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爱心语 :

一个看电影的人

 长大之后,我才发现这个世界很多东西都是有瘾的,打游戏有瘾,吃零食有瘾,谈恋爱有瘾,玩手机有瘾,“打飞机”有瘾,吸毒更有瘾。有些瘾为人们所知,视作洪水猛兽,长辈们的教诲不绝于耳。可有些“瘾”人们总视而不见,或许是因为有这样境界的人太少了,又或者定义这个世界的本来就是这些人。比如“读书”,比如“学习”,古时候的欧阳修读书就有“三上”:马上、枕上、厕上。其实想想,犯病的程度和今天那些“低头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前者被奉为一代文豪,后者则每天被老妈追着干家务。如果你以为我今天要写篇杂文,痛陈我国教育事业的弊端,那你就错了。因为我从来不写杂文,也从来不写故事,我向来只说关于自己的故事。

     故事的开始关于另外一种瘾:电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电影居然也渐渐有了瘾,没事的时候我常喜欢一个人去影院。

    不正常的社会里,常常不正常的事情才会被视作正常。去影院看电影似乎被周围人当做一件很傻的事,因为在他们眼里电影院的意义显然不是为了看电影,看电影你有电脑可以下载资源嘛。就好像大学教授的副业才是教书,医生的副业才是看病,机关单位的“公仆”们的副业才是“为人民服务”。谈恋爱的去影院,失恋的去影院;心情好去电影院,心情不好也去电影院;两个人挽着手去电影院,一群人则团购去电影院。什么样子去电影院的理由都有,也都不奇怪。唯独一个人专门为了看电影去影院这不正常,何止是不正常,简直是病的不轻。

      一个人看电影当然也是有好处的,至少我有大量无聊的时间可以去观察别人。运气好的话,周围有趣事情的精彩程度或许不亚于一场电影的精彩,运气不好遇见烂片,那本也没什么,四处张望,自己多找点有趣的事情来看。

     电影的出现本身不就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偷窥欲和好奇心嘛,所以银幕里和银幕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我看见过年过花甲的老头、老太太在售票处为看什么互相闹别扭,也见过十几二十岁的姑娘从广告开始一直哭到电影结束,更见过一对情侣从电影开始接吻到电影的高潮。至于故事发生在哪块荧屏、哪部电影前,我压根记不住也关心,可那些人和故事的样子却总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直到那天,我遇到了一个和我一样的人。

      坐满人的影院里,本以为旁边的空位会和往常一样留到结束,结果却在开始前来了一个姑娘。以我多年一个人看电影的经验,她既不会刚刚失恋,也不像单纯来看一场电影。哪有专门为看电影的人会到字幕打出才匆匆进场呢,何况后来才知道她对那部电影的一切都毫无所知,甚至连男主的名字都不知道。更有意思的是,她的眼睛也没有一直盯着屏幕,而是在影院四周张望,和我当初看着别人故事的神情完全一样。

      如果心跳的感觉可以被描述成一部电影,我敢打赌,那一天是我最接近奥斯卡的日子。不是因为她有多美,也不是因为她多有气质,甚至连几句话都没有和她说过。可我还是觉得她的声音异常动人,她的样貌可爱大方。或许只是因为,我终于在电影院找到一个和我一样的人。或许它只是喜欢看电影,又或者她只喜欢那种看电影的感觉,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遇到这种人的概率大概和喜欢你的人也喜欢你的机会是等同的,至少比被雷劈中还要低上许多。

    接下来的30分钟,在要不要搭讪这个严肃的问题上,我肯定比当年高考还要煎熬。所有的问候语都被想起又否定,所以的聊天技巧在这时候都显得那么苍白。这种激动的心情,大概很像人类灭绝前你遇到了最后一个异性。当然,心情有多激动这根本不重要,关键在于我勇敢的迈出了这一步。那一瞬间,在我看电影的人生历程中,可能是阿姆斯特朗的第一只脚登上了月球。

    显然,话题怎么开始的已经完全不重要。我们经历了一个异常愉快的聊天过程,也谈到了各种有意思的故事。至于周围人,周围人偶尔投来目光在这种重要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被忽略。更何况,本来就没有几个人是为了看电影而看电影的嘛。

    那两个小时里,我绞尽脑汁回忆了所有和电影有关的花边,编了几个现在想起来都能笑破肚皮的段子,把电影史从梅里埃、格里菲斯、布莱顿学派一直聊到了姜文的《一步之遥》。结果当然很顺利,我成功的了解到了女生的学校,爱好,以及来电影院的真正原因。

    和我想象的完全一样,她果然不喜欢这部电影,更不喜欢一个人来影院。只是我所有的想象里,好像缺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他的男朋友此刻正坐在电影院的另一个角落里同样观赏着这部“精彩”的电影。

     女孩说他的男朋友也和我一样喜欢着电影,是男主的铁杆粉丝,有机会的话一定要互相认识下。如果不是因为没有买到在一起的座位,他一定会对我说的这些内容非常感兴趣。

     忘了那天我是怎么离开的影院,只是女孩走之前还是给了我一个非常灿烂而又礼貌的笑容。

     当全场灯光亮起的时候,我又偷偷认真看了女孩最后一眼,惊讶的是那是一张我发誓今后在人堆里再见也认不出来的脸。

      从此,我还是常常一个人去影院。

     唯一不同的是,我再也没多花哪怕一眼去观察过周围的人。


更多
下一篇:还没有呢!