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再也不会遇到第二个你

文/乔雨未央

昨天我在别人聒噪的来电铃声里醒来,冬日里的清晨天微微亮,突然想起夜里偶然醒来时听见窗外雨打屋檐滴落的声音,雨下得越发仓促,滴答滴答间便又睡着了。我蜷缩着身子也依旧觉得不够温暖,眼神恍惚的随意遗落在房间的某处,就这样从早上六点挨到了八点半的光景,终于伸手进冰冷的空气里在床边找手机,然后开机,日历提醒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之小雪,隐隐地告诉着我甲午年漫长寒冷的冬日才刚刚拉开序幕,而此后像今天这样的日子将不胜枚举。习惯性的打开微信看看昨夜里推送的文章,也多亏时有人悄然惦记,我也曾断断续续的收到过一些真心亦或是无意的“晚安”,这些人或朝夕相处,或萍水相逢,或天南地北,或殊途同归,都给我冗长冬日里平添了几丝温情。
 
九点,不安如此荒废时光,于是起床,刷牙洗脸,对着镜子戴上隐形眼镜,换好衣服,简单的画了个淡妆出门,楼道里的风穿堂而过,屋外的香樟摇曳得哗哗作响,路边疾驰的汽车拖下一段一段忽高的长音,天依旧是灰蒙蒙的,仿佛正在酝酿着在某个清晨或者夜晚翩翩落下一场皑皑的白雪,我一个人站在站台等公交去见你,我曾说你在河西,我在河东,隔着一条生生不息的湘江水,每次相见必是要咎由辗转大半个城市,原谅我二十出头的一个姑娘仍旧照顾不好自己,这天竟忘了吃早餐,公交一路颠簸摇晃,而我又恰好是坐在车厢后排,汽油味熏得我够呛,我当真是难受极了,倚靠着车窗呼吸着窗外时有凛凛的寒风倒灌进来的清寒空气。我如此的狼狈不堪的时候,你都不在我身旁,我极少晕车,我以为我才不会那么脆弱,那么悲凉。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车,我从这条街横穿过好几个十字路口去接你,我知道你的世界磁场紊乱方向感差到不行,不过还好你总能在人群里很快的找到我的身影。而我视力不好,原谅我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发现你的积率就如同你的方向感一样弱到了极限,所以我总希望你们存在在我能够看见的地方,我也害怕你们的突然离去,也许你一走进人海里我就再也寻不到你的身影了。
 
你陪我从黄兴步行街人海如潮的街头走到街尾,你陪我逛街,试衣服时帮我拎着书包和外套,你给我选耳钉,……你似乎已经包揽了我那至今仍还在迷途中未曾出现的男朋友的所有义务,谢谢你这些年来对我长情的陪伴。辗转已是傍晚,“海吃海喝”里人来人往,我们两对坐在餐厅一隅,你我又已多日不见,在昏黄的灯光照耀下述说着近来的事,你说我好想完全摆脱了北川熠耀的光芒,从他的阴暗的幕后走向了自己明媚的台前,终于坦然的释怀曾年的旧事;我说近来桃花泛滥,京东快递师傅请我吃饭就连充值公交卡也有人替我解围;你说待毕业过后就要只身一人奔赴深圳,那个城市发展太快你会尽快适应陌生的环境;我说日后我还得要留在长沙考研,三年五载必定是少不了的,留下我一个人在长沙以后该怎么办才好;你说那样广博繁华之地日后出国深造的机会很多;我说我英语不及你该如何是好;你说等你挣了很多钱以后,我俩就一起出国旅行,你负责交谈对话,我负责照相记录。
 
时光总是拖沓冗长,曾经太过年轻为一段悔不当初的挫败时光咎由自取,而不愿相信手心纹路里刻下来的命数,后来时日漫漫也终于秒没了百日的伤痛阴影,我只是觉得我们生命微茫是比尘埃还要渺小的存在,因此那些吸附依偎度过了以往的岁月,来年也许不能常相见,此后也依旧会有人断断续续的相继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但我深知此生都不会再遇到第二个你,所以即使相隔千百万里,我也依然会惦记着你。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