橘色。所以当月光洒下来的时候我就喜欢坐在这院子里,安静的时候就能感受到拂面的风顺便夹杂着夜晚树叶呼啦啦的声音钻进耳朵里,这是个适合想念的场景。
 
只是今晚有点不同,因为我在对着面前那只不知道从哪里钻进来的小狗发呆,可能是发现我没有恶意所以它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识,反倒是坐下来安静的看着我。安全感大概就是这样来的吧,一个善意的眼神或者是一声温柔的呼吸都能让人油然生出安心的感觉。可是这安全感到底有没有又是谁给的完全由你自己决定,所以当我们把这个主导权交到别人手上的时候就注定已经失去了这份安稳。
 
敏感多疑这种毛病自我生在这世上就带着了,而后不管因此错失了多少良人都没能让这个毛病有丝毫好转。所以元旻走的那天我反常的没有哭闹,他红着眼瞪我恶狠狠的说你哪怕掉一滴眼泪我也能知道你是舍不得我的。我在他大力的拥抱里依旧没有丝毫表情,一向容不得丝毫杂质的我在得知他同时爱过别的人的那一刹那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你说我性格古怪也好怨我不通情理也罢,为了避免我多次想起跟他争执,那倒不如在事态还没发展到互相憎恶的地步就结束,与我与他都像是一种解脱。
 
飞机带他离开那天我站在外面遥望着一架架满载着离别的庞然大物离开,心早就在说了分别的那天被带走了,只是元旻我不能留着这样一个满身悲伤的我在你身边,我的眼泪早就在身边没有你的分秒里流尽。
 
小到别的孩子都留不住记忆的时候就整天听母亲带着哭腔的骂声,至于那个叫做父亲的人我也是只匆匆见过一面,只记得他发硬的胡渣和一个凉凉的吻。而后就只听到母亲无休止的谩骂,后来经过别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我也知道了我的父亲因为爱上别的女人离开了我们,我想母亲是爱他的,否则也不会恨的那么深。
 
认识元旻的时候我刚刚跟前一个男朋友说分手,因为母亲的缘故所以当我发现了对方和别的女生亲昵就会漫无道理的争吵,这些换来的自然是再而三的被抛弃。所以当我发现元旻有同样情况的时候就选择了分手,因为我也是真的爱他,所以不愿让他见到如此狼狈像个疯子一样的我。
 
分手之后元旻找过我很多次求我原谅,可是走不出心结的人只能用冷漠来回应,看来我深爱的人也是一样的对我用情至深,这段爱也算是没白来一场。
 
最后一次他来找我是他去他乡的前一晚,站在楼下的他一遍遍的打我的电话,后来还是没能忍住心里的不舍下去见了一面。他没有像以往一样走上来牵我的手而是把手放进了口袋里,我摸索了许久没找到自己的口袋只好尴尬的背在后面。
 
我要走了,这是他跟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不是我想你或者回来吧。两个人相互沉默了很久之后我只说了一句保重就回去了,隔了很久收到他的短信通知我航班时间。
 
他应该没料到我会去送别,所以看到我的时候开心的跑过来抱住我,可我只是沉默,我说不出让他留下之类的话,只能一直看着他,想要把他的样子记得再清楚一些。
 
七堇年曾经写过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这本书被我看了又看,如果你懂这样浓到我自己都冲不淡的爱,那你就会回来了吧,至少在我老去之前再能看看心念的你,这一世有关深爱的任务我都能圆满完成了。
 
元旻走后我经常去他家楼下一坐就是好久,后来跳广场舞的大妈都认识我了,看到我的时候都会特别亲切的打个招呼喊我去看他们新编的舞蹈动作。老人们总问我是在等谁为什么老是在楼下坐着,我还没开口他们就拍着手恍然大悟一样的说原来是为了哪个小伙子。看着他们可爱的样子我总在想,若是元旻我们一起走到了这白发的年纪该有多好,跟所有的争斗和困扰说了再见,单纯的像是没见过这世间纷扰的孩子,那时候会不会也关心某个揣满深情的小姑娘问她为什么还不去深爱的人身边。
 
只是元旻我把你一个人丢进几千米的高空里,你是不是已经不愿再提及我,若是你过的好那你便不必知道这些,反正深埋在岁月里的爱也不差我这一份了。
 
我起身要走,对面的小狗也站了起来冲我摇着尾巴,一直钟爱猫狗的我本能的走过去摸摸它,还记得那时候跟元旻在一起就整天嚷着要养一只肥肥的小狗,然后给它起名叫毛线团,只是元旻走后我再没去逛过宠物市场。
 
“毛线团你竟然自己找到主人了”身后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紧接着被双手紧紧的抱住。“奶奶跟我说楼下经常有个小姑娘坐着发呆我还不信,这下亲眼看到了原来不是骗我回来的”
 
“…”
 
“我不会再让你走了”
 我想,这世上最喜欢捉弄你的大概就是缘分了,而最爱你的也一定是缘分。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