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其实,我根本不需要你的理解

      最近有些暴躁,我一贯以来是暴躁脾气,只不过随着天气变冷天天阴霾,更加暴躁了一点点。于是原来未必能戳中我暴躁点的东西,现在都变成了导火索——神啊,让我默念一遍,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说个最近把我引爆了的事儿,一个合作方,不停的出差错,一些莫名其妙的差错以一种神奇的频率屡次出现。第一次,客客气气的:下次请注意。第二次,有点愤怒的:下次能注意一点么?!第三次,你……!

       吐血三升,血尽人亡……

       每一次跟他说接下来要怎么做,都答应的好好的,但到头来做出那么一种鬼东西,却有各种各样的借口:不好意思最近太忙,希望你能理解;不好意思最近老婆闹离婚,希望你能理解;不好意思我家狗生病了,我要照顾它,希望你能理解……

       我可以理解一次,两次,大概到第五次的时候,我也只能挥着菜刀:哥们儿,什么也不用说了,还能不能做好,做不好,我先抹了你脖子,再自杀,就这么定了!

        我才毕业那会,也挺喜欢说“希望你理解”这句话,但现在却渐渐觉得,如果是个谦辞客套一下无碍,如果真的把别人的理解当成自己不完美的挡箭牌,那就错的离谱了……

       大千世界,大家熙熙攘攘皆为利往,看中的永远是结果,谁有功夫理解你啊小天真!

       人总是在一些莫名其妙的时间节点了解一些莫名其妙的道理,就像我现在,能完成的事情我就会说可以,交给我吧,完不成的事情我就会说:对不起,我做不了。做砸了的事情也只能摊摊手:有多少损失,可不可以把赔偿费打个折扣?

        而有的人永远试图得到你的“理解”,你不给他工作:他说你不理解他的满腔热诚,你给了他事情他做不好,他说你要理解他初出茅庐,手生……你给了他时间让他迅速改进,他说:时间不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慢动作,这是我桀骜于世上的风格。。。。

       你们能理解,“理解”两个字,有的时候其实是个屁么?你放出来,没有价值,还把别人熏了个半死。

       然而这个世界上处处都在“求理解”。工作如是,感情如是,泰山压顶如是,鸡毛蒜皮亦如是。

       前 几天我收到一封邮件,这个邮件的标题很长,如果用一句话概括的话,那么便是:我拿什么拯救你,三观不正的爱情?故事很曲折,有些把毁三观小说搬到现实生活 中的意思,鉴于这个世界很小很小,我就不暴露什么细节了。总之,邮件的落脚点在于:我爱就爱了,为什么他们都不理解我?!为什么别人的爱能得到祝福?我的 不可以?!

       姑娘,你这不是在强奸祝福么……人家想不想送祝福是人家的自由;你怎么能强迫呢?!人家能不能理解你的爱情,也受人家的能力和三观局限,你又有什么想不通的呢……

       我 认为这世界上一切的爱情都不能以对错判断。因为爱情是人的本能,而对错是世俗的界定。爱情本身是超越世俗的,你爱上有妇之夫不是错,爱上七老八十的不是 错,甚至更加畸形的都算不得错……然而你要把爱情拿到世俗世界里去让别人理解,就不得不耸耸肩,接受世俗各种标准的判断。至于判断的结果是正确是错误,是 高尚是卑鄙,那就不再是可以决定的事情了。泱泱众口,是你给了他们评价的机会而已。

       大唐的野史可谓 亮点颇多。武则天同学的侄子贺兰敏之与外祖母荣国夫人,也就是武媚娘同学亲妈,有一段不可不说的故事……武则天同学本人,不管是太宗高宗都伺候过这事儿让 人不可不说,在称帝之后的野史也是让人啧啧称奇。如果以世俗评判,这……此处省略一万字。然而人家一家人,不仅玩转了重口味,玩转了帝王,还玩弄了男宠。 人家从来就不会在意你理解不理解她,因为你无法企及她的高度,玩弄男宠重口味什么的,那是人家的自由,随便你怎么说,一笑而过。

       香 奈儿女士也是如此彪悍,她对情人斯特拉文斯基说,“凭什么一个男人配得起两个女人?我能比你更加成功”。而斯特拉文斯基的妻子凯蒂亚面对已经背叛自己的丈 夫时,只能祈求他留下,对他说“我爱你”,再给香奈儿写信说“我的孩子们需要他们的父亲,我们比你在任何时候更需要他”。在这段畸形的三角关系里,香奈儿 有的选,而凯蒂亚没的选。于是在香奈儿与凯蒂亚的争夺中,香奈儿赢得了斯特拉文斯基的尊重和友谊,凯蒂亚则委曲求全地保持了家庭的完整。后来,香奈儿还有 一把手的情人,而凯蒂亚,当然了,也还有那并不爱她的丈夫。

        今天不讨论三观。我不认为以上例子的主角是“好”人。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提倡的“好人”。我只是不可否认,别人的牛逼之处。

       我只想说说“理解”。很多人说理解很重要,相互理解是相处的基础blabla的,我认为这里的理解,倒更像一种宽容,是放宽一点可以接纳容忍的限度,求同存异的生活下去,而不是主动的,深情满满的,去理解谁,或者去赢得谁的理解。

       大家是靠爱和利益联合在一起,而真的不是理解——这种虚幻的,换不来实质的东西。

       对世界,宽容点,自然能想通的事情就多,能理解懂得的事情就多,活的就豁达。而对于别人,请不要去用各种莫名其妙的方式“换理解”,没用的,不管你是倾诉,是哭诉,还是上吊,还是起诉,该被理解的早被理解了,不能被理解的,永远会被别人拿去评断,别管你的样子是有多可怜。

        而你红着眼睛抱怨世界不理解你的时候,也应该想到,强者从不会随意袒露心扉,这是弱者做的事儿。

        你孤立无援的时候,你面对一群站着说话屁股不疼的批判者的时候,你对他们说一句:其实,我根本不需要你的理解,你的世界,可能一下子就亮了。

       当然,这也得在你够强大的基础上,如果你本就弱小,不要做那种没有精钢钻偏揽瓷器活的事儿,被唾沫星子伤死的,都是这种矛盾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